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第二次“进步主义时代”

  ·  2012-12-06

在西方的历史意象里,认为是好的时代是“黄金时代”,它是指一个时代不但金光闪闪,也如黄金一样结实厚重。相对“黄金时代”,后来又有“镀金时代”这种否定性的比喻,它是指一个时代看起来闪亮耀眼,但那只是一层镀金。实质上则是贪腐盛行、贫富不均,社会完全没有厚实的基础。镀金时代,这种说法不是当年的美国文豪马克·吐温所首创。它是指19世纪第四个1/4世纪到大萧条为止的这段期间。

人类的第一个“镀金时代”,历史记载甚详。当时是第一次“全球化”的时代,致富的机会无限,于是官商勾结,贪腐盛行,无官不贪,无商不奸,投机剥削遍地。这些人赚了钱就搞夸张的消费。只看这一面的确金光闪耀。但因社会极端不公平,当时也是人民愤怒至极的准革命时代,于是遂催生出了在时间上相当重叠的 “进步主义时代”,政治的反贪,商业的反托拉斯,富人的累进税率,以及国家的失业保险及福利制度等遂相继出现。

现在人类的第一次“全球化”,第一次“镀金时代”和第一次“进步主义时代”,早已走进了历史。人类的文明从1980年代起已进入了第二次“全球化”和 “镀金时代”,由于第二次“全球化”创造了无数机会,于是在思想价值上,新的自由放任思想当道。最近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Joseph E·Stiglitz)在他出版的新著《不平等的代价》中发问,今天分裂的社会如何危及我们的未来。他在新书中即指出现在是个政府无能,市场失灵的年代。整个世界已进入劫贫济富的阶段。贫富悬殊的程度比第一次“镀金时代”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在书中主要是在说美国。但据我的理解,许多正在转型的国家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有的可能还更为严重。转型国家处在向新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的过渡期,过去的传统意识形态已经解体,而被金钱最大的价值所取代。于是用权力来交换金钱的贪腐遂告泛滥。由于金钱得来容易,各种夸张式的消费遂告大盛,贫富之间的差距也日益严重。在一些经济水平不高的国家,出现了几亿、甚至数十亿美元级的富豪,实在不是光荣的标记,而是贫富严重不均的象征。

因此,现在的世界表面上看起来金光闪闪,奢侈诱惑的消费充斥在各种媒体的报道中,但这只是镀金而已。整个社会真正的含金量仍然极为稀少。今天,西方国家已有人开始呼号要有第二次“进步主义时代”,这种声音对转型国家同样迫切。转型国家贫富一样悬殊,贪腐一样严重,贪腐严重加上贫富悬殊,它等于是两颗政治上的未爆弹。而且我真的相信,这两颗未爆弹已的确快到了引爆的时刻。一个够警惕的政府,必须及早做出拆弹卸爆的工作。

中国近代的发展过程极坎坷,长期以来,连最基本的国家生存都极困难,一切都得见招拆招,但到了今天,这种被动的生存阶段,业已过去。毋庸置言,时下中国同样面临着贫富悬殊和贪腐问题。未来的中国应该有更积极,更主动的“国家建造”愿景。当人民对未来有期待,他们对国家社会的认同就会逐渐集中,人心愤懑不平,牢骚满腹的社会氛围才会解除。这也意味了中国走向社会公平为主的进步主义时代应是未来的主要目标之一。

因此,我认为需将全球第一次“镀金时代”和第一次“进步主义时代”重新找出来仔细研究了。社会的重建乃是一种知识工程,它必须有步骤、有方法地循序展开。我衷心盼望着中国进步主义时代的到来!

来源:南风窗 | 作者:南方朔(台湾政论家)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