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韬:从罗姆尼的报税单看美国的民主

  ·  2012-09-29

谢韬/文

美国人必须纳税,但没有任何法律条文规定一个人必须公开自己的纳税记录。即使是政府官员,无论是总统还是一个刚入职的公务员,他们的报税单也属于隐私,只有在自愿的情况下才能被公开。

当然了,出于政治上的考虑,很多总统和总统候选人“被自愿”公布自己的报税单。不管是真正自愿还是被自愿,总统和总统候选人公布报税单只有40多年的历史。首先公布报税单的在任总统是杰拉德·福特,而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的前任尼克松总统在接受水门事件调查时被曝偷税漏税40多万美元。在1976年竞选连任时,面对因为水门事件和尼克松偷税漏税而造成的政府公信力危机,福特决定公布自己过去10年的报税单。虽然福特没有连任,但是他所开创的先例被后来的总统沿袭至今。受总统的影响,很多副总统和联邦政府高级官员(如内阁成员和联邦法院法官)也公布报税单。

挑战现任总统的候选人(也就是非现任总统)米特·罗姆尼,他的父亲,也就是曾任密歇根州长的老罗姆尼,则在1968年的大选中首开先河,公布了12年的报税单。此后,虽然所有挑战者都会公布纳税单,但是各人公布的年限却不一样。罗纳德·里根在1980年大选时仅公布了前一年的报税单,而鲍勃·多尔在1996年大选中公布了创纪录的30年报税单。现任总统奥巴马在2008年民主党内初选的时候,公布了2000—2006年的报税单(税收截止日期是4月15日。他是在3月底公布的,因此缺了 2007年的报税单),而当年大选中他的共和党竞争对手约翰·麦凯恩只公布了两年的报税单。

今年奥巴马竞选连任,他率先公布了过去12年(2000—2011)的报税单,给人的感觉是光明磊落,没有任何遮遮掩掩的地方。与奥巴马的“大义凛然”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罗姆尼的“千呼万唤始出来”。今年1月底,也就是共和党党内初选开始不久,这位亿万富翁迫于各方压力公布了2010年的纳税记录,但是2011年的纳税记录却是一拖再拖。罗姆尼越是不愿意公布,媒体越是觉得这位老兄“做贼心虚”,奥巴马阵营越是穷追不舍。于是,9月21日,罗姆尼终于被自愿公布了2011年的报税单。

根据罗姆尼公布的报税单,他2011年收入约1370万美元,纳税约194万美元,实际税率为14.1%。奥巴马2011年的收入约为79万美元,报税16.2万美元,实际税率为20.5%。一眼就可以看出,罗姆尼的收入几乎是奥巴马的20倍,但是他的税率却比奥巴马的还要低5个百分点。这就是奥巴马阵营穷追不舍的原因:他们想让选民知道现行税法让富人更富、穷人更穷。按照美国现行税法,资本收益的税率为15%,而工资所得的税率则高达35%。因此尽管富人缴纳的个人所得税可能比工薪阶层高,但是由于投资所得和慈善捐款享受优惠税率,因此前者的实际税率往往比后者要低得多。

围绕罗姆尼报税单的闹剧基本上结束了。当然了,罗姆尼还可以公布2010年之前的报税单,但是这样做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这场闹剧最大的输家是罗姆尼,最大的赢家是奥巴马。就凭在这场闹剧中的表现,罗姆尼当选的前景显得更加渺茫了。早知今日,何必一再拖延、给很多选民留下不好的印象呢?看来这位前州长还没有领悟“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最难以让人理解的是,他居然没有从自己的父亲身上学会如何适应美国政治的“潜规则”。

其实,抛开这场闹剧背后的政治因素,一张报税单可以把我们带入美国政治的万花筒,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美国的民主。

税收、国家和民主

没有税收,就没有国家。这个道理大家都能理解,因为无论是民主还是专制,每个国家都有各种各样的运营成本,包括政府雇员的薪酬、军费、社会福利、公共设施等等。税收的最重要特征就是强制性:如果靠个人自觉的话,几乎不会有人纳税。这就是为什么古往今来,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施行自愿纳税,否则“国将不国”了。

没有税收,就没有民主。这个论断则有些费解了,因为世界上这么多国家每个都在收税,有的是民主,有的是专制。然而,美国的建国历史恰恰为这个论断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佐证。

北美13个殖民地反抗英国统治的独立战争始于18世纪后期,其导火索就是英国议会于1765年通过的《印花税法案》。该法案要求所有印刷品(包括公文、合同、报纸等)必须贴上印花税票才可以流通。可以想象,该法案让殖民地人民群情激昂,一年后被迫废除。之后,英国议会又通过了1767年《唐森德法案》和 1773年《茶税法》,而后者直接导致了名垂美国历史的波士顿倾茶事件。在反对英国制定的各种苛捐杂税的过程中,殖民地人士提出了“无代表不征税”这一响亮口号。简而言之,在他们看来,英国议会通过的一系列税法都是无效的,因为北美殖民地在英国议会没有自己的立法代表,没有代表就表示没有获得被征税者的同意。就这样,一场由抗税而引发的独立战争爆发了,并最终导致了美利坚合众国的诞生。

