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陈丹青:他领我认识纽约,也看清海外华人的伟大与猥琐

  ·  2018-03-28

陈丹青是周龙章相交三十二年的老友。这一次周龙章将自己半生的经历写成回忆,陈丹青不仅亲手为其创作的封面画作,还提笔撰序,细数了友情往事的点滴和对好友的中肯评价。

王笛:对我最有启发的几本书

  ·  2018-03-26

王笛:编辑请我谈谈对我影响最大的书,对我影响大的书不少,但是什么书最大,还真不好说。这里我就谈谈对我自己的研究和写作最有启发的书吧。

资本主义市场:无形的手,无情的手

  ·  2018-03-26

美国史学家彭慕兰与史蒂文·托皮克在其合著的《贸易打造的世界》一书中,描述的正是贸易如何使我们的星球上不同地方的人日渐连成一体的。不过,与亚当·斯密那种注重经济学规律和社会秩序的乐观不同,他们在书写中潜藏着一些质疑:是谁、以什么方式应用其资本,又是如何追逐其私利的?

聂鲁达:被人遗忘的另一面

  ·  2018-03-26

巴勃罗·聂鲁达,这位一生不懈不屈的斗士,他为弱者发声、与不公对抗、歌颂爱之珍贵伟大的每一行诗都是真实的,而他面对女儿“荒唐”的生命展现出的自私与逃避、面对第一任妻子的冷酷也是真实的。

梁文道:李敖为人,与我何干

  ·  2018-03-20
编按:本文发布于“李敖神州文化之旅”期间(2005年9-10月),原刊于“南方都市报-媒体思想专栏”。 一个知识分子的私人品德与他的公开言行有关系吗?他有桃色新闻,他日...

姜北树:没有国家的人

  ·  2018-03-20

《没有国家的人》也是作者自1997年宣布封笔以来的第一部作品。这是一个知识分子对现实世界、特别是对美国现行政策的批判书,表达了作者的忧患意识和世界良心。

雷颐:批判精神的内化

  ·  2018-03-20

经典之作,常读常新,此正经典的意义与魅力所在。柯文(Paul A. Cohen)教授的《在中国发现历史:中国中心观在美国的兴起》便是一本常读常新的经典之作。

朱悦:变革的印迹

  ·  2018-03-19

名师讲解、专家咨询、在线答疑,统统打包成产品、盖上标记、摆上货架、标上价格、铺天盖地宣传。只花一二百块,甚至更少,就可以听平时压根没机会见面的大家侃侃而谈。运气好,还可以提几个问题,翘首以盼答复。没有互联网,这种模式压根就不会出现

许知远:作为方法的日本

  ·  2018-03-19

从1853年马修·佩里的黑船驶入江户湾,结束长达二百多年的锁国,到在美国的监管下成为一个经济高度发展,并于1964年成功举办东京奥运的现代国家,日本不过用了一百多年的时间。

马家辉:关于再见李敖

  ·  2018-03-18

这个曾说过“尊前作剧莫相笑,我死诸君思我狂”的人,果真让我们从他离开的那一刻就开始想他了。

我那个笑傲时代的大哥,已骑白马而去

  ·  2018-03-18

十二年前,复旦大学逸夫楼内,跨海东来的李敖,完成了在大陆最后一场演讲。演讲结尾他说,数风流人物,还看锦涛。台下笑声四起。李敖得意挥手,很快又意兴阑珊。

纪念李敖先生|李敖谈李敖

  ·  2018-03-18

李敖:我不是个好父亲。我是好的祖父!我比我女儿大六十岁,比我儿子大五十八岁,比我太太大三十岁。我跟一窝小孩住在一起,所以我就不管什么事情。

李敖:一个人,对抗一整个时代

  ·  2018-03-18

所谓“志士仁人”、“烈士”和“特立独行的人”,都是人间的一些点缀,都是星星,甚至是彗星。
我这大脑是人类最后一个能够抵抗计算机的大脑,我死了以后就没有了。
我不是天才,不是很聪明的人,可是我的方法极好。

李敖:老年人和棒子

  ·  2018-03-18

我们不要鸣鼓而攻我们的圣人的棒子,我们不稀罕里面已经腐朽外面涂层新漆的棒子。我们早已伸出了双手,透过沉闷的空气,眼巴巴地等待你们递给我们一根真正崭新的棒子

霍金:我的病历

  ·  2018-03-17

人们经常问我:运动神经细胞病对你有多大的影响?我的回答是,不很大。我尽量地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不去想我的病况或者为这种病阻碍我实现的事情懊丧,这样的事情不怎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