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读书

杨照:文字与思想的雅致试验场

作者:  2017-11-23添加评论  阅读14次
「我知道木栅是安静而又幽美的,但愿你的日子没有一丝丝而阴影,细致而宁贴的安排在那一片田园的风景里。 「『无梦楼诗辑』是那么经不起一读再读,当我好好地看过它们几遍之后,我乃悲哀的认识了贫乏的自己。正相反的,林泠的诗却如此的美好。我羞惭于做了她的诗的邻居。我写给她这张卡片请你在前面填上信址转给她罢。我说真应该向她献花,这是一点也不算过的,实在她真当得起。」 这是一封杨唤写给李莎的信,时间是一九五三年七月二十九日,不过信和卡片并没有寄出。一九五四年三月七日,二十五岁的杨唤在台北中华路的铁道上被火车压死,才在遗物中找出这封信来。 简短的几行字,...

李黎:永恒的契诃夫

作者:  2012-08-04添加评论  阅读939次
到今年7月15日为止,契诃夫已经整整离世108年。这么多年,契诃夫的名字如同铭刻在俄罗斯文学的金柱上,上世纪出生的几代中国人对俄罗斯文学是有着异常强烈的情结。除了爱情和青春的记忆,还有那个时代政治环境的烙印。然而如同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中国常常被片面理解一样,契诃夫也一样被崇拜和被多数泛泛而读的人盲视着。历史和政治的局限所造成的理解偏差,使阅读契诃夫形成了一个落差现象:我们一面仰视他的盛名,一面长期以来按我们所习惯的阐释来认识他的作品。 如果几代人都曾经在课本中学到的有关契诃夫的评论总是“辛辣嘲讽”或“无情揭露&rdqu...

郭娟:乱世情

作者:  2012-07-281条评论  阅读1,244次
一 倾城之恋,霸王别姬,乱世佳人——寻常情爱衬着乱世的苍茫底色,总是格外动人。比如两萧的车站,车窗后,萧红惨白的脸,汪着泪水的大眼睛,望着站台上来回走动的萧军:英武依然,却落拓孤单。真的从此别过? 曾经闹过,别过。萧红一个人逃东京,逃北京,最后还是回来——只是让彼此明白,那从困苦中一起生活过来的生命的历史,一旦要割舍,总得几经反复,撕扯得血肉模糊、痛彻肺腑。而这一次抗日烽火将乱世离别映照得分外惊心,生离或许就是死别。 骊歌响起。那是丁玲的西战团的年轻团员们为萧军唱的。这个鲁迅的弟子,著名作家,在国难当...

鬼今:神经衰弱,有木有?

作者:  2012-07-07添加评论  阅读1,183次
文/鬼今 十几年前曾看过一本洋人明恩溥写的书《中国人的特性》(京东商城在线购买),印象不好,觉得这厮把中国人身上的缺点骂了个遍。没法容忍的是,说国人没精确习惯和时间观念,相互猜疑缺少信用也就罢了,这鬼佬居然敢嘲笑国人强悍高超的忍疼本领。据他的观察,中国人的神经系统和洋人长得不一样,所以不正常是应该的。中国人耐性突出,可以经常面无表情毫无怨言地等待任何灾难的降临,从容平静地忍受灾荒、饥饿和杀戮,甚至手术可以不用麻醉药,强忍剧痛一撑到底。这和盎格鲁萨克逊人敏感纤细的优雅性格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是高低两个人种。也怪不得他会鄙夷地随手给国人脸上拍个&l...

纪硕鸣:资本狂欢后的中国大拐点

作者:  2012-07-06添加评论  阅读1,153次
经济衰退的幽灵徘徊在中国上空,乌云压阵,少有的经济长盛期看到了周期的尽头,多少令人忧虑。中国著名独立评论人袁剑新着《大拐点》对世界格局、中国走向抽丝剥茧后提出的警训:「中国可能已极其接近一个大型的经济拐点。这个拐点是由全球市场体系的裂变与中国内部的结构裂变共同触发的。」《大拐点》从经济社会乃至政治的互动、从国际经济裂变进而让走向世界的中国难以置身度外、从一九八九年开始的北京巨变到二零零零年的中国入世,中国经济不断冲高的同时,也开始了转身拐点的轨迹。 《大拐点》由中信出版社出版,阐述中国奇迹的历史缘由,剖析创造中国奇迹的那些历史条件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揭...

