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文化思考

刘刚:通往文化中国

作者:  2017-11-06添加评论  阅读53次
勿忘国之本 在文明优越感的驱使下,人的思想容易简化,喜欢说些高度概括的话。 站在西方文明的立场上看东方,哪怕你是个西方文明的批判者,就像马克思和他的信徒魏特夫,也难免会放下普世价值和普遍规律而另眼相看,看出个“亚细亚生产方式”和“东方专制主义”来。这样的看法,不管对与不对,都使人对人类普世价值和社会普遍规律产生怀疑而违初衷。例如“东方专制主义”,就试图将“东方”一言以蔽之。若“东方”可出此言,那么相对“西方”该如何说?说到底,那就是“民主主义”。“东方与西方”的说法,本来是相对的,而其结论却具有绝对性,将文化差异转化为意识形态对立,又将意识形...

徐贲:数码时代的大学知识

作者:  2017-11-05添加评论  阅读42次
数码与互联网时代的文化生态已经并继续在发生变化,大学知识处在这一新文化生态中备受冲击的部分。大学的知识权威正处于颓势之中。当然,大学知识权威的动摇并不能全都是因为数码文化崛起的缘故。大学自身的价值观、社会和政治环境、大学与统治权力的关系都对大学的知识及其权威有直接影响。数码文化的影响之所以特别值得我们关注,乃是因为它能让我们从知识的认知特征上重新认识大学及其印刷文化基础,而数码文化的特征正需要在与印刷文化的比较中才能比较清楚地显现出来。 一、书籍印刷和大学的知识体制 同任何知识一样,大学的知识存在于特定的知识媒介之中,加拿大哲学家和教育家麦克...

李零:从燕京学堂想起的

作者:  2017-10-08添加评论  阅读135次
“改革”曾经是个好词。好词是不能反对的,也没人反对。当“改革”还是个嫩芽时,我们曾天真地以为,贪腐的存在是因为“改革”不彻底,但当如此之多的蛀虫不断以“改革”的名义侵蚀国家,甚至把“改革”当贪腐的别名时,这个词已不再神圣。 现在,盖房修路,领导最上心,口号是“大拆促大建,大建促大变”。有一回,中文系通知我,要我参加学校的规划会。我说,好,那我就去听听吧。我听到什么了?有人说,某些楼年头太久,早就应该拆;有人说,某些楼楼龄太短,想拆不能拆;有人说,没关系,我可以从国外买一种涂料,把这些难看的楼重新捯饬一下。至于盖什么,这馆那院,各家有各家的建议,就算...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作者:  2017-10-07添加评论  阅读64次
“生涯获谤余无事,老去耽吟傥见怜。胸有万言艰一字,摩挲泪眼送青天。” ——陈三立于日军占领北平后绝食五日辞世 作者:陈奎德 一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叶,由于一本传记《陈寅恪的最后20年》在中国大陆一纸风行,中国社会对於已去世多年的著名史家陈寅恪的学术和人品产生了极大兴趣。过去,陈寅恪虽然是一位蜚声中外学界的大学者,但其声名从未越出过学院的门墙之外。然而随着该书以及其他有关陈寅恪的文集和相关文献出版,他的声名越出学院围墙,广为传播。虽然北京当局的报刊所刊此类文章并不算多,但在知识界内部,学人交相传阅,极口称颂,出现了一种“举国争说陈寅恪”...

刘刚:个体人格的复兴

作者:  2017-10-07添加评论  阅读71次
文艺复兴的运势 谈中国的文艺复兴,为什么要从东南一隅的海宁谈起?新文化运动起于北京,西学东渐成于上海,何以不从京、沪谈起? 在我看来,京、沪是文化的集散地,而非原产地,那些原创性的思想和新的文化样式,多半是天南地北的个体,从各地带到京、沪去赶集的,陈独秀和胡适等人,在北京一吆喝,就发起了新文化运动。北京的好处是,作为京师之地,可以借得大一统的余力,登高一呼,天下响应。 但发起人陈、胡,一个是安庆人,一个是徽州人,两地合起来可称“安徽”人,以长江为纽带,一个在江北,一个在江南,都在长江下游,不是京师播的种,却在京师之地结果。你还真别说,思...

秦晖:我们当年为什么“积极”?

