杨恒均:宽容与谦卑是民主的重要特性

  ·  2012-05-02

4月22日应邀去“无锡周末大讲堂”做讲座。因为讲座的听众是以当地的公务员为主,所以,我本想讲一下思想解放与改革开放,尤其讲一下中共执政以来执政理念的变化与社会进步的关系。但和我同期讲座的另一位主讲人是来自中央编译局的俞可平教授,他主讲的题目是“思想解放与社会进步”。俞教授是我敬重的体制内学者,既然他选定了这个主题,我自然得换一个题目。于是,我去无锡的一天里,上午听讲座,下午在同一台上做讲座。

我去听俞老师的讲座,一些前来看望我的网友觉得不太理解,在他们看来,我和俞教授所讲的民主是有很大区别的,我没有必要去听他讲。 其实,我既不是出于礼貌,也不是出于尊重,我听一个人的讲座,一定是为了学一些什么。而那天,作为官员的俞教授面对公务员,肯定是无法放开讲的,可即便这样,我还是学到了很多。俞老师很多说法与思考都给了我启发。例如,俞教授在讲到“思想解放”时,说“思想解放”的实质就是“自由”——确实,在英文里,在这类句子中,“解放”与“自由”差不多可以互换的。俞教授试用这种方法,把中国的“思想解放”与“普世价值”中始终排在第一位的“自由”思想结合在一起,很有现实意义。

当天下午我的讲座虽然是“当前留学移民热潮下的冷思考”,但我也多次提到俞老师的讲座对我的启发,其实,我那天本来想讲的就是“自由”的价值理念在中国过去一百年历史中的作用,同俞教授所讲有所不同,但并不矛盾,而是相辅相成。

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在宣传民主理念、推广民主实践与建设民主制度的过程中,各方各面都在发挥作用。追求民主的方法不止一种,实现民主的道路也不止一条。中国民主的到来可能是一夜之间,可能会有体制外,或者体制内的“强人”最终完成这个壮举,然而,这并不是说,当今其它各个领域的各项工作就没有意义,无论是写文章传播理念,维护个人或者其他人的权益,还是体制内默默地改革与改良的人士,无论是流浪海外心系祖国的民主人士,或者因为爱国而坐牢的人,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发挥无法取代的作用。没有他们,就不会有最终那个一蹴而就的“伟人”;没有他们,即便出现那样的“伟人”,很可能又是一场骗局,一场民族灾难。

上个星期,有编辑给我推荐一个讲座,是一些年青的朋友谈民主实践。我一看这个非常有意义,我也非常认同他们的做法。可是,只看了第一段我就火了,很不客气地给编辑留了言,没有再继续看下去。为什么?因为那个讲座的导言里前面几句话是这样的:民主不是xxx,民主不是xxx, 民主也不是xxx,民主是yyy! 这yyy 就是他们当时的主题,也是他们正在做的事。

这就是我火大的原因,我非常认同他们所做的事,可在他们的导言里,竟然把其它的“民主方式”一笔勾销,最后只有他们做的才有利于民主,才是真正的民主。你们开什么玩笑?知不知道,你们这种做法本身就是最不民主,甚至是反民主的?

当然,我可以理解这些年轻人,谁不想强调自己做的事最重要?我个人在宣扬民主的过程中,也多次犯过类似的错误,例如,对于一些总是用维权这种“行动”来否定我靠写作普及民主知识的人,我曾气愤地说,没有对民主理念的认识,对民主制度的追求,你那种维权毫无意义,连陈胜吴广的起义都不如。看看中国都维权了几千年,除了帮助统治者们改朝换代,还有什么进步作用?

