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有西:落实宪政是中国唯一出路

  ·  2012-11-14

——在上海宪政座谈会上的即席发言

今天非常高兴,一是知道童之伟教授的书能够出版,感谢博源基金对他的支持,他这本书是非常有价值的。再就是,在招商局的大楼里见到这么多高人,一直仰慕已久,好多还是第一次见面。所以,今天非常开心。那边在开十//大,我们在开着我们的这个有意义的讨论中国宪政法治的小会。中国人都在思考。(笑声)

确实,中国律师制度100年了,中国现在有很多的事情值得大家思考。童教授是从重庆事件李庄案子以后,我交往的最多的一个理论法学界的朋友。2009年的平安夜,我是在飞机上度过的,飞往北京转重庆,为李庄辩护。从康达所邀请我参加辩护,平安夜飞到北京,圣诞节签的委托协议,当天就飞重庆。从此以后,我就卷进了中国一个非常敏感的漩涡。贺卫方、童之伟教授,当时是在理论法学界,对我支持最大的两个教授。所以我非常感谢理论法学界对我们第一线律师的支持,他们两位当时是站在最前面的。

从李庄案开始,出现了一个唱红,一个打黑,唱红是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打黑是对执行刑诉法方面的出现的一些问题。从刑诉法、刑法的思考,我们推进到了国家的一些宪政的思考,行政法的思考。历史发展形态,由唱红,到我们走什么路的思考。这样跌跌撞撞的走过来。

后来李庄放出来了,又抓了北海的律师四个,后来又听说贵阳的案中,周泽律师有可能被抓,我们又去救周泽,周泽倒没被抓进去。最近又有一个山东的律师被抓了,抓的不是一个辩护律师,是一个行政诉讼的,老是跟政府叫板,反对拆迁的律师,定的罪名是敲诈政府罪。中国律师够厉害的,能够把县政府给敲诈了。敲诈勒索嘛,一个是威慑力,影响力,控制力,一个小小的律师能把一个有公安局、有法院的政府都给敲诈了,可见中国律师已经非常强大了。(笑声)

律师是一个民权的代言人。中国这些年,从律师的命运就可以看出来,这十来年,法制倒退的严重情况。所以,江平老师说,是中国法制大倒退的时期。当然童教授处理的比较好,他也在喊法制大倒退,但是他一直保持着上书的渠道没断,一直可以给永康同志和其他中央领导直接送材料,能跟高层直接喊话。理论法学界,他是做的比较婉转的,比较好的。老是演包公,但这个包公还得有个皇太后保着他,经常能够说上话。

我们现在在实务界也是这么做的,虽然我是批判现司法状况最凶的一个人,但始终“奏本”的渠道我也是没断过,北京的一些小型座谈会我还经常参加。我们那些律师同行,要求我站队更彻底一些,更革命党一些,“绑架”我更加批判现实一些。我始终退在后面,没参加联名,签字,游行,然后他们就给我封个官,叫我“投降派”,说我是下山被招安,做宋江的,他们老讽刺我。(笑声)

如何跟体制保持一种对话,合理合法的保护自己,然后再裹挟他们向民主进步的道上走,或者是劝着他们、推着他们、哄着他们往前走,这是我们工作的一个方法。童教授在理论法学界能够保持着一种批判的态度,但又注意批判的工作方法,这非常难能可贵。

还有,他跟其他的律师和记者不同。律师研究重庆模式,研究宪政,好多是个案出发,就讲事例;而记者往往只是报告一种现象,一个个案。这些方法,往往缺乏一种力度,比较浅薄。童教授把它归纳起来了,而且他用的是非常严谨的学者研究方法,因为他当过《法学》的总编,他审人家的稿子是按照非常严谨的法学论文发表的一种标准。实际他所有的那些研究方法和途径,打黑,我写的一些辩护词什么的,他都能够认真收集并研究,并找到一些法理依据,对重庆的一些数据的掌握比我还全面。到底抓了多少黑社会,杀了多少人,打了多少黑社会团伙,警察抓了多少,我很多数据,还要从他的文章这儿去找。虽然我们老在第一线战斗着,全面的数据,他研究得比我们细,非常扎实细致。博源能够把这本书给他出版出来,是非常有价值的。

//来跟我们是同年参加高考的,他是北大历史系的,我当时是杭大(现浙大)中文系,他是77级的,但是读了一年半就留学了,等于留级了,毕不了业,这老兄并没有认真读书。然后半年以后,中国社科院国际新闻研究所就把他给招进去了,本科没毕业就混上研究生了,拿到了社科院的国际新闻的硕士。因此他很懂得舆论操作这一套。也有一些新闻界的人。薄//来在新闻界有一大群朋友,他当时为什么能够把新浪、凤凰搞的那么定,一个是当时一些人以为他可能要当常委,香港有些媒体看好他,在巴结着他。另外,他很懂得意识形态和舆论攻势的作用,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所以他花了很多钱,把打黑打来的钱,政府财政的钱,在支持他自己的唱红模式,打黑模式,重庆模式,收买一些御用文人,出巨额的经费和所谓的课题费,写了很多吹捧他的理念和做法的书。如果薄//来再过半年,十//大以后再出事,他可以在中国是一个舆论声望最高的人。他很多书,写重庆模式的书,现在在人民大学、北京大学一些人的书库里,如果都让他拿出来出版发行的话,全国人民都会拥护他,他造舆论攻势是非常厉害的。