作者:  2017-09-22添加评论  阅读147次
那个时代的一种现象今天的年轻人也许难以理解:不少人受迫害后的反应不是产生叛逆情绪,甚至也不是消极无奈,而是相反,越是受迫害越要表现自己对“革命”的忠诚。你说我是反革命?我就要干给你看看,到底谁才是最革命的!云南的一些受迫害的知青越境参加缅甸共产党军队为“世界革命”流血牺牲就是典型的例子。 我们那里不靠缅甸,无法走这条路,但是越受迫害表现越积极的现象同样存在。我的朋友陈念昆后来到上山下乡运动末期成了全广西第一号知青模范,他当初就是从俘虏营被发配到穷乡僻壤,受尽歧视,但硬是咬牙打拼,在那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山村干出了一番成就。 那时不少有背景的“镀金...

陈行之:历史运动中的个人驱力

作者:  2016-01-21添加评论  阅读3,345次
——陈行之思想小品辑录(19) 181.每个人都是自己的生成物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生成物,不管社会对人类个体施加怎样的影响,决定人的精神形态和伦理特征的,最终还是那个被称之为“自我”的东西。所谓“生命底色”,抽取掉文学成分,实际上就是这个“自我”。 弗洛伊德将“我”分为三个层次:本我、自我与超我。他认为自我在生命最初的六至八个月就开始形成,到两至三岁(我认为这个时间应当是在八到十岁之间)便已经构建得很好了。儿童成长为成年人之所以会显现出不同的生命质态,其原因不在于“我”发生了什么变化,而是社会对“我”的表达进行了修饰,真实的“我”被掩藏起来了...

陈行之:南橘北枳——中国典故小品新解之四

作者:  2016-01-21添加评论  阅读3,799次
《晏子春秋》是记载春秋时期(公元前770年-公元前476年)齐国政治家晏婴言行的中国古代历史典籍。据说晏婴(?—前500年)是齐国继管仲之后最杰出的政治家,他爹叫晏弱,身份也好生了得,是齐国大夫。晏弱这个同志在齐灵公26年(前556年)病亡,作为“红二代”的晏婴顺理成章地接替父位,也成了齐国大夫,开始参与掌管和维护“父辈的抗战”打下来的“父辈的江山”,作为齐灵公、齐庄公、齐景公的幕僚先后从政五十余年,当了很长时间的国家总理,可谓鞠躬尽瘁,为国家和人民操碎了心。史书记载,在著名的“齐国梦”感召下,齐国一度出现了自齐桓公之后难得的中兴景象,“革命歌声嘹亮”,...

汉字简化思想:百年历程及其反省

作者:  2015-11-07添加评论  阅读2,802次
作者:高玉 来源:《南国学术》二〇一五年第四期 【摘要】从清末一直到1980年代,中国人对于汉字汉语的认识有很多误区。在清末的观念是,中国科学落后、教育落后、文化落后、国民素质差,都是汉字繁难造成的,是汉字不能表音从而汉语文言不一致造成的;认为西文学起来容易,几乎不花什么时间就可以掌握,运用起来也非常方便。到1950年代,继续探索汉语拉丁化,推广汉语拼音新文字,认为中国语言应该走世界大同之路。1980年代计算机兴起后,汉字在输入中遇到难题,汉字再次被怀疑。简化字就是在这些语言观、汉字汉语观的背景下产生的。尽管简化字不是清末才出现的,1950年...

耿付生:“蛮性”与非暴力:距离很远很远

作者:  2015-08-29添加评论  阅读2,629次
一 周作人先生在一篇题为《狗抓地毯》的文章中谈到了“蛮性的遗留”:一些狗每天咕哩咕哩地抓砖地,有些狗临睡还要打许多圈,这是什么缘故?据美国人摩耳说,因为狗是狼变成的,在做狼的时候,不但没地毯,连砖地都没得睡,终日奔走觅食,倦了随地卧倒,但是山林都是杂草,非先把它搔爬践踏过不能睡上去。到了现在,有现成的地方可以高卧,用不着再操心了,但是老脾气还要发露出来,做那无聊的动作。 这种“蛮性的遗留”是我们都可以看得到的,摩耳先生的解释也是有道理的,但周先生并非要进行生物学方面的研究,他又写到:“在人间也有许多野蛮(或者还是禽兽)时代的习性留存着。本是已...
1 2 3 4 5 16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