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制度的迷思

  ·  2012-06-29

文/a580903

今天的中国谈到民主的时候,一种制度改变的思维总是非常强烈,有许多人总是认为中国只要改变制度,就可以立刻解决问题。这种思潮与思维总是甚嚣尘上,总是非常强烈,可是,民主真的会因为制度改变就立刻来到吗?民主到底是什么?我们有没有真的思考过?

我也一度以为中国是一个皇权专制,是一个极端专制独裁的国家,可是如果你真的去翻开中国的历史,你真的去仔细审视中国的历史。你会发现,在中国的历史上,我们并不像我们自己一直所描述的那样没有言论自由,在中国的历史之中,士大夫阶层和官僚阶层对皇帝权力的制约和直言进谏是今天的很多中国人都望尘莫及的,是今天的中国士大夫阶层都许多没有的,那时候的大臣可以为了一个他们所认为的古礼,而当庭直谏,哪怕几十岁的老朽被当庭脱裤子打板子,也是依然故我,就算被宦官集团惩罚,被流放,依然被当做一种英雄和正面的典范被士大夫阶层长久坚守,请问这样的行为和风气,今天还有吗?这样的人在士大夫阶层学者阶层还有多少?就算有,会被当做正面和英雄行为去看的还有多少?仔细去审视中国的古代,皇帝因言去治臣子罪的是不容易的一件事,整个中国二千年帝王史,即使是最所谓接近今天的清王朝,对臣子的直谏和公开进谏,要直接用刑罚甚至死罪的都并不是很多的行为,古代帝王就算心里再不喜欢,也知道谏官的意义,也同样是对谏官是鼓励的,而这些都是中国历史上所事实发生的事情,皇帝因为政治观点就轻易下狱甚至治死罪,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也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因为前朝的例子往往是一旦发生,后朝就会翻案,不管是隔多久,翻案之风,从来没有绝过,所以,这样的不断发生,对后朝的皇帝和统治集团往往起到了更大的阻力,使得他们也许不会喜欢那种言论,也许会贬官,但是要严肃治罪,要严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后代史书之中,这总归是一个污点,再加上,中国历史上一直以来鼓励大家进谏的历史和这种历史风气,也决定当皇帝和执政集团往往要鼓励的事情,皇帝可以不喜欢,可以不用,可以不听,但是要轻易下杀手,轻易去治罪,那可是难上加难,因为一旦去治罪,很有可能会导致整个士大夫阶层的集体反弹,所以,对皇帝而言,那只能是自寻烦恼,因为一旦治罪,很有可能,治下老臣会跪一片,本来不听,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却非要让底下元老重臣跪一片去面对的结果,对古代的皇帝来说,绝大部分人都不敢去寻这样的烦恼,即便是所谓昏庸的皇帝,他因为贪玩而不理朝政,也没有必要去要直面这样的事情。所以,中国古代真的可以说是一个极端专制的朝代吗?这一点,需要很强而有力的历史证据去说服,而不是想当然的妖魔化。