但是,我们那些所谓的“右派”,我们没钱,没有舆论的有意识行为。各自为战,老是自己内斗。而且所谓的“右派学者”都很有独立性。(笑声)左派很会抱团,我们今天讲一句话,100句里有一句不好,不对的,我的“战友”就会来批判我,因为是不讲联合战线的。极左势力那些人很会团结,乌有之乡哪怕99句是反对的,但对外是统一在一起的。薄//来花了这么多钱,拼命的给自己脸上贴金,有些书看了之后真是不忍目睹,看了后肉都会麻起来,他就是会写。打黑的那几本书完全是胡说八道,讲李庄多少捞钱,发短信,嫖娼。闭眼造谣是用公权力的名义,很能够迷惑一些人。

其中有一本书,吹捧打黑的。一个浙江余姚市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到重庆去锻炼,他想输出重庆模式,打黑要到浙江来打,那本书80%是谣言,而且是一个副检察长为首的课题组搞的,以检察院的名义搞。我们国家最厉害的专政机器,司法机关在带头造谣。这种事出来,老百姓怎么会不相信呢,公检法的人写的,法院检察院参加搞的,公安局长参加写的,他怎么会不相信呢。薄//来这一套,用打黑打来的钱给自己脸上贴金,资助这些人写书,如果这些报纸和网站都被他控制的话,他当中央政治局常委,再当中国书记的话,中国再搞一次新的文化大革命,新的土改,杀掉所有的资本家、中产阶级和百亿富豪,他是易如反掌的。

我好几次跟一些民营企业家讲,你们远离律师,远离法律,埋着头赚了钱,找市长、找书记,找保护伞,往往就以为一切OK了。这样能够赚到钱。但是一个国家如果没有法律秩序的保护,任何人都是不安全的。

企业家同法律的关系,第一阶段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远离;第二阶段,是有事了,出事了,抓紧去找律师。失火找消防队灭火;第三个阶段,是自在自为的阶段。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主动地意识到一个国家法治建设的重要,坚定地支持依法治国和支持法治力量的成长。达到这个境界的时候,就会想到资助那些法律思想库,资助那些真正有意义的研究,资助第一线战斗的律师。我们法律援助很可怜的,百姓有时捐款一百两百,一千到两千块,贵阳律师团,北海律师团。很多普遍群众支持律师。当然成功的律师不缺这点钱,但是多数法律援助律师是没有钱的,基本生存没有解决的律师也很多。但中国没有一个像美国那样的财团支持这种智库的发展。唇亡齿寒,破坏法治的力量打掉了律师,保护民营企业家的那些力量就没有了。表面上是律师在受难,实际上就是一个篱笆。摧毁了篱笆,实业家就没人保护了。所以,我觉得博源做的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工作。我们要保护法制这道篱笆,这是保护所有的人民的篱笆。最后中国的民营经济才会发展。

//大以后,中国有两大主题,就是习//平在浙江抓的两个要点,第一是民营经济的保护,私有经济的保护,温州模式,要保护私有财产权,中国的宪法就是要发展到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美国宪法就是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我们的宪法是公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个要转过来。只有小河有水,大河才能满,以前我们总说,大河有水小河满,其实,没有千千万万条小河里的水,大河的水哪里来?没有对每一个公民的私人合法财产权的保护,集体经济、全民经济哪里来?仇视私有经济,社会不会稳定,资本外逃、人才外流是必然的。所以,私有财产权保护,是第一大主题。

第二大主题就是落实执行宪政制度,依法治国。中国必须要走到依共同规则治理的道路上来。任何人不能有特权。法律主要是治官的。治官,控制官员不能滥用权力,让法律来保护绝大多数人的合法权益。这个社会才会有公平正义。这就是宪政。

这两大主题,一是私有财产权保护,私有经济的保护。二是依宪治国,依法治国。这两大主题做好了,我们共产党的政权,还是能保住的。如果这两条路都被堵死了,我估计三年就差不多,天下肯定要乱的,这是必然的。十//大报告,我们听了非常失望,僵化的老路不能走,改旗的邪路不能走,新的道路又没有指出来,于是只能原地踏步。这样踏下去,迟早出问题。我们希望闭幕式上,能够听到一些振奋人心的东西。给我们一点亮色。何迪教授说不乐观,但我听到一些消息,想改,还是基调。“经济体制稳中求进,政治体制稳中求变,体制建设稳中求改。”,所以我们还是值得期待的。

谢谢主持人让我先发言,占有这么多宝贵时间。就此打住,多听听各位前辈的高见。(掌声)

2012-11-10. 上海. 陈有西

作者系全国律协宪法人权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教授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现有2条评论

  1. td说道:

    你失望,我们也失望。但,希望不是绝望!

  2. 军为党有,如何宪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