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姜北树:没有国家的人

  ·  2018-03-20

《没有国家的人》也是作者自1997年宣布封笔以来的第一部作品。这是一个知识分子对现实世界、特别是对美国现行政策的批判书,表达了作者的忧患意识和世界良心。

雷颐:批判精神的内化

  ·  2018-03-20

经典之作,常读常新,此正经典的意义与魅力所在。柯文(Paul A. Cohen)教授的《在中国发现历史:中国中心观在美国的兴起》便是一本常读常新的经典之作。

朱悦:变革的印迹

  ·  2018-03-19

名师讲解、专家咨询、在线答疑,统统打包成产品、盖上标记、摆上货架、标上价格、铺天盖地宣传。只花一二百块,甚至更少,就可以听平时压根没机会见面的大家侃侃而谈。运气好,还可以提几个问题,翘首以盼答复。没有互联网,这种模式压根就不会出现

许知远:作为方法的日本

  ·  2018-03-19

从1853年马修·佩里的黑船驶入江户湾,结束长达二百多年的锁国,到在美国的监管下成为一个经济高度发展,并于1964年成功举办东京奥运的现代国家,日本不过用了一百多年的时间。

马家辉:关于再见李敖

  ·  2018-03-18

这个曾说过“尊前作剧莫相笑,我死诸君思我狂”的人,果真让我们从他离开的那一刻就开始想他了。

我那个笑傲时代的大哥,已骑白马而去

  ·  2018-03-18

十二年前,复旦大学逸夫楼内,跨海东来的李敖,完成了在大陆最后一场演讲。演讲结尾他说,数风流人物,还看锦涛。台下笑声四起。李敖得意挥手,很快又意兴阑珊。

纪念李敖先生|李敖谈李敖

  ·  2018-03-18

李敖:我不是个好父亲。我是好的祖父!我比我女儿大六十岁,比我儿子大五十八岁,比我太太大三十岁。我跟一窝小孩住在一起,所以我就不管什么事情。

李敖:一个人,对抗一整个时代

  ·  2018-03-18

所谓“志士仁人”、“烈士”和“特立独行的人”,都是人间的一些点缀,都是星星,甚至是彗星。
我这大脑是人类最后一个能够抵抗计算机的大脑,我死了以后就没有了。
我不是天才,不是很聪明的人,可是我的方法极好。

李敖:老年人和棒子

  ·  2018-03-18

我们不要鸣鼓而攻我们的圣人的棒子,我们不稀罕里面已经腐朽外面涂层新漆的棒子。我们早已伸出了双手,透过沉闷的空气,眼巴巴地等待你们递给我们一根真正崭新的棒子

霍金:我的病历

  ·  2018-03-17

人们经常问我:运动神经细胞病对你有多大的影响?我的回答是,不很大。我尽量地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不去想我的病况或者为这种病阻碍我实现的事情懊丧,这样的事情不怎么多。

刘瑜:民主及其半径——评《民主的阴暗面》

  ·  2018-03-17

迈克尔·曼的《民主的阴暗面:解释种族清洗》如果与R.J. Rummel的《权力杀戮:民主作为非暴力的一种方式》同时阅读,将是非常有意思的阅读体验

徐瑾:天下万物都有定时

  ·  2018-03-17

“安娜为什么会死?”在我的记忆中,这似乎是第一次严肃地考虑死亡,时间大概是中学,那时候我已经是重度阅读上瘾者,阅读的速度几乎和身体的成长相称。暑假时候常常图书馆没开门,我已经在排队。

佘涛:“亚洲中心”与亚洲历史

  ·  2018-03-15

宫崎市定是公认的“东洋史”(日本学界对“中国史”的传统称呼)史学大师,京都学派第二代代表人物,对中国史的诸多方面均有深入研究及独到见解,其著作文风平易,在日本乃至中国史学界都享有相当高的声誉。

霍金,这个55年来始终挣扎在生死线上的最杰出的物理学家,去世了

  ·  2018-03-14

据BBC消息,物理学家霍金去世,享年76岁。这位在轮椅上度过了大半生的老人拓展了人类知识的领域,一次又一次把人类的目光引向宇宙,并用他独特的人生经历为我们讲解了人生的意义和思想的价值。

周泽雄:银幕上的文学像素

  ·  2018-03-12
一 我和妻子走进电影院时,第90届奥斯卡颁奖典礼正在好莱坞杜比剧院进行,我们将要观看的影片《三块广告牌》(Three Bilboards Outside Eb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