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制度改革

对中国《慈善法》草案的几点意见

作者:  2015-11-08添加评论  阅读2,079次
北京感恩公益基金会发起人 才让多吉 为FT中文网撰稿 近日中国发布了由全国人大牵头、民政部及各相关政府部门配合、向专家和慈善组织调研征求意见、最后成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草案)》(以下简称“草案”)。和中国的许多法律一样,行政部门主导的立法程序,不可避免地会让该法倾向于从“管理”和维护“行业利益”出发,缺乏对捐款人利益的保护。 不宜禁止个人公开募捐 “草案”第31条规定:“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者个人,不得采取公开募捐方式开展公开募捐”。在大部分人看来,禁止个人公开募捐,就像禁止乞丐上街一样,直接剥夺了社会最弱势群体自主求助的...

郑永年:躁动不安的中国社会如何安静下来?

作者:  2015-05-181条评论  阅读1,115次
处于转型期的问题可以理解,但如果越来越多的社会问题积累起来,得不到解决,那么最终就会造成社会失序的局面。保卫社会、重建我国社会秩序是唯一的选择。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取得了巨大的经济建设成就,但社会代价也是极其沉重的。今天,我国社会转型的方向面临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从国际经验看,无论是早期的欧洲和北美,还是后来的日本和亚洲“四小龙”,任何一个处于转型期的社会都会出现重大的社会问题。处于转型期的我国社会发生问题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越来越多的社会问题积累起来,得不到解决,那么最终就会造成社会失序的局面。对今天的我国社会,海内外人们已经有很多的猜测,例如...

郎遥远:国家思想雅量决定改革能量

作者:  2015-05-18添加评论  阅读907次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一个伟大的启蒙时代。中国意识形态部门的雅量,令人敬佩。 1980年9月10日,中宣部理论局以《三个读者对理论宣传工作的批评》为题发表,签发三篇批评党的文章,在党报公开发表讨论。前面有一段话是理论局意见:“这里印发三封读者来信。这三封来信对理论宣传工作提出非常尖锐的批评,并且提了些尖锐的问题要求回答。这三封信向我们提出了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即如何使我们的理论宣传更具有针对性,更有说服力。不管他们的观点正确与否,这种思想动态和他们所提的问题,都是我们应当了解、应当认真研究和认真对待的。” 选第一封信《请你们回答》,以餐读者。这是...

加藤嘉一:司法改革比什么都重要

作者:  2015-04-07添加评论  阅读736次
中国的改革应该包含着许多方面与分野。不过,我最关注的,也始终认为最重要的是司法改革。因为,对于一个国家的正常运营和健康发展来说,无论对公权力的制衡还是对民间社会的约束来说,司法才是政府和民间一律依靠的核心武器。否则,长远地看,政治稳定、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文化繁荣、百姓幸福等,都无法实现。 因此,对于当今中国改革事业来说,在我看来,司法改革比什么都重要。它比金融改革、户籍改革、国企改革、行政改革等等改革都重要……司法的独立应该走在最前面,否则,稍微极端、高度主观地来说,这些丰富的改革阵营和内容也空谈。 它甚至比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

王思想:放开生育的理由成立吗?

作者:  2015-04-07添加评论  阅读548次
中国的政治生态非常僵化。那些所谓主流学者,在那些衰败中的所谓主流媒体上的言论,一般是两种姿态:一是说一些四平八稳、没有风险的话语,美其名曰一分为二,另一种就是逮着某个领导人的一两句话拼命进行解读。 每年3月,中国两会的时候,就是拼命解读领导人讲话的季节。 2015年3月5日,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有关人口与计划生育方面说了一句:“推进计划生育服务管理改革”,于是有几位学者兴奋地解读为“中国要放开生育政策”。与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所说的“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不动摇,落实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相比,确实语言上发生了变化。但这真...

