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阅读

丁力:《板桥杂记》:一个时代的哀歌

作者:  2017-10-15添加评论  阅读87次
文明与太监 人的欲望是肮脏的,这个观点是西方文化的一部分。在它传入之前的漫长历史中,中国官府没有实行过严厉的禁欲制度,至少没有企图控制百姓的性欲。没有个人欲望的人民被认为是良民,他们会更忠于主人。但人欲难以控制。皇宫使用很多太监,但太监仍有残余性欲,而且皇帝的权力经常被太监夺走,甚至皇帝的性命也可能丢在他们手里。太监毕竟还是一小撮。在最残暴的时期,皇权也没有成为全面控制百姓日常生活的机器。然而,禁欲的想法传入中国之后,矛头便指向百姓,而达官贵人仍然不受限制——这是禁欲制度能够维持下来的原因。 可是,文明受欲望的推动。如果不接受普通人的欲望,文...

项念东:陈寅恪与钱穆史学思想之分歧

作者:  2017-10-11添加评论  阅读60次
作者:项念东 在20世纪中国学术史上,陈寅恪(1890-1969)与钱穆(1895-1990)虽同以史家名世,且曾共事于北大、西南联大,亦可称不乏交往的朋友,但从钱穆多次对陈寅恪学术若隐若现的评论中依稀可见二者在学术思想、治学路数方面似存有较大分歧。对此,我在《钱穆论陈寅恪:一场并未公开的学术论争》(《博览群书》2008年第3 期)中已略作交代。那么,这种分歧究竟何在?钱穆1960年5月21日致时在美国求学的高足余英时的信中对陈寅恪的文章明确提出了两点批评:一是“冗沓而多枝节”且不“可诵”;二是“临深为高,故作摇曳”(余英时:《钱穆与中国文化》附录...

陈寅恪与钱钟书:一个隐含的诗学范式之争

作者:  2017-10-10添加评论  阅读66次
作者:胡晓明 本世纪的中国诗学研究,有两个人的名字无疑是影响深远的。一个是陈寅恪。他开创了一种以诗证史、以史解诗的学术方法,代表了古代的一个主流传统,即知人论世、比兴说诗的传统在现代新的复苏。另一个是钱钟书,他也开辟了一种以语言学、心理学、哲学和艺术学配合以说诗的学术方法,代表了古代的另一个传统,即修词、评点、谭艺的传统与西方新学的融合。钱钟书对于诗歌中作者、本事、时地的有意忽略,与陈寅恪对于诗歌中史实的特为关注,不仅形成了学术性格上鲜明的对照,而且客观上也形成了各自不同的学术问题领域;在各自的领域中也渐渐聚集着不同的学术研究成果与研究成员。借托马...

丁力:通灵者斯威登堡

作者:  2017-10-09添加评论  阅读46次

荣格曾经对魔法有着浓厚兴趣,他后来从心理学的角度解释神秘现象。在巴塞尔大学期间,荣格的家里发生无法解释的事情:七十余年的餐桌在潮湿的夏季爆裂,大约两个星期后,切面包的餐刀也爆裂。两次爆裂都发出巨大的声音。荣格无法解释这些现象

丁力:巴塞尔大学三教授

作者:  2017-10-09添加评论  阅读49次
作者:丁力 荣格在巴塞尔度过青少年时期,接受大学教育。他怀念巴塞尔城的智力传统。他在自传中说:“我至今仍记得同巴霍芬和雅各布·布克哈特在街上漫步的旧日时光。” 在荣格自传的两个汉译本中,一个译本在这一部分有些混乱,而另一译本在这里缺失了好几大段。荣格不太可能与这两位年纪算是祖辈的教授一起散步。他们去世时,荣格分别才十多岁、二十出头。不过,在同一座小城里,这种亲密交往也不能被完全排除。巴霍芬、布克哈特,以及尼采,都是斯宾格勒批评的巴塞尔大学三位教授。他们都在19世纪中后期取得成就(最年轻、最晚去世的尼采死于1900年),这时德国浪漫主义运动已经...

