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首页 » 读书

杨照:文字与思想的雅致试验场

作者:  2017-11-23添加评论  阅读17次
「我知道木栅是安静而又幽美的,但愿你的日子没有一丝丝而阴影,细致而宁贴的安排在那一片田园的风景里。 「『无梦楼诗辑』是那么经不起一读再读,当我好好地看过它们几遍之后,我乃悲哀的认识了贫乏的自己。正相反的,林泠的诗却如此的美好。我羞惭于做了她的诗的邻居。我写给她这张卡片请你在前面填上信址转给她罢。我说真应该向她献花,这是一点也不算过的,实在她真当得起。」 这是一封杨唤写给李莎的信,时间是一九五三年七月二十九日,不过信和卡片并没有寄出。一九五四年三月七日,二十五岁的杨唤在台北中华路的铁道上被火车压死,才在遗物中找出这封信来。 简短的几行字,...

章诗依:老夫舒卷学春云

作者:  2017-11-18添加评论  阅读29次
徐燕谋是复旦大学英文系三大著名教授之一,1986年3月26日,因文革时期落下的怔忡旧症发作,自投于井。《徐燕谋诗草》由钱钟书作序,于徐燕谋辞世的当年冬天印成,编辑者为徐燕谋女婿潘兆平。诗集由徐燕谋生前好友、书法家郭晴湖用“荣宝斋印制”的诗签手写誊录,以线状石印本行世,用以分赠亲友,印数仅200册,可谓弥足珍贵。笔者于近年淘得一册,于晨昏间时或展卷摩挲、诵读,从字里行间体会先贤充满动荡与磨难的一生,以及那一代学人的精神生命。 徐燕谋去世的消息在当时的学人中造成很大冲击。施蛰存先生闻讯写了悼念文章,文中说,一九五一、一九五二年,他在光华大学兼课,在教师...

耿付生:谁能读懂这部秘史?——关于《白鹿原》的杂感

作者:  2017-11-08添加评论  阅读106次
记得九十年代初《白鹿原》刚刚发表时,几个同事竞相传阅这部小说。我却对此不大有兴趣,因为当时读的当代小说不少,但还没有听说过陈忠实这个名字,而我一向喜欢选择自己熟悉的名家作品来读,对于陈忠实自然不感兴趣。 然而,那几个同事却好像越来越上瘾,不断讨论小说中的情节,讨论最多的是小说中的性爱描写,他们认为这是一本“黄色小说“,并且他们一直没弄明白:这样的“黄色小说“,怎么会允许公开出版? 听他们这么说,我也有了疑问——这到底是怎样一本“黄色小说“?于是,等他们对这本书的兴致消退之后,我把这本书借来,开始一探究竟。 由于怀着猎奇的心理,我读得很快...

朱与非:“几何学自由主义”和不规则的世界

作者:  2017-11-06添加评论  阅读40次
作者:朱与非 一 理查德·沃林就像潜入德国思想圈的美国“卧底”,他的全部学术生涯就是为了揭露德国思想以及受其毒害的法国后现代思想家们之不可信赖。他早年的学术生涯以研究海德格尔“纳粹问题”的《存在的政治——海德格尔的政治思想》发端,并于次年编辑了《海德格尔论争集》的研究论文合集。之后的一部著作《海德格尔的弟子——阿伦特、勒维特、约纳斯和马尔库塞》,奠定了他在汉语海德格尔圈的曝光率,使人几乎误以为他是一个有趣的海德格尔学者。而《非理性的诱惑》写于2004年,则属于“图穷匕首见”之作,完整揭开了他对德法思想家的一股脑儿的“歼灭战”。按照他以讲故事的...

乐正禾:时间沙漏中的巴赫

作者:  2017-11-06添加评论  阅读26次
作者:乐正禾 废墟中的等待 那是一个在音乐世界中不知不觉的变化,没有人知道它具体从哪一天、哪一年开始…… 之前持续一百多年、并被后人称为“巴洛克艺术”的音乐审美似乎在转变。原先在一段乐曲或乐章中,情感的一致性本为理所当然应有之义,但历史的时钟拨至十八世纪中期时,这些都开始缓慢地被消解了。 这正是音乐的古典主义时期(约1750-1820)即将开始的前兆。当时人们将一位名叫巴赫的人视为时代领头羊之一,他是所谓“情感风格”音乐的有力实践者,新时代的弄潮儿,其音乐转调手法充满激情、兼具和声视野开阔;他引领潮流逐步突破复调手法,推动音乐向主...