有人肯定会问,既然有美国这个“无代表不征税”的活生生先例,为什么那些生活在专制政权下的人民不仿效美国,为自由和民主而奋起抗争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涉及两个方面。第一,既然是专制,国家机器多半强大有力(或者表面上看起来如此),让那些想抗争的人不得不忍辱负重,待时而动。第二,并不是每个专制国家都施行苛捐杂税。如果一个专制国家的主要财政收入并不依赖强制性税收的话,其统治下的人民也就没有多少动力和底气去高喊“无代表不征税”。相反,统治者还可以理直气壮地反驳:“不征税无代表。”事实上,当今世界很多专制国家的人民还没有奋起抗争,正是因为强制性税收在这些国家的财政收入中所占比例比较小。

中东产油国常常被认为是“不征税无代表” 的典型代表。由于国家垄断了巨额的石油收入,因此没有必要强迫人民缴纳繁重的赋税。不仅如此,这些国家还极为大方地为自己的国民提供各种让人羡慕(甚至是咂舌)的福利。生活在“富贵温柔乡下,烟柳繁华地”的人民又怎么会揭竿而起呢?然而,世界上的产油国就这么多,因此没有石油的国家就只好通过其他手段来减少对税收的依赖,如扶持国有垄断企业、出让国有土地、制造房产泡沫,以及名目繁多的隐性税收等等。虽然最后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但是对国民来说,这些政策具有很大的欺骗性,让他们觉得政府并没有搜刮民脂。

还是萨缪尔·亨廷顿一语道破天机。他老人家在《民主的第三波》一书中写了这么一句话:“无代表不征税是一个政治口号,而不征税无代表是一个政治现实。”

再说美国的税收制度

大道理说完了,再来看看美国的税收制度。

说起美国的税收制度,我首先想起了很久以前与一位美国法学院教授的谈话。在谈话中我无意提到,每年4月份报税的时候,我们这些外国学生都特别头疼,因为报税单上总有一些条款弄不明白。他说了一句后来我经常引用的话:“美国税法是对人类智商的侮辱。”(The U.S. tax code is a disgrace to human intelli-gence)他解释说,美国税法有3000多页,不说一个普通人,就算一个税法律师,也不可能通晓所有规定。

美国税法如此复杂,需要高度的勇气和无比的智慧才能看懂,因此,很多美国人不得不把报税的工作外包给会计师事务所或者是税法律师。这样做的一个重要好处就是,这些专业人员知道如何合法避税(不是偷税漏税)。当然了,外包就得付钱,因此复杂的税法也为美国创造了不少就业机会,从而为GDP增长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有人会问了:一部税法能这么复杂?这中间有很多原因。以联邦税法为例,它是国会制定的,而国会议员是选民定期选出来的,因此选民可以通过选举来表达对现行税法的诉求。此外,各种利益集团也会通过游说等方式试图影响税法。如此一来,联邦税法几乎每年都会修改或新增很多条款,并且有些条款就是为某些利益集团量身定做的。这样的税法当然有弊病,如富人交的税反而比穷人交得少,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它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人民当家做主,并且是在税收这个最重要的问题上做主。

在此需要强调一点,根据美国宪法,在联邦政府三大机构中,只有国会才有权征税,并且任何涉及税收的法律必须由众议院首先提出。为什么是国会呢?建国先驱们认为,国会议员来自各个选区,最了解民情,因此最能代表选民。至于众议院,因为各州的众议员数目是按照人口多少来确定的,并且众议员两年选举一次,而参议员每个州两名,不分人口多少,并且六年选举一次。相比之下,众议员比参议员更能代表选民的利益。由此可见建国先驱的良苦用心:让人民的代表能够真正地代表人民。

国会有这么大的权力,行政部门干什么呢?行政部门的职能就是执行国会通过的税法,监督个人和企业缴纳各项税款。在美国财政部下面设有国内税务总局,这是一个让几乎所有美国人都“肃然起敬”的机构,因为它的职责就是收取和审核联邦报税单,防止偷税漏税。当然了,每年1亿多份报税单,不可能每份都仔细审核,于是国内税务总局采取了随机抽查的办法。这样一来,谁也不知道哪一天会被“中大奖”,因此绝大多数人都认真填写报税单。对政客来说,这尤其重要,因为一旦被曝偷税漏税,你的政治前途基本上就被毁了。道理很简单:连“纳税光荣”都做不到,怎么可能做一个好的人民代表?

我们也常常说“纳税光荣”,但往往没有光荣的感觉,反而是义愤填膺。这是因为纳税人没有从政府得到应有的权利和尊重,没有享受到税收应该带来的各种社会福利,没有参与税收政策的制定。面对纳税人,政府官员本应该“俯首甘为孺子牛”,但是现实中的纳税人却成了被政府官员颐指气使的“公仆”。这样的纳税人,能有光荣感吗?

不要小看税收,它实际上反映了一个国家的本质。

来源:经济观察报 | 作者:谢韬(作者为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副教授)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