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历史评论

维舟:中国式的文明开化

作者:  2017-11-06添加评论  阅读55次
1934年,蒋介石在南昌发起一场旨在改造中国人日常行为的新生活运动,想由此树立“规矩”和“清洁”,改变人们的餐桌礼仪、穿衣不整、乱丢垃圾、随地吐痰之类的“不文明”行为。这些新规林林总总,包含了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甚至还有诸如“对朋友要讲义气,做买卖必须公平,无谓应酬要减少,婚丧喜庆要节俭”这样的要求。这并不是临时起意的一阵风,相反,它是当时国民党政权罕见地具有连续性的一项政策,在八年抗战及之后的内战期间都未停止贯彻,甚至败退到台湾之后仍执行了二三十年之久,那时一个男青年还可能因为留长头发而被抓到警局去。 日本学者深町英夫在探讨这段历史时,提出的一个根...

钱穆:中国今日所需要之新史学与新史学家

作者:  2017-11-05添加评论  阅读32次
历史乃人事之记载,故史学亦为一种人事之研究。惟历史所载人事,虽若限于过去,而按实殊不然。人事必有持续性,有持续数年之久者,亦有持续数十年数百年乃至数千年以上者。既有持续,即有变动。当其尚在持续、变动之中,即不得遽目之谓过去。且人事惟其有持续,故方其端绪初生,即有必然之将来随以俱至,严格言之,亦不得尽目今日以下者为未来。请举实事言之。当前之对日抗战,其事持续已逾五年,然不得谓今日以前五年内事俱属过去也。当知此等事皆尚现在,皆在持续与变动中,绝未过去。今日中日战争尚未到最后决定之阶段,吾侪即绝不当认为首都已沦陷,平津沪杭武汉广州已丧失,五年来战事已失败,此等...

李零:革命笔记——从中国地理看中国革命

作者:  2017-10-11添加评论  阅读90次
中国史学,非常看重地理,过去叫史地之学。王应麟《通鉴地理通释》、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魏源《海国图志》,都可反映这个传统。地理在中国是经世之学。 毛泽东是当代革命家,也是著名军事家。兵家都很重视地理。他曾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讲地理,唐晓峰做过介绍。 唐晓峰发明两个词,一个是“救国地理学”,一个是“革命地理学”。(唐晓峰《人文地理随笔》,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5年) 我这篇笔记就是讲这两个学。 中国地理太极图 《淮南子 ·天文》:“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斜,地维绝。天倾...

王崇渝:忧伤、惨痛的记忆(《不能忘记》)

作者:  2017-10-08添加评论  阅读114次
整天瞎忙!那天不是无意中晃眼一篇网友的帖子,还差点忘记了今年是个值得纪念的特殊日子。说到特殊,可能有点年岁的中国人都记得六十年前的今天,神州大地开展了一场自新政开创以来围歼不同政见的反右运动。这场被人们戏称为“引蛇出洞”的阳谋运动,总计有55万知识分子被打成了右派,沦为阶下囚,也有说数目远不止这些,其中还分什么中右、极右。真不知这场“以言获罪”的冤狱,有多少满腔赤诚的知识分子和莘莘学子里的青年才俊因政治上的轻信、盲目,就饱受凌辱,横遭不白之冤,人生毁灭。想当年、不知有多少家庭支离破碎,肝肠寸断的妻离子散,上演着人世间一幕幕的悲苦剧,最能道出内中苦情的有杨...

梁文道:杀无赦(下)

作者:  2017-10-04添加评论  阅读164次
政治敌人不能算人,所以一切能够用在常人身上的伦理习俗,都不必和政敌相关。你不必和他讲信用,不必对他讲礼貌,不必和他说道理,同情心不适用在他的身上;甚至他死了也不值得任何最表面的哀悼,大家反而应该庆幸。在何君尧议员那句“杀无赦”掀起争议之际,周融先生站出来替他辩护了,他说:“如果有人认为戴耀廷是社会曱甴,那么来一句杀牠死,是不是又要来一次联署声明呢”?“社会曱甴”这四字真是可圈可点,从前苏联、纳粹德国、赤柬,一直到文革时期的中国,这类把政敌比喻为害虫的说法,在极权意识型态的操作底下,向来不缺。当这类想法广泛流通,并且得到政权背书之后,公然剥夺政敌或异见者的...