第二中国近代以来为什么民间落后,这一点上,我们必须要说,当我们知道,如此强调四书五经的国家,除了一般的士大夫以外,我们的民间教育体系到底怎样呢?我们最底层的人士的文盲率到底多高,这一点从1949年建政的时候,就可以可见一斑,当大部分的农村与乡村与最底层的人,文盲率如此之高,对中国的四书五经只看做是当官只用,当你去骂毛泽东的时候,却没有看到老毛背后所代表的中国乡土农村的普通农民那种世界观和对士大夫的鄙夷的时候,对秀才的那种轻视和蔑视的时候,你就应该首先明白,中国文化今天会变成这样,中国知识分子必须反思,当你们高举一些东西时,你们是否还接地气,你们是否把中国文化的精神和真谛一代代的和这片土壤的百姓水乳交融在一起了呢?一个讲中的民族,一个推崇中庸的民族,到最后却偏激了如此之深的一百年,难道,中国的知识分子还不敢反思与反省吗?是不是,长久以来,我们的文化与文明早已脱离了地气,早已和最底层的普罗百姓没有关系,最底层的普罗百姓早已连书连文字都看不懂,对最底层的百姓而言,书与文化是干嘛用的呢?是身为中国人的根还是不过变成一个所谓升官发财的工具呢?今天对皇帝和对中国历史的种种,其实那样不是最底层的百姓长期以来对中国政治和中国历史的一种直接和直观解读呢?而这种解读不管对错,不管是否是真实的官场,但是,长期的脱离的结果,是不是这已经变成他们的价值观了呢?这些难道不是中国的知识界该去反省的吗?我们的百姓和我们的中上层长久的脱离和相互的脱钩才会产生如此偏激的理解,我们的中上层和精英主义的价值观,是不是对劳苦大众和人民产生了某种轻视与轻蔑呢?可是那一代人祖上不是从穷中来呢?不是从劳苦大众的身份一步步变成所谓精英的呢?如果,所谓的人上人忘记了这一点,那么一时的遗忘也许还能找回来,但是长久的遗忘的结果是什么呢?则不必然是这些痛苦的结果嘛!

第三就要说到民主,在讲民主问题上,老毛说的一句话,深刻却也道出民主制度之所以成立的根本,那就是历史是由人民大众在创造,因为历史和社会是由所有人共同努力与创造拼搏出来的结果,所以,哪怕人民再不懂,也要有民主,哪怕老百姓做了错误的决定,哪怕百姓一直在做错误的决定,民主制度也是要坚持,因为,社会无论如何都是公共的社会,都是由所有人共同组成的社会,历史是由所有人共同努力的结果,不是少数人在创造历史,邓小平的改革开发再伟大,也是由十三万万人共同努力才有的成果,怎么可以说成绩是邓小平一人的呢?可是问题同样产生,在现实生活之中,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为自己而活,个人的人生如何和个人成败总是对每一个个体而言很重要的事,所以当个人的利益和集体利益相冲突的时候,盲目要求都要为集体利益所牺牲,一时而已,但长久能行吗?牺牲个人利益在今天对每一个普通百姓而言,依然无法回避他是最终可以要为个人带来长久好处的概念才会在每一个人心中长久扎下跟的现实,所以在可预见的岁月之中,个人利益对每一个个体而言依然是很重要的事,这就产生问题,民主是因为强调集体,强调人民大众,强调公而成立,而个人的私是无法回避的,甚至可预见的岁月之中,人们只能接受公是为了能最终帮助每一个人民的私才变得有意义,如果所谓之公,到最后全伤害私,那这种公还会有人要坚持吗?

第四就是最终要讲的制度迷思问题,在当今世界第三世界国家中实行民主的国家并不少,但是民主有没有真正在改变这些国家的人民呢?或者说单纯一个制度问题是不是就解决腐败,就解决了问题呢?显然没有多少信服的证据证明解决了?如果,我们的中国追求民主的人,依然追求的只是一张虚幻的选票,然后对制度陷入一种迷思之中,那么我要说,中国的民主必然将任重道远,民主的根本价值就是真正落实那句,历史是由人民大众在创造的那句话的诠释,而且是每一刻都在诠释,你心中有等待明君心里,你心中只有那一张选票心里,选完后,对公共事务采选和没有拿一张选票时候一样的今天态度,你怎么会是一个真正的民主社会呢?你怎么是一个民主社会下的现代公民呢?在民主社会下的现代公民最根本的一条就是舍弃所谓无辜者的角色,当你没有把好关,没有对公共社会和对社会整体利益足够关心和把好关,对他人的痛苦漠不关心,对他人的苦难忽视漠视甚至纵容伤害的不断发生,对不起,不要怪别人凭什么有权力去伤害你,更不要以为有了所谓的无辜平民的道义大旗和所谓法律的大棒与正义的旗帜就可以掩盖你的罪恶与对他人的那种冷漠的伤害,当别人最困难的时候,也许只是一个笑容就可以拯救的时候,你都吝惜,有什么权利去说自己有多么的无辜和可怜呢?当你对他人的痛苦永远采取的是漠视,对不起,人心的伤害将是无法挽救的,而这种伤害会因为一个简单的选票就可以勒住吗?我很怀疑,我也无法有那样的信心。

