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明江:悬在中国进一步改革“头上”的两柄达摩克利斯剑

  ·  2013-03-13

从十一届三中全会一来,中国改革历经风雨几十载,如果用“硕果累累”来形容这段历史,一点也不为过。改革,既然是革除不适应与时代的旧物,那么新事物在时间的纵深理论中也会经历这么一个过程,所以在成绩斐然的背后,机器结构内部的滑脱表现亦是必然。下面就从两个方面来进行论述。如果有不及的地方,望以指正。

“民强国富”与“国富民强”的讨论

“国富民强”是中国几千年以来的思维模式,特别实在民族危机的时候表现的更为突出。但是,目前在国内有这么一般声音,那就是——国家富裕了,人民就一定强大吗?显然这与当前社会的抱怨之风有关,但是为什么社会上的抱怨习气这么严重呢?这背后所映射出来的社会背景其中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国富”与“民富”之间关系的大探讨。

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在曾问道:“国家是先以民众贫困作代价而使自己变富呢?还是让国民先富起来再实现自己的富裕?”结论是:“只有个人的富裕才能很快推动国家的富强。”“民富国强”与“国富民强”虽然只是秩序调到而已,但里面的韵味却发生了重大的改变。

其实,在春秋以后,“民富国强”就已经是政治常识了,管仲曾说:“善为国者,必先富民,然后治之。”《论语》有子对哀公说:“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荀子还对国富民弱这种状况做过结论:“田野荒而仓廪实,百姓虚而府库满,夫是之国蹶”,意思是这种国家是要溃败的。到北宋,王安石明确指出两者的逻辑关系:“百姓所以养国家也,未闻以国家养百姓也。”但当前,大多数民众对时下的认识是:国家富了,人民却穷了。

温总理曾说:要通过发展经济,把社会财富这个“蛋糕”做大,也要通过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把“蛋糕”分好。一要抓紧制定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的政策措施,逐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加大财政、税收在收入初次分配和再分配中的调节作用。创造条件让更多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二要深化垄断行业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完善对垄断行业工资总额和工资水平的双重调控政策。严格规范国有企业、金融机构经营管理人员特别是高管的收入,完善监管办法。三要进一步规范收入分配秩序。坚决打击取缔非法收入,规范灰色收入,逐步形成公开透明、公正合理的收入分配秩序,坚决扭转收入差距扩大的趋势。

在中国自古以来就有这么一种现象,‘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既得利益集团是不回心甘情愿的放弃既得利益。张居正的“一条鞭法”改革可谓是对这种现象的鲜活演绎。

所以,要想实现“藏富于民”必定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贫富差距现状的挑战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国民经济持续、高速的发展,社会生产力和国家综合实力不断增强,经济总量稳居世界前列。然而,随着经济的高速增长,中国也出现了严重的贫富差距问题。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2011年,中国的基尼系数为0.3949。据称,目前中国的基尼系数接近0.5,早已超过国际公认的警戒线0.45。如果不能很好大的处理这个问题,势必会影响影响国家前进的脚步,更甚者是导致国家后退。

基于中国贫富差距现状来究其原因可以得到下面几点。

首先、共同富裕原则具体实施过程中非对称性表现突出。在这个过程中,一些地方是先富起来了,先富的原则起到了丰硕的成果,但是先富带动后富的原则就没有得到有效的贯彻,从而在政策的失误中无形中对贫富差距的产生与扩大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其次、经济运行机制的不健全性。我国正处于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一套健全的市场经济运行机制尚没有真正建立。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人通过投机钻营,非法、违法经营和权力资本化,使得不合理的贫富分化,导致加剧了社会贫富差距悬殊。根据有关专家粗略计算,各种非法收入在全国范围内大约使居民收入分配基尼系数上升31%。

再次、经济领域中存在着许多不平等的竞争也是我国贫富差距存在的重要原因之一。不平等竞争表现在很多方面,最突出的是一些部门、行业甚至是一些个别的社会成员,能够通过垄断经营获得垄断利益或高额利润,而其他的社会群体和社会成员却不能,因此最终形成了非常不合理的收入差距。比如,一些借助国家特许经营的垄断行业就获得了暴利。

就贫富差距原因的分析是多角度和多层次的,所以解决这个问题的复杂性和艰巨性就可想而知了,所要面对的是社会多个阶级和众多的利益集团,如果不能妥善的解决这个问题,改革又从何改起。

(作者:方明江,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成员,国研网、奥一网专栏作者,评论员。)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