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先有梦,才有“应梦贤臣”

  ·  2015-01-11

古代中国,有两个“应梦贤臣”的故事。

一个是唐太宗梦到名将薛仁贵的故事。唐太宗晚年,对外战争频仍。而他的那群开国名将如李靖、秦叔宝都已垂垂渐老,所以唐太宗非常忧心国家的武运。就在这时,有一天他做梦梦到薛仁贵,薛仁贵的出现,弥补了唐朝的名将缺口,武运得以延续。

而更早的则是商朝君主武丁的梦到名相傅说。商朝自从商汤“革命”后,中道运衰,后来盘庚为王,盘庚死后由弟弟小辛继位,小辛死后又由弟弟小乙继位,小乙死后则由其子武丁继位。武丁继位之初,他在3年守丧期间,很为国运担忧,因而闷闷不乐,很少讲话。就在这样的心理背景下,有次他做梦梦到上天赐予商朝一个名臣傅说。于是武丁醒后遂根据梦中记忆,画出傅说图形,叫属下到全国访寻,最后在一个叫作“傅岩”的偏僻山村找到了傅说,他即拜之为相。武丁在傅说的辅佐下,终于成为中兴名君,因而被称“高宗”。傅说的功业及言行,在《尚书》里有《说命》3篇记载甚详。我对傅说之所以敬佩,就是早年读《尚书》的印象。

综合而言,我认为傅说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他的特点如下:

他勉励商王武丁要“不惟逸豫”(不要自我放纵),要建立政府的是非标准。他说:“惟木从绳则正,后从谏则圣。”君主要谦虚,不可“矜其能丧厥功”,不能“耻过作非”,意思是君主要替国家制定判断的行为准则,多听从不同的意见,做好事不能自夸,也不要文过饰非。

他期勉武丁,“非知之艰,行之惟艰”(即做比知更重要)。他期望商王重视贤人,使政府内部能意见沟通,成为一个有效的团队。武丁自己也说,“股肱惟人,良臣惟圣”,手足完备才是成人,良臣具备才有圣君。

傅说还希望自己的君主凡事要有全面性的思考和远见。他说:“惟事事乃其有备,有备无患。”一个“有备无患”的政府,才能凡事洞察先机。“有备无患”乃是政府的最高标准,这乃是他留给后人的最大名言。

而我读《尚书》印象最深刻的,乃是我认为傅说几乎是中国第一个对“亲信政治”做出深刻反省的思想型政治人物。傅说表示:“惟治乱在庶官,官不及私昵,惟其能;爵罔及恶德,惟其贤。”他又说:“无启宠纳侮,无耻过作非。” 他的上述几句话,其实已把现代的“亲信政治”之弊做了最深刻的观察及分析。

人们都知道,汉语里有“昵”这个字,“昵”的本意是“轻声而又多话”,人和关系特别亲密的人讲话,才会亲昵地低声交谈,情人如此,亲信如此。因此,“私昵”等于是“宠爱的亲信”。

问题是,政府的官员和亲信是两回事。办事的政府官员讲究的是“能”,政府的荣誉职衔如封爵封侯则讲究“贤”良有名声,而亲信只有“亲”却无“能”与“贤”。若政府用人封爵只用“亲信”,必然无能无德,做不出好事,“亲信政治”必定被人民看不起,受人指责,自招侮辱,就是“纳侮”;由于“亲信”是统治者的自己人,他们做了坏事,统治者必然会曲意偏袒,帮忙文过饰非,坏了整个官场的纪律,最后会使得整个政府信誉破产,官场的反淘汰因而形成,于是贤能退位,必然国事日非。

傅说是3000年前的古人,但由《尚书》的记载,我们可以看出,他的政治见解实在非常吻合现代的政府管理概念。商王武丁找他为相,希望他能帮助自己,形成一个“惟暨乃僚,罔不同心,以匡乃辟”的有效政府团队,而傅说果然形成了一个良好的政府。我认为他真是一个优秀的政府管理者。商朝会有“武丁中兴”,信不诬也。

因此我对古代两个“应梦贤臣”的故事始终念念在兹。唐太宗和商高宗对国事忧虑用心,因而能促使良相名将出现,因此“应梦贤臣”的前提,乃是统治者先有梦,才有贤臣。而我们的梦和“应梦贤臣”何在?

来源:南方窗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