我们活在制度的迷思之中的人,往往也活在对中国古代皇帝历史那种很脸谱化的想想之中,因为一些现象,就轻易去下结论,往往认为制度就是万灵丹,制度就可以真的阻止我们每一个人在贪婪面前去作恶吗?就因为一个制度就可以解决吗?不要忘了,制度下面的是人,是人在实施制度,是人在使用制度,而支配人的行为之中,意识与观念往往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如果总是认为把某样东西教给谁就行了,自己就不用再负责任的心态,我们怎么能就说我们选择完了,就解决问题了呢?用民主制度选出领袖,和根本不用百姓就自然被决定领袖,固然天差地别,但是,如果连自己的小恶都管不了,连自己身边的亲人作恶,都轻易可以自我原谅的民族,轻易就可以对自己带上无辜者标签,没有自我反省能力的民族,把一切问题都归罪于皇帝和执政者的民族和民众,怎么能证明,你用选票选出了领袖,你的社会就当真的不一样呢?因为,你依然会轻易原谅自己的恶行,每一个人都依然会滑向自己所犯的错误都是领袖都是社会的错,然后轻易推卸自我责任的群体心态,若如此再加上法不责众的心里,请问,今天的食品安全问题社会集体犯罪的问题,会因为那一张选票就改变吗?如果没有民主意识,没有民主观念,没有对社会公共事务那种较真一般的负责任态度和整个民族的那种集体意识,一张选票是不会解决我们今天的困境的。

民主的追求恰恰更应该看做是一个民族真正全面反省与自我反省的开端,而不应该是认为是一种终结而已。刘备的那句话: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对今天的中国人何尝不是整个民族应该自省之话,我更希望看到的是有一天每一个中国人都奔着,小恶为天的心态,心中所痛恨的是身边每一个人的小恶,而不是去天天指天骂地的对所谓大恶揪住不放的心态,没有千千万万的小恶,人类历史从何而来的大恶呢?没有每一个人的丧失,大恶怎会出现呢?没有每一个人都意识到自己活在共同社会之中的共同责任,民主制度就算建立,人民就会因此真的感觉到改变了呢?不要跟我说,上面多强大,其实根本是我们多懦弱,更重要的是我们多么的在推卸责任,是我们每一个人对自己的轻视,对自我责任的漠视和对自己与社会关系定位的或者过于自大或者过于自卑,才导致我们最终走向冷漠,最终走向失败。

没有人类和整个社会的集体觉醒和改变,一种真正观念和意识的改变,中国的民主所得到的终究是一个看上去很美好的躯壳,不要活在制度的迷思之中好吗?从此刻开始,改变自己的观念与意识,哪怕改变那种纯制度化的意识是那么难,但是每一天的坚持,我相信,我们终究会得到巨大的成就。改变整个民族的不是单纯的制度,是我们每一个人对自我责任和自我尊严的一份坚守,中国传统士大夫在坚持那些顽固不化的古礼和自我观点时,哪怕面对人生怎样的羞辱,都在坚守,不就是心中有一份为天下苍生而立命的一份巨大道德价值的心灵感召吗?如果,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懂得这份感召,都珍惜这份感召,都时时坚持这份感召,中国不自然就是一个真正的民主社会吗?那一张薄薄的选票,还会那么重要吗?还会让某些人要去思考用最极端的方式去获取吗?如果得到了那一张薄薄的票,却依然换不回那份感召和坚守和对那份价值的深刻认知,那选票的意义又能有多大呢?

来源:1510部落 | 作者:a580903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