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知识分子

许倬云:历史上及未来世界的知识分子

作者:  2017-11-11添加评论  阅读54次
包(宗和)副校长、叶(德兰)教授、台大历史系的同仁及各位同学,包副校长介绍我时,我不免感慨。回头一想,我从台大历史系毕业五十三年,从硕士到现在也有五十年。1970年代,我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离开台湾到美国,因为当时有一股力量要把我们换掉,想想迄今已有三十多年了。如今,我每走过台大校园,常常感觉到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以我今天七十七岁这个岁数,确实是要重新回想一下这辈子所做的事。 我一辈子做的事,就是读书与教书,想在知识这个非常宽大的海洋里,开拓自己的境界,整理已知的知识。数十年来,我始终在知识这个领域里挣扎,假如说“知识分子”是个志业的话,我可说终身...

周国平:我从来不是斗士也不是公知

作者:  2015-08-07添加评论  阅读2,382次
中国大陆当代作家中,周国平是独树一帜的。他不仅凭借一手清新明快的“哲学散文”独步天下,也总与现实世界刻意保持着距离,这个距离进可观世相万物,退可独在小楼成一统。 他留给外界的印象,总是温婉而独立,似乎从不属于任何学者或作家圈子,也不是站在舆论潮头疾言厉色的呐喊者;他既不是频繁出入各种高端会议的学术明星,更不是呼朋引伴的社会活动家。你很少能在公共场合见到他的身影,但他的文章总会时常跳跃到你面前。 这种自动的跳跃,不会让人有压迫感或不适。他的文章不说教,不训诫,不矫揉,不暴戾,总是娓娓道来,自然地流淌,润物无声。细腻柔美的文字底下,暗藏着搅动灵魂...

耿付生:与权力作对是知识分子的天职

作者:  2015-08-06添加评论  阅读1,053次
诺姆•乔姆斯基是美国重量级的学者、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他曾在北京大学接受名誉博士学位并发表了题为《世界秩序勾勒:持续与变化》的演讲。作为著名的语言学家、哲学家和政论家,乔姆斯基在短暂的中国之行期间,用沙哑低沉的声音表达了对中国当下事务的认识,并延续了批判美国政府的老调。他带来一股旋风,除了知识界的欢呼外,《人民日报》也就此发表报道,称他受欢迎的程度“超过国家元首”。 乔姆斯基以“异见”姿态闻名世界,他对美国政府的批评立场一生不变,曾把美国政府比作“饿狼”或“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组织”。他甚至抨击美国人最珍视的民主,认为它是虚伪的。 这些批评,并未给...

资中筠:知识分子对道统的承载与失落

作者:  2015-01-14添加评论  阅读606次
——建设新文化任重而道远 本文试图将中国知识分子——略相当于古之“士”——的精神演变,从一个角度理出一条脉络,探求出路。文章重点在思想文化,不可能涵盖一切,当然也不可能孤立于大的历史发展背景。 中国“士”的黄金时期在春秋战国,真正的“百家争鸣”发源于此时。至今国人引以为自豪的“几千年的辉煌”,从思想层面说,实际上就是那个时期所创造以及后来的流风余韵。自从秦始皇建立大一统专制制度,到汉武帝废黜百家独尊一家之后,思想开始受到禁锢,难以出现在平等基础上的、充分自由的“百家争鸣”,但文化学术也还有一定的发展空间。中国农耕文明达到的高度和精致程度为世界之最...

丁咚:为公共知识分子正名

作者:  2012-07-12添加评论  阅读1,013次
公共知识分子名声最近有点臭。互联网上对公共知识分子的批评之声不绝于缕。“臭公知”就像当年的“臭老九”一样充斥于人们的眼帘。公共知识分子变臭了,主要因两件事生发的。第一件,是从去年底开始的韩寒之争,特别是方舟子与韩寒对骂之后,将其推上了高潮,无数人卷入其中,不仅导致了民意的分裂,而且让人对 “公知”有了新的认识,觉得以往心中的某种“偶像”倾塌了。自此之后“公知”就不是那么好听的名词了。这是当初策划评选公共知识分子的那些人始料未及的。第二...

