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宗彪:我们能知道什么

  ·  2013-02-02

——读李承鹏《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互联网的好处,是人们的交往方式前所未有的便捷。不好的地方,是垃圾信息太多。即使是手机中,由于商家们的不懈努力,向我们二十四小时免费输送短信,使我们每天的眼睛同手机非常亲近。而网上文章,真正是多如恒河沙数,即使是佛陀再世,也难以通览,何况我们凡人。所以,现在在网上嚷嚷的人,想让别人注意,确乎很难。

说来惭愧,人居僻壤,远离中心,李承鹏的名字,我是近年才知道,还是因为看了他的小说《李可乐抗拆记》。读完笑道,此人写小说,才情空前。后来搜索了,才知道他的前世今生,方知自己的孤陋寡闻。如果被一个他的铁杆粉丝看到,肯定要挨骂。但,这确实是实情。因为我对体育台没兴趣,对体育报,几乎没翻过。所以,对他以前有关体育的所有文字,我一篇都不曾留意过。

这本《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是我买李承鹏的第二本书。一看,非常好。于是再买,是为了分赠好友。这书出版后,闹得有这么多的声响,有点非夷所思,又让人有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感慨。

照抄网上的介绍,说李承鹏,昵称“李大眼”,新锐知识分子,中国著名社会评论家、杂文家、畅销作家,曾为中国最有名的足球记者、评论员,历任《成都商报》体育部主任、《足球报》专题部主任。当是体制内的人,后来又出去了。所以,对内外的了解,比一般的作者更深透一层。这当然是一个写作者的长处。

不过,通览全书,他的思想并无什么高超之处。正如他这本书名的意思,他书中所说,不过是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常识而已。但是,这样一点常识,他如此反复唠叨,几万人反复唠叨,却依然没有什么作用,在网上还有许多我们不知道路身份的人反对,以致还有人拿着菜刀去反对,这确实是一件伤心与遗憾之事。鲁迅先生说过,中国,就是连搬动一张桌子都要流血的国度。所以,这些平常的常识,从晚清的郭嵩焘开始,到魏源,到陈独秀,到鲁迅,到胡适,到今天的李承鹏们,林林总总,至少总有数以十万计的人了吧,都在义无反顾地说,使人厌烦地说,如祥林嫂一般地说,都一百多年了,反来复去地说来说去,但是,似乎收效都不大。如此多的聪明人,都在做无用功,将本来可以用于发明创造的精力,化在重复之上,化在如何说常识而又能不踩红线上,不能不说,是我们民族智力的巨大浪费和悲哀。常识很简单。常识却离我们很远。想到这里,让人感觉无助泄劲和无可奈何。

有人说,李承鹏写的是另一个中国。这个评价不准确。他写的是也是中国。新闻联播里的中国也是中国,李承鹏眼中的,也是中国。关键是人的立场不同,视角肯定就不同。有些人说瞎话,并非一定就是说谎,因为他所看到的,本身就是一个“楚门的世界”,但是,人们告诉他,这只是摄影棚,但是,他不敢相信、不愿相信、不肯相信,宁肯生活在虚幻的梦境。对于一个长期将头埋在沙里的人来说,敢于将头伸出地面,面对真实的世界,也是需要勇气的。

李承鹏是一个正在逐渐稀少,以致可能会灭绝了的勇敢者。他不过是《皇帝的新衣》里,那个喊出真话的小孩。事实上,除了一些用心特别良苦的人之外,大部分人还是知道皇帝究竟是否穿衣服的。只是,他们出于习惯或者害怕,因为无知或者盲从,所以还是沉默最好。我们的民间智慧,教导人的,是沉默是金,是不做出头椽,是忍耐,是默存。他们中有许多的聪明人,希望有别人说,让别人做英雄,自己则愿意做个机会主义的看客。当然,也有一些人,也会跟着呐喊助威,为他叫好。网络上许多挺他的粉丝,或呛他的看客,毕竟都只是少数。大多数的人,都只是观望而已。

近十几年来,讲常识和号称讲常识的人非常多。但是,李承鹏仿佛从天外飞来。有飞来峰吗?李承鹏的文章似乎就是。他是一个异类。是一个不属于当代的人。却又偏偏在当代,并且生龙活虎,一者说明他本人精神的强健,二者也说明,现在的中国,因为网络,与他当年出生时的年代已全然地不同了。说他幸运,他当然是。书能出,书能卖,还有如此多的粉丝。说他不幸,也算是。写这样一些全世界都知道的东西,居然许多中国人还不知道,居然还有如此拐弯抹角、费尽心思,与读者见面会还要禁声戴口罩或取消。这也说明,中国是庞大的,中国是年迈的,中国是复杂的,中国是变化的,中国是一言难尽的,中国是让人爱恨交加的。

现在书店,书多到无法读遍书名。到了那里,你会无所适从。因为网络,因为李承鹏的大名,他的书,都摆在显要位置上,所以,买的人还是很多。相对于他的小说,我更喜欢他的这本议论集子。在短论中,更能发挥他的才情,更容易让他的奇思妙想产生出人意料的阅读效果,会将读者牢牢抓住,让你对文字会有另一种吸毒者对毒品的亲近。他使人明白,对于最高明的作者来说,写作没有禁区。最有创意的舞者,不论在舞台还是在大地,不论是穿舞鞋与戴镣铐,只要有生命存在,同样可能起舞。他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我对汉语的信心。

读了这本书,对李承鹏以后的言论集,我会买,并且不止买一本。对于一个读者来说,能做的,也仅此而已。就象买农夫山泉一样,总想到,买了这一瓶水,会有一分钱分给山区的穷孩子。

2013-1-25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