李大兴:儒家世俗化与市民文学的勃兴

作者:  2017-11-06添加评论  阅读21次
一 我已经记不清是从哪里借到的“三言二拍”了,很有可能是近代史研究所的图书室吧。1972年父亲从五七干校回到北京后,有了随时可以使用图书室的权限。文革还在进行,去图书室借书的人很少,借回来一年半载不还也没有人问。我记得《醒世恒言》在家里躺了很久,那是我看的第一部“三言二拍”。第二部看到的是《初刻拍案惊奇》,之后应该是隔了一段时间,从另外一个地方借的《二刻拍案惊奇》、《警世通言》,最晚读到的是《喻世明言》。我读的本子都是竖版繁体字,大概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出版的吧。 在昏黄的25瓦台灯下,一个少年整夜整夜读那些或爱情、或志异、或公案的故事,如痴如...

陈嘉映:维特根斯坦

作者:  2017-11-05添加评论  阅读42次
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1889年4月26日生于维也纳。从血统说,他多一半是犹太人,但母亲是天主教徒,他本人也受洗为天主教徒。父亲卡尔·维特根斯坦通过个人奋斗成为奥地利钢铁工业大亨。少年维特根斯坦在家里接受教育。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之交,维也纳群星灿烂,涌现出多位杰出作家、艺术家、音乐家、建筑师、科学家。维特根斯坦的家庭以及他本人和其中许多人来往密切。勃拉姆斯是他家的常客。他哥哥保罗就是一个闻名国际的钢琴演奏家。音乐充满了这个家庭,也是维特根斯坦本人的终身爱好,他曾说:“我在我的书里没办法说出音乐在我的一生中都意味着什么,关于这一切一个字都说不出。那我怎能指望...

资中筠:诺贝尔文学奖有世界意义吗?

作者:  2017-11-05添加评论  阅读70次
这是我一篇20年前的旧文。近来又重新在网上流传。许多读者误以为是我最近写的。当时写此文时尚无任何华语作家得奖,也没有人“在望”。所以没有具体针对性。如今被重发,可能会被误会是针对获奖者,所以特此声明。在这二十年中情况有很大变化,最重要的是中国文学作品被译介到外国的大大增加,许多中国作者进入了外国文学界的视野,而且不仅是诺奖,已经有不止一人得其他重要的国际文学奖。如今重读旧文,也许对某些现状的描述有点过时,但自己感到基本观点没有变。除了个别专业研究者很难互相比较外,就广泛性而言,中国读者对外国文学了解还是大大超过外国读者对中国文学的了解,更不用说对作者的影...

肖舜旦:莫言新作《故乡人事》的困惑

作者:  2017-11-02添加评论  阅读100次
莫言新作《故乡人事》(载于《收获》2017·5),虽然依然给人带来了那股熟悉的高密东北乡的气息,但却仅此而已,所以,不免有些失望。按理,莫言获诺奖歇笔几年后的首度文坛亮相,理当有些“亮点”,有些“新东西”,至少也该有些熟悉的“陌生感”;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没有。虽然在有些评论家看来,这种熟悉感可以被视为莫言独特的文学风格而值得发扬光大;但于我而言,这种风格远非完美,其中往往泥沙俱存,甚至“病象”症状已然彰显。如果莫言继续固守这种“风格”,不求突破,不求改善,而一味自我感觉良好的“发扬光大”下去,我想,莫言作品的文学格调不仅难以提升,其作品的思想深度恐怕也得...

章诗依:瓜田里遗落的时代磷光

作者:  2017-10-22添加评论  阅读80次

一个时代过去,人们总要回过头去检索彼时的文字,看看那个时代里人的呼吸、痛痒,苦难与挣扎,是否诚实地被记录,被表达。而那个时代,也据此被人们评判和定义为野蛮或宽容,虚伪或真实

1 2 3 4 5 104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