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作家学者

章诗依:老夫舒卷学春云

作者:  2017-11-18添加评论  阅读29次
徐燕谋是复旦大学英文系三大著名教授之一,1986年3月26日,因文革时期落下的怔忡旧症发作,自投于井。《徐燕谋诗草》由钱钟书作序,于徐燕谋辞世的当年冬天印成,编辑者为徐燕谋女婿潘兆平。诗集由徐燕谋生前好友、书法家郭晴湖用“荣宝斋印制”的诗签手写誊录,以线状石印本行世,用以分赠亲友,印数仅200册,可谓弥足珍贵。笔者于近年淘得一册,于晨昏间时或展卷摩挲、诵读,从字里行间体会先贤充满动荡与磨难的一生,以及那一代学人的精神生命。 徐燕谋去世的消息在当时的学人中造成很大冲击。施蛰存先生闻讯写了悼念文章,文中说,一九五一、一九五二年,他在光华大学兼课,在教师...

周泽雄:学者还是知识分子

作者:  2017-10-16添加评论  阅读88次
他是星光在空照。 这不是本身已经熄灭、而它的光还在运行的那种星。这是本身还辉煌灿烂、可是它的光辉已经谁也看不见、谁也不需要的那种星。 ——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 一 钱锺书是知识分子吗?——当然指那种狭义的知识分子。 在有些论者看来,这是不言而喻、不证自明的,他当然是知识分子。所以,有人批评钱锺书在特定年代未能承担知识分子的抗争责任,反驳者多从所谓“消极自由”角度进行辩护,或通过横向类比,说明钱锺书已经足够难能可贵,不应对他求全责备。管见所及,除个别例外,对立双方并不认为需要先行核验钱锺书的知识分子身份。 依照广义的阶层...

李大兴:廿年重识张爱玲

作者:  2017-10-14添加评论  阅读68次
1980年代中期,在日本仙台上大学和读研究生的时候,大约有四五年的时间,我一直在图书馆打工,也就是坐在前台借书还书,然后把还回来的书放到书架上。打这份工最大的好处是可以随便进出书库,坐在前台时也可以看书。那些比较中外香艳小说的段子先不必说,第一次读到余英时论陈寅恪、夏志清论张爱玲,都是那段时光难忘的事情。出国之前,国内出版的几部中国文学史我都大致读过,里面或者根本没提张爱玲,或者说到也是一笔带过,评价很低。最早听说她的名字还是从母亲那里,不过机缘不巧,一直没有见到过她的著作,至于夏志清的名字,更是没有听说过。初次读《中国现代小说史》,我被相当地电击了一下...

李大兴:在生命这袭华袍背后

作者:  2017-10-14添加评论  阅读61次
一 2007年,蒙网友高山杉兄推荐拙文《遥远的琴声》在《读书》发表,当时说会另写一篇文章回忆张遵骝先生的夫人王宪钿先生,不料想又是8年过去了,我还没有动笔。最后一次见到宪钿伯母,是在她仙逝前大约两个月,她推着助行器极慢地从套间的里屋走出来,声音也显得衰弱了。先生一如既往地平静亲切,我却感受到了生命正在渐渐消失,心里的悲伤,自然不会流露出来。 先生没有子女,临走前身后事一部分托付给长兄。她享年89岁,安详离去。母亲告诉我这个消息时,说的都是些具体的事情,在电话里我们没有多说什么,虽然我知道宪钿伯母不仅是我,也是母亲最敬重的人之一。以前曾经提及,...

黄延复:陈寅恪先生怎样读自己的名字?

作者:  2017-10-13添加评论  阅读82次
作者:黄延复 陈寅恪先生名字中的“恪”字的读音,多年以来一直存在着分歧:相当一部分人读作“què”;但查古今词书,诸如《说文解字》、《康熙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等等,大都只注“kè”音,有的还特别注明它的原形字是“愙”。但也有些晚近出版的辞书(海峡两岸都有)注以“旧读què却”的,但“旧”何所指,大都语焉不详。那为什么有人偏偏要读作què呢?据笔者所知,持这种读法的多是一些年龄较大而且多“出身”于清华、北大的高层知识分子以及他们的传人(子女、学生等等)。在20-40年代的清华,全校上下几乎一致如此读法,可是极少有人能够说出什么根据,人云亦云而...

