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徐瑾:天下万物都有定时

  ·  2018-03-17

“安娜为什么会死?”在我的记忆中,这似乎是第一次严肃地考虑死亡,时间大概是中学,那时候我已经是重度阅读上瘾者,阅读的速度几乎和身体的成长相称。暑假时候常常图书馆没开门,我已经在排队。

佘涛:“亚洲中心”与亚洲历史

  ·  2018-03-15

宫崎市定是公认的“东洋史”(日本学界对“中国史”的传统称呼)史学大师,京都学派第二代代表人物,对中国史的诸多方面均有深入研究及独到见解,其著作文风平易,在日本乃至中国史学界都享有相当高的声誉。

霍金,这个55年来始终挣扎在生死线上的最杰出的物理学家,去世了

  ·  2018-03-14

据BBC消息,物理学家霍金去世,享年76岁。这位在轮椅上度过了大半生的老人拓展了人类知识的领域,一次又一次把人类的目光引向宇宙,并用他独特的人生经历为我们讲解了人生的意义和思想的价值。

周泽雄:银幕上的文学像素

  ·  2018-03-12
一 我和妻子走进电影院时,第90届奥斯卡颁奖典礼正在好莱坞杜比剧院进行,我们将要观看的影片《三块广告牌》(Three Bilboards Outside Ebbin...

失宠的婚姻?探寻中印女性的情爱生活

  ·  2018-03-12

《中国剩女》和《心灵是波动的大海》两本书把目光投向中国单身女性和印度中产夫妻,分别探索了他们在婚恋中的欲望和选择,有助于我们理解婚姻在飞速变化的时代的意义。

蔡美儿:《起火世界》序言:全球化与种族仇恨

  ·  2018-03-09

过去二十年以来一个相当盛行的观点是,自由市场与民主的结合能够给第三世界带来改变,能够扫除与欠发达俱来的种族仇恨及宗教狂热。在这本书中,耶鲁大学法学教授蔡美儿通过她敏锐的观察与实地研究,出人意料地告诉我们,为什么很多发展中国家在接受了自由市场民主之后,实际上却成了种族暴力的牺牲品。

张明扬:顾颉刚的“朋友圈”

  ·  2018-03-08

在没有翻阅过《顾颉刚书信集》(中华书局,2011年版)之前,实在难以想象,顾颉刚先生在书信中搭建的社交网络竟然如此强大,绝对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许纪霖:在这个陌生的时代里,何以安身立命?

  ·  2018-03-08

许纪霖说,知识分子常怀痛苦,但“再痛苦,也要往前走,像鲁迅笔下的‘过客’那样。往前走,首先要的是再回首,从已经逝去的历史中吸取知性的智慧与精神的支撑。再回首,就是怀旧。对于我来说,我所怀恋的旧,一个是民国,另一个是八十年代。”

许纪霖作品集总序:狐狸的自白

  ·  2018-03-06

我的作品集表面看起来散漫无边,但在我看来,应该是形散神不散,背后所指向的是同一个,即知识分子的家国天下关怀。

《水形物语》:献给爱,献给电影

  ·  2018-03-06

《水形物语》在拿下金狮奖和金球奖后,又荣获今年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艺术指导、最佳配乐等奖项。

余华:在中国,生活和幸存就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  2018-03-06

在中国,对于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来说,生活和幸存就是一枚分币的两面,它们之间轻微的分界在于方向的不同。对《活着》而言,生活是一个人对自己经历的感受,而幸存往往是旁观者对别人经历的看法。

徐瑾:一条马路,两个美国

  ·  2018-03-05

阶层最近半个世纪的硬化,已经成为全球化的现象。从最近半个世纪的情况来看,即使在最追求自由奋斗的美国,阶层固化也成为现实,美国政治学家罗伯特·帕特南(Robert D.Putnam)的著作《我们的孩子》展示的正是这样的一个立体图景。

刘宗迪:《山海经》是如何成为怪物之书的?

  ·  2018-03-04

《山海经》从一部深受古人宝爱的博记四海山川方国、奇鸟异兽的地理博物志,沦落为一部闳诞怪迂、令人费解、为缙绅君子所不道的荒怪之书,并非因为它本来就怪,而是因为它太古老了,古老得已经不合时宜。

许骥:有过饶宗颐,香港不再是“文化沙漠”

  ·  2018-02-28

金庸曾说:“有了饶宗颐,香港就不是文化沙漠。”如今饶公仙逝,他播下的种子早已落地生根,开花结果。有过饶宗颐,香港便不再是“文化沙漠”。

黄仁宇:近代中国全面落后西方的根源何在?

  ·  2018-02-26

写《万历十五年》的目的,当然不是以让中国“丢丑”为目的,反对狭义的道德观念也是对中外一体而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