周濂:当公共知识分子变成“公知”

作者:  2012-07-09添加评论  阅读1,179次
一 晚年的爱因斯坦,和罗素一样“不务正业”。他品评时政指点江山四面出击,他写牛顿写开普勒写居里夫人写圣雄甘地,他探讨黑人问题犹太人问题,他反对核武器主张世界政府。当然,他也绝不会放过公共知识分子最爱谈论的那个话题——批判资本主义。 在1949年发表的《为什么是社会主义?》一文中,爱因斯坦抨击资本主义过度的竞争意识及其对掠夺性成功的顶礼膜拜,认为若想消除资本主义对个人的摧残,就必须以社会主义经济取而代之。 这篇短文引来了各种非议,根据理查德·A·波斯纳在《公共知识分子&mda...

郎遥远:“公共知识分子”只是时代胭脂

作者:  2012-07-09添加评论  阅读984次
大约七八年来,“公共知识分子”成了中国知识界的一顶高帽。似乎戴上这个帽子,就凸显了自己在知识、道德和社会影响力上的优越感,俨然是知识界的太平绅士,或是公侯伯子男。关于“影响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50人”的评选,一年一度盛典,在鲜花和红酒中,在赞扬和自我赞扬声中,不亦悦乎。 公共知识分子的评选,把中国各路知识分子统统汇聚,按照企业ISO9000质量认证一样,以“知识、行动、理想”三个标尺去衡量,然后加冕。在当代中国,似乎不经过这些评选认证,不经过本土山头或洋教主的加冕,就做不成像样的知识...

李北方:公知与伪士

作者:  2012-06-19添加评论  阅读869次
鲁迅期望他的文章“速朽”,而且要“火速到来”。他的意思是,希望他所批判的黑暗面和他的文章一起被埋葬。但是,鲁迅的期待仍未实现,我们仍然可以从他的思想里源源不断地重新发 现批判的思想资源。 被鲁迅批判得最多的是两个群体,一个是普通人,即一般所说的“国民性批判”,另一个是知识分子,即鲁迅定义的“知识阶级”。在鲁迅看来,知识分子的责任至少包括两个方面,首先是 同情平民,其次是批评权势,永远不安于现状。 在当下,那些活跃在公共空间中、有能力影响主流舆论的知识分...

端宏斌:公知也疯狂之草根的觉醒

作者:  2012-06-10添加评论  阅读1,137次
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公知(公共知识分子)数量是这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最佳指标,这就好比公厕数量越多城市越干净整洁一样。早在2004年起,著名的南方系媒体就投入巨资全力打造“公知”这一品牌概念。试图通过包装一部分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来引导舆论,影响某些重大事件的政策走向。 按照南方系媒体对公知的要求和定义,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公知,你必须要具备三项基本素质。1,柿油、民煮、银权,这三个概念要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的天天讲月月唱。2,勇于骂中国、骂政府、捧西方、夸美国,要做到逢中必反,逢美必赞。3,面对质疑和批评决不能服软,就算自己错了也决不能道歉...

孙骁骥:“公知”为什么不靠谱?

作者:  2012-05-30添加评论  阅读1,079次
有人问我:你也是“公知”吧。我回:你才公知,你们全家公知。这位仁兄,难道你不晓得“公知”已经变成一骂人的词汇了吗?感谢伟大的现代汉语,又为我们糟蹋了一个外来词。 “公知”的全称是“公共知识分子”。我们生活中冠以“公共”二字的东西很多,像是公共汽车、公共厕所等等。大家都可以坐的车是谓公共汽车,大家都能上的厕所是谓公共厕所,这是和外人不能使用的私家车、私家厕相对而言。那么,所谓公共知识分子也就是指面向“大家”的知识...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