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涌:“坏民主”怎么瞎折腾:不能卖瓶装水,还要把猫拴好?

  ·  2012-05-03

——自由故乡中的“自由”

康科德坐落在波士顿西郊,虽然人口不足1.8万,却是个知名的小镇。她在美国被奉为“自由”的故乡。独立战争的第一枪就是在康科德和莱克星敦边界上打响的。抱着“自由”走到极端、成了无政府主义者和自然主义者的梭罗,当年就在这里的瓦尔登湖周围离群索居,并以《瓦尔登湖》传世。如今,在这个“美国自由”的发源地,人们为了“自由”正打得不可开交。这多少也向我们揭示出:现实中的“自由”,往往比我们想得要复杂得多。

这是两桩让我们看起来不仅鸡毛蒜皮、甚至有些荒诞不经的案子,都要到4月26日的镇民大会上投票表决。斗争双方也都频频用梭罗当自己的旗帜:梭罗如果活着,一定会支持我们!

第一个可称为“拴猫案”,由一位叫Lydia Lodynsky的中年妇女提出:居民必须拴猫!拴狗的事情在美国是个常识。许多对狗开放的公共场所都规定狗必须拴好,以免伤人。拴猫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听说。其由来是:这位女士喜欢鸟,在院子里装了许多喂鸟设施,每天听着满院的鸟语好不开心。可惜,这也招来了邻居的猫。那猫已经杀了许多鸟,其中包括“红衣主教”这种珍禽。她赶紧找邻居去说。开始邻居还听,后来事情多了,对方越来越烦,甩给她一句话:“你把自己的精力最好用到正道儿上。有本事就去修改法律!”于是,她索性开始了漫长的“修改法律”的历程:向镇里提出议案,要求镇民把猫拴好。

这一“拴猫案”自然在大多数家庭都养猫的社会引起反对:猫狗天性不同,猫是不能拴的。梭罗要是还活着的话,肯定觉得这样作很可笑。猫是自然的一部分,人不能为了自己的利益去损害自然呀!

Lydia Lodynsky则同样搬出梭罗来:梭罗如果活着,肯定支持我的作法。猫怎么是自然的一部分?猫是家养的,是不自然的一部分。鸟才是自然的一部分。现在一只家猫不知已经杀了多少只鸟,包括濒临绝种的珍禽。梭罗一向倡导物种多元化。他难道会支持不自然的猫把自然中的许多珍禽搞绝种吗?猫狗确实不同。这正是拴猫的道理。你一声口哨,狗听见就回家了。猫则不会有这种反应,没那么好管。我并不要求你一定拴猫。你的猫在你们家可以拥有自由。但你总要保证猫不要跑到邻居家捣乱吧?这难道不是侵犯了别人的私有财产吗?

另一个案子,大概应称“禁瓶案”,是一位84岁的老太太Jean Hill奋斗了三年的结果,先是被镇上通过,又被州立的检察院否决,称法案的写法有问题。修改后去年拿到镇上投票,以很少的票数被否决。今年她又一次提出,希望最终通过。法案的内容,是禁止在康科德销售瓶装水,即我们日常用的矿泉水。她称瓶装水的瓶子制造对环境影响太大,而且各种矿泉水公司买下公共水源,大量地表水已经不属于公共领域,而被商业化了。康科德应该带头反对这种商业化对公共资源和环境的侵蚀。如果她的提案通过,康科德就会成为全美第一个禁止瓶装水的镇。她承认,靠这么一座小镇,并无法阻止饮用水的商业化。但是,康科德带头后,会有许多效法者。既然我们是梭罗的故乡,为何不在环保上奋勇当先?

这两个提案的命运将如何?“拴猫案”违反居民的习惯,大概提案者和镇民们都有些无所措手足,当晚悬而未决,“禁瓶案”得以优先表决。结果,镇民以403对364票通过。当然法案的具体条文还要等州立的检察长批准才行。

这些地方政治,颇能反映美国社会的运转实况。很值得好好玩味。美国老百姓的生活,当然要遵守联邦法和州一级的法律,同时也受到居住地的市、镇、村、甚至街区的许多法规细则的规约。这种地方法规的制定,基本由老百姓自己投票决定,并保证地方的法规和联邦、州一级的法律不相抵触。每个老百姓在自家院子里碰到了问题,都可以按照正当的程序去“修改法律”。这个过程虽然很繁琐、漫长,但只要持之以恒,经常会有结果。

“拴猫案”看来很荒唐,这次未能表决,大概和提案的条款不清有关。但如果提案者吃一堑长一智,用比较符合当地传统的语言修改提案,就可以在日后的表决中获得通过。美国的建国之父、第二位总统亚当斯,当年作为律师刚刚出道儿时,接的第一个案子就是一个农夫的牛跑到另一农夫的地里践踏庄稼。这涉及私有产权的问题。如果要求邻居管好自己的宠物、不要触犯别人的产权,这难道还那么荒唐吗?

“禁瓶案”看上去也象个唐吉珂德式的努力。不过,康科德两年前通过了一位居民要求容许室外晒衣服的提案,理由之一是烘干机不够环保,引起了全国的注意。需要注意的是,康科德是波士顿地区相当有名的富人去,中等家庭年收入超过16万美元,大多是中高产白领阶层,理念相当“进步”,大家有资源、知识、和思想去“折腾”,经常用些激进的“大手笔”领导潮流。教育水平高的结果是,居民们不仅关注公共事务乃至人类面临的挑战,而且懂得法律及其背后的精神,有些人自己就是律师或法官。类似“禁瓶案”这类“小事”,往往动员了支持和反对两方面的知识资源,网络上辩论不休,从宪政原则、环保、公共服务的效率、政府的角色等等,几乎无所不包,甚至可以上升到自然法原则、自然权利等哲学高度。有时,你觉得美国人真能扯皮,芝麻点的事情就上纲上线,又是跑法院,又是拉选票,又是游说,似乎有用不完的时间。你真恨不得象那位爱鸟者的邻居那样劝告他们:“把自己的精力最好用到正道儿上!”不过,真看他们没完没了地扯上了皮,你又惊叹:这比法学院的训练可一点不差呀。公民每天总这么扯皮,孰是孰非先不说,至少大家的智商和知识水平大大提高,公共意识和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都大大加强。

想来想去,还是祝福他们永远这么折腾下去吧。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