时代大悲剧:陈寅恪的最后的二十年

作者:  2017-10-12添加评论  阅读84次
作者:黄正林(作者系学者,陕西师范大学教授) 陈寅恪是20世纪中国最伟大的史学家,其史学成就与研究方法无出其右者,傅斯年说:“陈先生的学问,近三百年来一人而已!”傅斯年能看上眼的学问家不多,况且用这样的话来评价陈,足见陈学问之高深。1950年代中期全国评定教授级别,在中山大学,陈寅恪被评为一级教授,而岑仲勉、刘节、梁方仲这样的学术大家只能屈居二级教授。 最近一朋友给我送了本台版的《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陆键东著),出行时带在身边,当朋友们不来“打扰”时就抽空读上几页。这是所有做学问的人都应该一读的书籍,不仅因为这部书写得好,而且陈氏的人格魅力...

李慎之:论作为思想家的陈寅恪

作者:  2017-10-09添加评论  阅读70次
作者:李慎之 陈寅恪先生是举世公认的20世纪中国伟大的史学家,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到他还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位杰出的思想家。即使某些极其钦佩陈先生的学者在称扬他在学术上的成就的同时,还要特别指出陈先生“并不是一个思想家”。 然而,在临近世纪末的时候,我们却要看到陈先生乃是中国本世纪最杰出的思想家之一,他的思想的光芒将照耀中国人进入21世纪,也许直到永远。 陈寅恪在1929年所作王国维纪念碑铭中首先提出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今天已成为中国知识分子共同追求的学术精神与价值取向,而且一定会成为现代化以后的全中国人民的人生理想。 可以说,...

许知远:中国最后的“公知”?

作者:  2017-10-08添加评论  阅读65次
2010年,许知远写过一本书《祖国的陌生人》,感叹在自己的国家是个陌生人。2017年的此刻,他与他祖国的关系只怕是更为陌生了。 不久前,许知远在其主持的节目《十三邀》中访谈《奇葩说》的马东。在过去的好几集,他已经被一些网友“酸”为:太不合时宜,太具有知识分子的优越感,而这次他和马东关于文化的粗鄙化与精致化的讨论,更成为一个公众事件,大批人嘲讽许知远不懂得年轻世代却只是批评他们,与时代格格不入却自以为是,最终让受访者也让自己陷入尴尬。 许知远身上早就体现着这个时代巨大的矛盾。在节目的预告中,他已经诚实地自白说:“我是一个不太靠谱的作家,试图去捕...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作者:  2017-10-07添加评论  阅读64次
“生涯获谤余无事,老去耽吟傥见怜。胸有万言艰一字,摩挲泪眼送青天。” ——陈三立于日军占领北平后绝食五日辞世 作者:陈奎德 一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叶,由于一本传记《陈寅恪的最后20年》在中国大陆一纸风行,中国社会对於已去世多年的著名史家陈寅恪的学术和人品产生了极大兴趣。过去,陈寅恪虽然是一位蜚声中外学界的大学者,但其声名从未越出过学院的门墙之外。然而随着该书以及其他有关陈寅恪的文集和相关文献出版,他的声名越出学院围墙,广为传播。虽然北京当局的报刊所刊此类文章并不算多,但在知识界内部,学人交相传阅,极口称颂,出现了一种“举国争说陈寅恪”...

俞大维:怀念陈寅恪先生

作者:  2017-10-07添加评论  阅读79次
作者:俞大维(前台湾“国防部长”) 我与陈寅恪先生,在美国哈佛大学、德国柏林大学连续同学七年。寅恪先生的母亲是我唯一嫡亲的姑母;寅恪先生的胞妹是我的内人。他的父亲陈三立(散原)先生是晚清有名的诗人;他的祖父陈宝箴(右铭)先生是戊戌湖南维新时期的巡抚。右铭先生有才气,有文名,在江西修水佐其父办团练时,即为曾国藩先生所器重,数次邀请加入他的幕府,并送右铭先生一付对联,以表仰慕。上联寅恪先生不复记忆,下联为:“半杯旨酒待君温”,其推重右铭先生如此。曾文正公又有与陈宝箴太守论文书,此文收入王先谦的续古文辞类纂中。我的母亲是文正公的孙女,我的伯父俞明震(恪士...
1 2 3 4 5 9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