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遥远:“宪政”还在中国窗外单相思吗?

  ·  2012-11-24

“宪政”一词,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演绎了惊天地泣鬼神的传奇故事。辛亥革命时期,“宪政”是令仁人志士抛头颅洒热血的高贵名词;国共内战时期,“宪政”是被共产党痛斥“挂羊头卖狗肉”的国民党专制遮羞布;文革时期,“宪政”是人人喊打的资产阶级丧家老鼠;改革开放之初,“宪政”是枯木逢春的思想新芽;十年前, “宪政”是学者口中的政治热词;前些年,“宪政”成了敏感词。也许,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给“宪政”赋予了这么复杂阅历,这么难言隐晦。

“宪政”从雕栏画栋的庙堂飞入了寻常百姓家,从高贵走向通俗,从理论走向现实,从书斋走向社会,在中国的生命力非常茁壮。如今,“宪政”又敲响了中国政治改革的窗户。十八大报告明确指出:“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和法律,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绝不允许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胡锦涛代表全党阐述的这段话,就是“宪政”的内涵。宪政是指以宪法为依据,以控制权力为手段,以保障人权为目的的政治体制和形态。没有宪政,宪法就成一纸空文。

最高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江必新日前在《人民论坛杂志》发文,对十八大报告的宪政精神做了深入解读。他认为:“要把宪政作为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有机统一的基本路径”。“要把‘民主’、‘自由’、‘平等’、‘法治’、‘公正’、‘诚信’、‘和谐’等理念纳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此番言论,引起知识界、司法界有识之士的强烈共鸣,也引发普罗大众的强烈期待。

在江必新看来,宪政包括四层含义:一是依法治党,“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二是依法执政,“党应当通过宪政路径吸纳、整合、表达民意,并通过立法程序将党的意志和政策变成国家意志和法律”;三是依法监督,“要使党的领导融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这一根本政治制度之中,并通过权力机关的立法权、人事选举罢免权、重大事项的决定权和监督权实现党对国家的领导”;四是司法公正,司法独立,“要使党对国家的领导方式与宪法所规定的国家权力运行方式协调、统一起来,确保行政机关依法行政、司法机关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职权。”

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

翻开宪法,从第一页第一行开始,字字句句,都能落地。官员权力被法律强力约束,公民权利受法律强力保障。执政党高喊的动听口号,在中国每一个地方,都能看到生动的实践。久治不愈的官场腐败,很快成冬天枯叶,在阳光下落地;久拖不决的百姓冤屈,很快成春天竹笋,迅速舒展伸张。百姓清爽,官场清廉,政府清正,政治清明,在中国成为活生生的现实。

三十多年前,红色禁锢的中国,渴望变革。《光明日报》刊登了一篇宏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是当代中国最响亮、最具关键意义的口号。这一口号的提出,并不是单纯地向毛泽东不容置疑的权威提出挑战,而是向新的探索扫平道路。改革开放最伟大的思想成果,是恢复了实事求是的真理观。没有这个思想成果,一切其他成果都无从谈起。

而今,转型中国,沉疴新病,疑难杂症,亟待破解。《人民论坛》发表江必新论“宪政”,开创性提出“宪政是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观点,理直气壮为“宪政”正名,打破中国“宪政”途径的窘困,并不是走邪路,而是冲破禁区和雷区,勇敢前进,开辟新天。“宪政”是现代政治文明的灵魂,找不到这个灵魂,社会主义中国将在迷茫和焦虑中继续摸索很长时间。

中国近现代史上,每一次社会巨大进步,无一不源自思想解放运动,无一不源自思想领域的破冰前行。思想解放的每一个突破口,伴随而来的,都是中国现代化的一次胜利大冲锋,都是中国现代文明建设的一次精神大迁徙。一次次思想解放,不仅树立了中国历史一个又一个里程碑,也推动中国社会一次又一次跨越发展。因此,“宪政是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如能成为全党共识,成为执政圭臬,则国之幸,民之幸,必将是中国共产党矗立的历史新丰碑。

宪政如此之好,为何步履蹒跚?一百多年前,晚清重臣、立志改革的立宪派爱新觉罗·载泽,出国考察归来后,说过一段很重要的话:“宪法之行,利于国、利于民,但是最不利于官”。宪政意味着要剥夺官员的权力,限制官员的权力,把权力关进被监督的笼子,官僚体系自然会拼命抵制。晚清行宪政,阻挠的是皇亲国戚;民国行宪政,阻挠的是官僚集团;而今行宪政,阻扰的依然是既得利益集团。这是一百年以前和一百年以后,中国面临的共同难题。

但是,与百年前不同的是,而今世界已成地球村,中国成为解决世界事务和地区事务的举足轻重一员,世界对中国政治文明充满期待,而中国公民的宪政意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戊戌变法时,老百姓觉得光绪做皇帝也行,慈禧太后垂帘听政也行,反正我都是臣民、草民,没有皇帝就没魂,站着做人不习惯。而今中国百姓的公民意识已经启蒙,不断彰显,民主法治深入人心,哪里有压迫哪里有抗争。特权腐败成为中国社会不和谐的最大根源。中国实现宪政,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东风哪里来?执政党的改革勇气和历史使命。

宪政是人民当家做主的代名词,是涤荡官场腐败的最有力武器,是治愈中国封建官僚遗毒的唯一特效药。习近平总书记履新讲话誓言:“不负重托,不辱使命”。宪政,是新时期下中国公民的重托,是中华民族进步的使命。民意呼唤宪政,别让宪政再在中国窗外单相思了。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