余英时:陈寅恪研究因缘记:《陈寅恪晚年诗文释证》增订本书成自述

作者:  2017-10-07添加评论  阅读39次
(编辑注:本文有删节) 作者:余英时 《陈寅恪晚年诗文释证》在我个人的生命史中具有非常独特的意义。现在第三次增订刊行,我想略述书成的经过,并对先后关心过它的朋友——包括相识与不相识的--表示我的感谢。 首先我要说明,我从来没有过研究陈寅恪的打算,这本书从萌芽到成长都是意外。而且除了1958年刊布的“陈寅恪先生论再生缘书后”第一篇文字外,其余都不是我主动撰写的,而是由各种客观因缘逼出来的。所以我想先交代一下我为什么会写“书后”这篇文字。 江湖寥落尔安归 我在书中已说过,1958年秋天我在哈佛大学偶然读到《论再生缘》的油印稿本,...

贾平凹:好的语言是什么?

作者:  2017-10-03添加评论  阅读50次

搭配是一种实用。好的语言都是实用的。世上任何东西都是实用的,为实用而存在。美就产生于实用中。熊掌的雄壮之美来自它捕食,马腿的健美来自它奔跑。语言美来自能表达情绪。

把妇女还给历史把历史还给妇女

作者:  2017-09-26添加评论  阅读97次
作者:罗小虎 少年时代,贺萧(GailB.Her-shatter)对中国的了解主要来自于美国作家赛珍珠的小说《大地》。1972年2月,美国尼克松总统应邀访问中国,此时,贺萧正在麻省一所私立大学读一年级,媒体上出现的中国报道吸引了她的关注,于是,她上了一门中国史的课,第二年,她开始学中文,因为“我既对中国感兴趣,又对社会主义有很多理想。”与那个时代的许多美国大学生一样,贺萧参加过反对越南战争运动,那一代美国大学生对中国,甚至对当时中国正在进行的激进政治运动都持肯定态度。贺萧也不例外。 1979年到1981年,贺萧到天津南开大学学习,这才真正开始...

杨照:发现和培养“中间读者”

作者:  2017-09-25添加评论  阅读100次
我们的社会正在日渐失去对严肃文化的“尊重”或者说“尊敬”,如果面对所有事情的接受标准,都是看它是不是流行、是不是吸引很多人,再决定我是不是喜欢,那这个社会会不会失去太多重要的东西? ——杨照 作者:燕舞(资深媒体人) 杨照高产。 最近5年,仅“理想国”策划引进和推出的其作品,就有《故事照亮未来:通往开放社会的100个观念》《我想遇见你的人生:给女儿爱的书写》《寻路青春》《以平等之名:托克维尔与〈论美国的民主〉》等多部,其他大陆出版机构则引进了其《故事效应:创意与创价》《马尔克斯与他的百年孤独:活着是为了说故事》《推理之门由此进:推...

王崇渝:网络官场小说,也应有道德的底线和约束

作者:  2017-09-25添加评论  阅读160次
网络小说被称为快餐文化,丰富了人们的业余生活。同时,也给我们提供了思维启迪新的空间。笔者有时在做作业疲惫之际,为了换一下脑筋,习惯性地阅读一些网络小说,放松自己。但实话实说,因主客观因素的影响,涉猎不多,见解十分有限。总的一个印象,中国的网络小说随手一点,大多都是说不尽的豪门恩怨,道不完的权力暗战以及蚁民们度日如年的辛酸。一句话,值得深度阅读的精品极少,而一般、乏味的却挺多。这一家之言,如有冒犯,还乞望海涵!众所周知,阅读书籍的目的不仅是要获取什么快感和乐趣。更重要的是能汲取到催人奋进的力量,化腐朽为神奇,这才是读书的真谛!我们常说开卷有益,关键的是要有...
1 2 3 4 5 8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