梁文道:杀无赦(上)

作者:  2017-09-26添加评论  阅读178次
五十年前,一九六七年八月初,也就是文化大革命开始之后的第二年,广州有这么一个因为发育问题,身体形貌不类常人的青年,在街上手舞足蹈地走来走去。由于他看起来就不像是个「好人」,所以被人捆绑到街坊的居委会去了。经过办事人员查问,得知这人有个姐姐,只是姐姐却不愿和这个弟弟拉上任何关系(大概是在害怕些什么)。所以他们只好把这个古怪的青年留在居委会。第二天下午,他被人吊死在附近一棵大榕树上。 也就是那几天,一个从南下打工的北方农民,被锁在另一间居委会的闸门里头,他衣衫破烂地跪在地上,不停叩头,哀求大家放他一条生路。他强调自己绝对不是坏人,只是在被人追打的过程当...

刘刚 李冬君:文明的迁徙:通往历史之路

作者:  2017-03-11添加评论  阅读678次
作者:刘刚 李冬君 来源:经济观察报 迄今为止,人类仍在“全新世”,如果人类的称谓需要有一个统称,那么它的名字就应该是“全新人”。然而,在历史的进程中,人类不知何时,把这个名字给丢了,换上了民族和国家的身份,在文明的冲突和国家的战争中,不断地更名改姓,作为历史的见证。但是,我们毕竟还是“全新人”,命中注定了要在全球化中生存,最终还要以人类性来取代民族性,以世界公民来取代国家身份。在新的大暖期到来之前,我们应该觉醒:我们都是“全新人”! 全新的文明——大暖期 人类历史,从有文字记载开始,文字出现以前,叫“史前”。“文明”二字,必基于...

吴稼祥:“高压稳态”政治容易滋长七种毒瘤

作者:  2016-10-08添加评论  阅读1,868次
先说两个小故事。 吕太后有个妹妹,叫吕须。吕须有个女儿,不知道叫什么,但她嫁了个人,有名有姓,叫刘泽。刘泽辈分甚高,是汉高祖刘邦祖父辈的人。诸吕用事时,因为己刘妻吕,两头沾光,封琅琊王。又因为诛诸吕拥文帝有功,被徙封为燕王。第二年,刘泽死了,他的儿子刘嘉嗣位。9年后,刘嘉又死了,其子刘定国嗣位。在刘定国看来,他可继承的东西很多,不只是父亲的王座,还有父亲的床笫。他占了后妈,与其生有一男。不过瘾,又占弟媳为妾,还左抱右拥自己的三个女儿。 有人举报,武帝震怒,让新宠主父偃前去查处。主父偃以前“北漂”时到过燕国,但不受待见,这次终于有了报复的机会,...

徐贲:为什么德国与日本在战后悔罪上差异这么大?

作者:  2015-09-12添加评论  阅读2,935次
美国学者露丝·本尼迪克特曾提出一种人类学上的解释,认为德国与日本战后的表现不同,原因在于日本人有亚洲人的“耻文化”,而德国人则属于基督教的“罪文化”。布鲁玛对此提出了质疑,他认为“德国人和日本人在民族性格中存在某种劣根性”的文化差异本质论观点是错误的。在布鲁玛看来,问题的关键是政治因素,而不是文化因素。 伊恩·布鲁玛(IanBuruma)的《罪孽的报应:德国和日本的战争记忆》是一部政治性的游历思考记录,就像梁启超的《欧游心影录》和《新大陆游记》或奈保尔的一些游历作品,可以称之为“政治游记”。梁启超第一次到他不熟悉的欧美进行考察,是带着中国问题去寻找...

傅国涌:真正值得追念的还是人的价值

作者:  2015-09-12添加评论  阅读5,455次
七十年前,1945年9月2日,日本在东京湾向同盟国家正式递交投降书,在美国超级战舰密苏里号上亲睹这激动人心一幕的《大公报》特派员朱启平写下了传世通讯《落日》,他在为中华民族洗净自甲午(1894年)以来的奇耻大辱而无比欣喜同时,想到了八年抗战期间,“百万将士流血成仁,千万民众流血牺牲,胜利虽最后到来,代价却十分重大。” 经历过甲午战争以来一系列变革、战争和动荡的张元济先生有一句诗,“铁骑踏碎芦沟月”。由1937年7月7日突发事件所引发的这场战争却不是偶然的,它连接着甲午以来甚至更早自1870年以来中日之间一系列纠葛、矛盾与冲突,王芸生于“九一...
1 2 3 4 5 19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