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学者

周昂:北岛:城门开后

  ·  2018-04-15
“那次回乡使我终于意识到,回去的路是没有的,我没有家,漂泊才是我的命运,一个漂泊者只能四海为家。治愈,只是一种形象的说法,其实就是“彻悟”。” 旅居国外的日子里,诗...

五岳散人:纪念王小波——那只特立独行的猪

  ·  2018-04-10

小波先生活着的时候,我不知道有这个人;他去世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有这个人;等他被我知道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头特立独行的猪了。

马家辉:我倾河海哭先生

  ·  2018-03-29

李敖先生的告别式已在台北完成,亦有追思会,香港这边也有。我本想写挽联,但因才疏,怕失礼于李先生泉下,算了。记得鲍觉生曾撰自挽:”功名事业文章,他生未卜;嬉笑悲歌怒骂,到此皆休。”或跟李敖处境暗有契合。而马叙伦之挽杨度,更适合供我援引借挽—“功罪且无论,自有文章惊海内;霸王成往迹,我倾河海哭先生。”

聂鲁达:被人遗忘的另一面

  ·  2018-03-26

巴勃罗·聂鲁达,这位一生不懈不屈的斗士,他为弱者发声、与不公对抗、歌颂爱之珍贵伟大的每一行诗都是真实的,而他面对女儿“荒唐”的生命展现出的自私与逃避、面对第一任妻子的冷酷也是真实的。

马家辉:关于再见李敖

  ·  2018-03-18

这个曾说过“尊前作剧莫相笑,我死诸君思我狂”的人,果真让我们从他离开的那一刻就开始想他了。

我那个笑傲时代的大哥,已骑白马而去

  ·  2018-03-18

十二年前,复旦大学逸夫楼内,跨海东来的李敖,完成了在大陆最后一场演讲。演讲结尾他说,数风流人物,还看锦涛。台下笑声四起。李敖得意挥手,很快又意兴阑珊。

李敖:一个人,对抗一整个时代

  ·  2018-03-18

所谓“志士仁人”、“烈士”和“特立独行的人”,都是人间的一些点缀,都是星星,甚至是彗星。
我这大脑是人类最后一个能够抵抗计算机的大脑,我死了以后就没有了。
我不是天才,不是很聪明的人,可是我的方法极好。

许骥:有过饶宗颐,香港不再是“文化沙漠”

  ·  2018-02-28

金庸曾说:“有了饶宗颐,香港就不是文化沙漠。”如今饶公仙逝,他播下的种子早已落地生根,开花结果。有过饶宗颐,香港便不再是“文化沙漠”。

纪念饶宗颐:一颗安放好自己的灵魂

  ·  2018-02-25

与大师同行,学到的不会是大师那广博的知识,而是那一颗能让自己安然释放的心灵。在季羡林先生去世之前,呈现出来的是围绕着大师的各种纠纷,而饶宗颐却让人们看到了一种更加平静的离去。

章诗依:老夫舒卷学春云

  ·  2017-11-18
徐燕谋是复旦大学英文系三大著名教授之一,1986年3月26日,因文革时期落下的怔忡旧症发作,自投于井。《徐燕谋诗草》由钱钟书作序,于徐燕谋辞世的当年冬天印成,编辑者为徐燕...

陈嘉映:维特根斯坦

  ·  2017-11-05
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1889年4月26日生于维也纳。从血统说,他多一半是犹太人,但母亲是天主教徒,他本人也受洗为天主教徒。父亲卡尔·维特根斯坦通过个人奋斗成为奥地利钢铁工...

李大兴:廿年重识张爱玲

  ·  2017-10-14
1980年代中期,在日本仙台上大学和读研究生的时候,大约有四五年的时间,我一直在图书馆打工,也就是坐在前台借书还书,然后把还回来的书放到书架上。打这份工最大的好处是可以随...

李大兴:在生命这袭华袍背后

  ·  2017-10-14
一 2007年,蒙网友高山杉兄推荐拙文《遥远的琴声》在《读书》发表,当时说会另写一篇文章回忆张遵骝先生的夫人王宪钿先生,不料想又是8年过去了,我还没有动笔。最后一次...

黄延复:陈寅恪先生怎样读自己的名字?

  ·  2017-10-13
作者:黄延复 陈寅恪先生名字中的“恪”字的读音,多年以来一直存在着分歧:相当一部分人读作“què”;但查古今词书,诸如《说文解字》、《康熙字典》、《现代汉语词典》…...

时代大悲剧:陈寅恪的最后的二十年

  ·  2017-10-12
作者:黄正林(作者系学者,陕西师范大学教授) 陈寅恪是20世纪中国最伟大的史学家,其史学成就与研究方法无出其右者,傅斯年说:“陈先生的学问,近三百年来一人而已!”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