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潮

朱天元:“历史的终结”只是偶然的历史产物

  ·  2018-04-22
朱天元/文 作为中国历史的研究者,如何解释20世纪中国革命的成功与起因,是一个具有持久魅力的话题,不仅仅因为其间的错综复杂与波澜壮阔,更因为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依旧身...

刘瑜:没有人能够帮助你建立三观,除非……

  ·  2018-03-15

“政治是什么?”我觉得政治就是关于公共生活的“交通规则”。因为交通规则就是红灯停,绿灯行,我觉得政治就是关于公共权利这种“交通工具”,它在什么灯前面应该停,在什么灯前面应该行,它的行驶速度是什么

对中国《慈善法》草案的几点意见

  ·  2015-11-08
北京感恩公益基金会发起人 才让多吉 为FT中文网撰稿 近日中国发布了由全国人大牵头、民政部及各相关政府部门配合、向专家和慈善组织调研征求意见、最后成稿的《中华人民共...

杨俊锋:中国土地市场化改革为何迟缓?

  ·  2015-03-03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撰稿人 杨俊锋 在中国,资源配置市场化也已是基本的主流共识。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更提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并且把土地制度改革纳入...

谌洪果:夏洛克冤不冤?

  ·  2015-01-24
《威尼斯商人》中那场著名的审判,尤其是鲍西亚与夏洛克之间的斗法,以夏洛克的完败而告终。夏洛克似乎恶有恶报、自作自受,正义也似乎得到了伸张,而其中精彩的法律解释论辩的技艺,...

徐友渔:重提阶级斗争有违法治

  ·  2015-01-13
【编者的话】本文为作者在天则经济研究所2015「新年期许」论坛上的主题发言 ,经作者本人审定,天则所/中评网授权刊发,以飨读者。 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 徐友渔 ...

秋风:认真对待建制市改革

  ·  2013-05-28
随着政府更换,中国掀起新一轮城镇化浪潮。然而,城镇化目前的趋势令人担忧。本轮城镇化是否健全,能否避免重蹈覆辙,要看决策者能否认真对待市制,使之趋向合理。 市制就是建制市...

陈秋霖:以机构改革推动计生、医疗改革

  ·  2013-04-03
陈秋霖/文 2013年“两会”已经结束,其最受关注的看点,除了政府换届、领导人调整之外,就要数国务院机构改革了。这已经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七轮...

王太元:户籍管理的补救与改革

  ·  2013-03-26
形势比人强。之前20年里,不论专职从事、专门研究的人如何奔走呼号,公众、社会、学界乃至领导,总共没几个人关注狭义户籍工作;但是,“房妹”、&ldq...

金新:“改良”与“改革”

  ·  2013-03-20
学者秋风近有《反腐败起不到破局作用》一文,中云:“改革是反革命的,改革没有敌人,改革必须包容,包容既得利益集团,与其共生。你要知道,你的重点是建设新制度。有了...

秋风:反腐败起不到破局作用

  ·  2013-03-19
孙立平教授最近发表了一篇长文《确立社会转型新思维》。他指出,改革这个词已被败坏,不必再念叨了。中国现在需要更换话语体系:以建设开路,建设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 我完全同意...

徐迅雷:开启改革新希望

  ·  2013-03-17
完成国家领导人的换届选举,两会徐徐降下帷幕。此刻,我的最大期望是,新的领导集体,能够带领全体公民,开拓创新,开启改革新希望。 一切前路,都是要靠改革闯出来的。否则,就不...

方明江:悬在中国进一步改革“头上”的两柄达摩克利斯剑

  ·  2013-03-13
从十一届三中全会一来,中国改革历经风雨几十载,如果用“硕果累累”来形容这段历史,一点也不为过。改革,既然是革除不适应与时代的旧物,那么新事物在时间...

秋风:社会的关键在“社”

  ·  2013-03-10
“社会”是个再普通不过的词儿,可是,这个词究竟是什么意思?如果不弄清这一点,恐怕就找不到社会建设的正道。 这里不准备对社会一词的语源进行学术性分...

郑永年:中国机构改革为什么要向社会分权?

  ·  2013-02-26
中国的大部制改革为什么必须向社会分权?道理似乎很明显。向社会分权是大部制改革成功的前提条件。向社会分权有三个基本目标。其一是真正促成政府从无限政府向有限政府的转型;其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