茅于轼:中国改革的制度观

作者:  2015-03-22添加评论  阅读884次
——中国经济报告,2007年 大家都可以看到,我们从1978年改革以来,我们国家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和进步。我想,这个进步就是制度变革的作用。我们一步一步在用好的制度代替不好的制度,我相信,这个过程还会持续下去,我们的制度会变得越来越好。 什么是好的制度? 那么,什么是好的制度?好制度和坏制度区分的标准在哪里? 我认为,好的制度是平等保护所有人基本权利的制度。在基本权利的范围内,任何个人的权利都应该同样地得到承认和保护。所以,在基本权利的范围内,我们不能通过侵犯一部分人的利益来实现另一部分人的利益,否则就是不平等。 我们常说的...

张鸣:地方自治才是出路

作者:  2015-03-22添加评论  阅读864次
一个基层干部,从进入乡镇机关开始,要花多长时间才能爬到乡镇书记的位置上?这个题,真的不好回答。如果你没有后台,也没有犯大的错误,按部就班,一般要经过好几个台阶,首先要爬上镇(乡)委办副主任的位置,然后几年之后,做主任,再做若干年,做到副乡镇长,然后是乡镇副书记,接下来是乡镇长,最后才能爬到乡镇书记。每个台阶,少则三年,多则五年甚至更多。最快,也需要21年。当然,更多的人,其实一辈子也爬不上去。 乡镇书记,是整个政权的末梢,芝麻绿豆大的官,但要是爬上来,居然需要如此长的时间。就算二十年的媳妇熬成了婆,也是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干活有份,好处不多。 ...

袁伟时:社会转型的四个问题

作者:  2015-03-06添加评论  阅读831次
2014年11月15日北京中欧国际工商学院20周年院庆人文讲座 袁伟时 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 在我看来,谈转型问题,离不开历史,有四个基本问题。 转型完成的标准是什么 这是首要的问题,否则后边的问题就没有办法展开。关于“现代社会”标准有一个基本的共识,经济是不是市场经济,政治上是不是宪政、法治,思想文化上是否多元。但是,进一步深入研究,人类文明是不断发展的,那么这个标准是不是也应该有所变化?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2005年,我提出一个观点,现代文明的标准就是罗斯福提出的“四大自由”。当时,为了针对残酷的战争和种族屠杀、“生存空间”...

杨俊锋:中国土地市场化改革为何迟缓?

作者:  2015-03-03添加评论  阅读580次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撰稿人 杨俊锋 在中国,资源配置市场化也已是基本的主流共识。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更提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并且把土地制度改革纳入到“加快完善现代市场体系”部分中,其言下之意显然是:土地配置也应由市场起决定性作用。而且,土地市场化,不仅是推进中国市场化改革的关键,也更是落实农民土地权利最为核心和根本的问题——因为如果农村集体土地不能直接开发、交易,其价值也无法充分变现。 但奇怪的是,作为基础性资源的土地,在中国事实上却一直沿袭着政府计划配额控制模式,至今仍难见实质性改革。例如,倍受关注和称道的18届三中全会《...

张静:“上访村”为什么改变了?

作者:  2015-03-02添加评论  阅读866次
张静/文 春节前两周待在广东,老同学肖滨建议我们到下围村看看,说那里发生了“有意思的事情”:一个多年的老上访村,在短短一年中就消失不见了。这个村的干群紧张远近闻名。1999年第一届村级干部直选,没有成为解决问题的机会,反倒是选情异常激烈,政府不得不派400名警力“维持秩序”。2000年为了解决上访问题,增城市委书记入村蹲点三天,一度曾被愤怒的村民围困。随后的十几年中,村民到市省和京城的上访不断……问题持续这么多年未决,“冤情”一定够深且复杂,村里发生了什么使冲突消停下来?我们决定去看个究竟。 下围村地处广州东部增城。上世纪九十年代,村里兴起了...
1 2 3 4 5 9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