连清川:如何摆脱地理决定论?

作者:  2012-07-03添加评论  阅读1,051次
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里,万里之遥,瞬息即至。我们都已经很难想象到人类曾经有过那么一个时期,各自困囿在一片狭窄的地域里,老死不相往来。 但那个时候,每个民族只认识自己头顶上的一片天,至于外界如何,无人关心,也无需关心。 然而,想起一件事情来,未免令中国人有些郁闷气结:为什么在历史上,只有欧洲人走出了他们的故乡,发现了新大陆,征服了世界? 为什么不是中国?在地理大发现的15-16世纪,无论从技术、航海、军事、国家实力而言,中国都远比那些蛮荒夷狄小邦发达,为什么不是中国人发现和征服? 考察这段历史的研究岂止用汗牛充栋来形容,几乎每一个可能性...

刘梦溪:慈禧的第二次杀机和陈三立的“倒后复帝”活动

作者:  2012-06-25添加评论  阅读969次
陈三立始料所不及的是,他致梁鼎芬密札写后仅过去十二天,陈宝箴就被慈禧赐死了。当时关于义宁父子不利于慈禧临朝的讯息太多了,其中一点点到得“蛇龙”耳边,陈宝箴都难免一死。其实还有自立军起事计划中,唐才常力主由翁同龢和陈宝箴坐镇。只此一条,陈宝箴也逃不过慈禧的第二次杀机。 刘梦溪/文 慈禧的第二次杀机 如果说慈禧在戊戌八月大动了一次杀机,那么事过一年多之后的庚子之年,这个狡诈的老太婆事实上又动了第二次杀机。而且第二次比第一次更阴险,牵连面更广。第一次是愤怒,第二次是疯狂。 慈禧的疯狂缘于废掉光绪帝的图谋未能得逞。戊戌八月政变那一...

肉唐僧:人手一面风月宝鉴

作者:  2012-06-25添加评论  阅读1,084次
加拿大皇后大学社会学系的研究员文森特·莫斯可,1996年写了一本《传播政治经济学》,“把政治经济学作为一个起点或切入点,建立起通往传播文化分析的桥梁”。2004年又反过来写了一本《数字化崇拜》(黄典林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1月第一版)——聚焦于迷思及其在互联网时代的应用,并为其寻找政治经济学角度的解释。换言之,主题为文化传播所涉及的权力关系,还有传媒资源的生产、分配与交换。 关于什么是迷思(myth),说法很多。我觉得吉布森的《神经漫游者》中的一句话是最传神的:“把自己脱...

狄更斯与透纳:维多利亚时代的英雄

作者:  2012-06-23添加评论  阅读926次
王隽/文 在狄更斯诞辰200周年的2012年,人们开始谈论他留给世人的“遗产”,包括了“下着雪的圣诞节”和小说里意味深长的名字;举办了28届快要“奔三”的以英国画家威廉·透纳命名的当代艺术界重量级奖项“透纳奖”,日前公布了今年的提名名单,多年来他们都在表彰最先锋的艺术家。 狄更斯与透纳,曾共同生活在维多利亚时代,以常人难及的天赋与打破常规的创造力,在小说与绘画两个领域成为巨匠。虽然他们的年龄上相差了近40岁,但他们一步步地探索新的创作手法,埋...

冯唐:大线

作者:  2012-06-18添加评论  阅读1,084次
“金线”: 你说说,什么是文学的金线? 我在GQ这个公开信专栏的四月期,写了一篇《大是》,说韩寒的小说没入门,杂文小聪明,说文学的确有一条金线,一部作品达到了就是达到了,没达到就是没达到,对于门外人,若隐若现,对于明眼人,洞若观火。这篇文章招来很多骂声,帮助我重温了汉语里很多四个字的贬义成语(文人相轻、落井下石、沽名钓誉、口蜜腹剑等等。唯一一个我倾向于接受的是客观上‘助纣为虐’,尽管我不认为有那么严重,方舟子和纣王似乎差了一些等级吧?),也让我多了一个外号:“冯金线”,有人甚至认...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