这话是气头上说的,后来有了更多的思考与实践,我已不再这么极端,也学会了在推广民主的时候,一边强调自己的重要作用,同时不去否定其他人的作为。在后来的博文里,我更多的是使用这样的句子:民主是xxx,民主是xxx,民主也是xxx,但民主更是yyy.——这yyy,可想而知,就是我杨恒均认可并正在做的啦。

谁不想强调自己所做之事的重要性?但只有那些确实理解自己所做之事的重要意义的人,才不会轻易去否定其他人的做法,以突出自己。然而,这种改变,绝对不只是换一种句型与说法那么简单,那是在对民主有更深一层的认识后的一种不自觉的觉悟。

追求民主的人必须抱持宽容与谦卑的心,我以前认为这只不过是一种个人品质,后来才发现,这其实是民主的基本特征。一个人是否有谦卑与宽容的心其实并不重要,只要你的亲戚朋友与周围的人不反感,你也不一定能够损害社会与他人。可是,一个声称追求民主的人如果始终无法拥有一颗谦卑与宽容的心,我们基本上可以判定:这并不是他的品质与性格有问题,而是他始终没有搞懂民主是个什么东西。

认识我的人大多知道,我的性格并不像我在网文里表现的那样“温文尔雅”,说句心里话,我虽然仍在努力,但从个人人品来说,远没有达到自己理想中对宽容与谦卑的要求。很多时候,我的个性张扬,有时可以说相当傲慢,脾气暴躁更不用说。可是,在追求民主这么多年里,我的“性格”却有了变化——越对民主有深入的认识,越让我认识到民主的最大特性之一就是谦卑、宽容。对民主的认识改变了我的品性。这有点像放下屠刀、皈依佛门的凶手久而久之让人看上去也开始“面善”一样,我在追求民主的过程中,也被民主的这一特性所征服,弄得情不自禁地谦卑与宽容起来。

民主不但是一种目的,也是一种手段。只有使用符合民主价值理念的手段追求的民主,才能得到大多数民众的认同。由于中国目前是地球上少数几个尚未有民主实践的地区,对民主的认识就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在这种情况下,民主追求者们的宽容与谦卑尤其重要。

正如俞可平教授所说“民主是个好东西”,问题在于,这个好东西也常常被误会甚至歪曲。我经常看到网络上一些网友发牢骚,例如昨天一位网友在腾讯微博说,一个追求民主自由的人,竟然破口大骂,竟然如何如何,这样追求民主,难怪现在年轻人听说民主,就摇头走开。连他也不那么喜欢民主了。

这个留言具有典型意义,一方面对我们这些追求民主的人士来说,一定要注意手段与目的的一致性,并要深入理解民主本身的宽容与谦卑的特质。带领大家追求民主的人无法摆脱这样一个困境(悖论):一方面,他们相信民众是清醒的,能够为自己作主,有实行民主的素质与能力;另一方面,他们却不得不带头去“启蒙”“引导”普通大众觉醒与站起来,为自己作主。

我们看到,这两个方面是互相矛盾的,如果第一点成立,民众都意识到自己的权利,能够当家作主,就根本不需要所谓民主带头人与启蒙者来“引导”他们;而之所以有走在前列的一些民主人士,正说明大众的民主意识还没有普遍觉醒,而这所谓“少数民主精英”要做的,正是“引导”大众去呼吁、追求民主——对于民主人士,最大的悖论还在后面:当被他们“引导”的大众真正觉醒的时候,当民众能够为自己选择,并认识到独立思考的重要性的时候,他们第一抛弃的是“独裁者”,第二抛弃的就是那些试图“引导”“启蒙”他们的民主人士。

以上矛盾与悖论是所有追求民主的人士必须认识到的,而要解决这个问题,或者理性温和地面对这个问题的同时依然干劲十足地追寻民主的唯一办法,就是在骨子里真心接受民主最重要的特质:宽容与谦卑。当然,宽容也有对象与限度,宽容的是异己,而不是独裁;谦卑的目的不是谨小慎微,更不是卑躬屈膝,谦卑是为了持之以恒,谦卑才能拥有巨大的精神与道义的力量。

这是针对民主人士,那么,针对那些因为某个民主人士的品质与方法就对民主生出了忌惮甚至讨厌的网友呢?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一些人常常拿道德做挡箭牌,可当你最终发现一个所谓“道德高尚”的人却是真正小人的时候,你从此以后不再相信这个小人,还是不再相信道德?你当然是不再相信这个小人,而不是连道德也讨厌了。

民主也和道德有同样的遭遇,大家不应该因为一些推广民主的人士有这样和那样的问题,就对民主也生出了反感,如果那种事发生,我只能说,你需要更深地去认识、理解民主。

杨恒均 2012年5月2日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