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梁文道:见过漩涡的人,未必知道漩涡的样子

  ·  2018-09-21

他们意识得到自己国家正在犯下的罪恶吗?他们知道自己正活在集权体制之中吗?他们反抗?服从?还是默默认同?

比尔·克林顿的私人书单

  ·  2018-07-21
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与詹姆斯·帕特森(James Patterson)合著了最新惊悚小说《失踪的总统》(The President Is Mis...

许纪霖:与老师们谈谈读书与读书人

  ·  2018-05-28
读书是一种很奢侈的习惯 上海教育:读书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您曾介绍过中国思想史研究学者张灏和一位已经去世的博士生张刚的读书故事。您是如何看读书人与读书的? 许纪霖:...

傅国涌:重返辛亥革命现场

  ·  2018-04-07

长期以来,我们所知道的辛亥革命几乎是革命党人单方面的叙事,教科书的普及,年复一年的纪念,大量的革命记忆,几乎都是单向度的革命视角,我们看见的只是历史的单一侧面,而在不知不觉、潜移默化中当做了全部

王笛:对我最有启发的几本书

  ·  2018-03-26

王笛:编辑请我谈谈对我影响最大的书,对我影响大的书不少,但是什么书最大,还真不好说。这里我就谈谈对我自己的研究和写作最有启发的书吧。

朱悦:变革的印迹

  ·  2018-03-19

名师讲解、专家咨询、在线答疑,统统打包成产品、盖上标记、摆上货架、标上价格、铺天盖地宣传。只花一二百块,甚至更少,就可以听平时压根没机会见面的大家侃侃而谈。运气好,还可以提几个问题,翘首以盼答复。没有互联网,这种模式压根就不会出现

启之:骂人中的学问

  ·  2018-03-18

搞暴力革命的多是穷人。穷人没受过什么教育,说粗话、带脏字、操娘骂街是家常便饭。

马家辉:关于再见李敖

  ·  2018-03-18

这个曾说过“尊前作剧莫相笑,我死诸君思我狂”的人,果真让我们从他离开的那一刻就开始想他了。

我那个笑傲时代的大哥,已骑白马而去

  ·  2018-03-18

十二年前,复旦大学逸夫楼内,跨海东来的李敖,完成了在大陆最后一场演讲。演讲结尾他说,数风流人物,还看锦涛。台下笑声四起。李敖得意挥手,很快又意兴阑珊。

纪念李敖先生|李敖谈李敖

  ·  2018-03-18

李敖:我不是个好父亲。我是好的祖父!我比我女儿大六十岁,比我儿子大五十八岁,比我太太大三十岁。我跟一窝小孩住在一起,所以我就不管什么事情。

李敖:老年人和棒子

  ·  2018-03-18

我们不要鸣鼓而攻我们的圣人的棒子,我们不稀罕里面已经腐朽外面涂层新漆的棒子。我们早已伸出了双手,透过沉闷的空气,眼巴巴地等待你们递给我们一根真正崭新的棒子

霍金:我的病历

  ·  2018-03-17

人们经常问我:运动神经细胞病对你有多大的影响?我的回答是,不很大。我尽量地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不去想我的病况或者为这种病阻碍我实现的事情懊丧,这样的事情不怎么多。

徐瑾:天下万物都有定时

  ·  2018-03-17

“安娜为什么会死?”在我的记忆中,这似乎是第一次严肃地考虑死亡,时间大概是中学,那时候我已经是重度阅读上瘾者,阅读的速度几乎和身体的成长相称。暑假时候常常图书馆没开门,我已经在排队。

文在寅:那一年,走过“三八线”

  ·  2018-03-16

本版文,选编自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著《命运:文在寅自传》中文版(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8年1月版),译者为天津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韩语系讲师,北京大学韩语系博士。

刘瑜:谁有特权上大学

  ·  2018-03-14

美国最高法院对“平权行动”的暧昧是一种无奈,也是一种智慧。它一方面赞同将历史、经济等因素融入政策的考虑当中,否定了纯粹的“程序正义”;另一方面,对如何具体地补偿历史、经济问题,又支支吾吾。

1 2 3 4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