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富国强兵”后遗症

  ·  2018-03-15

作者:宫崎市定 ;  翻译:谢辰

明治初年,日本所倡导的“文明开化”带有强烈的与过去诀别的意味。那么既然抛弃了以往的旧弊,就必须明确接下来要迎接什么样的文明这样一个问题。

日本的回答是“富国强兵”。这个词今天听起来或许有些令人生厌,但在当年却是极为自然的发展趋势。因为那个年代日本周边的列强全都高举着“富国强兵”的大旗,其一贯做法就是窥伺对手的疏漏,待对方大意时就举兵而至,以捕猎食物。而对于日本来说,还有一个格外沉重的负担,即日本人乃是亚洲人这一事实。

即便到了今日,种族偏见也仍然存在,但如今的年轻人已出生在不必为肤色所苦的幸福境遇之中。然而,上个世纪(指19世纪)中叶的情况还并非如此。当时的日本人对世界上的不合理风潮,是赌上了性命与之拼死一战的。那些没有与欧美发生过战争的国家,对于这一点似乎是无法理解的。

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确立了近代化的国策,在其取得一定程度的发展之际,作为近邻的中国、朝鲜却依然处于低迷的旧态。面对这一现实,日本人采取的是怎样的态度呢?似乎日本也会像欧美诸国一样,趁邻国暴露弱点之机而采取侵略的政策,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最初,日本人认为近邻都是亚洲人,故抱有同为亚洲人的同类意识,因此希望各国共同走上近代化的道路,然而日本最终转而走上了独自发展的道路。这一过程中最大的转折点就是中日甲午战争,其次就是日俄战争。

如果对两次战争进行比较,对于日本来说,最危险的赌博行为是甲午战争,而非日俄战争。毕竟甲午战争前,日本在外交上处于孤立状态,连一个友国都没有。然而,中日开战后,清朝实力之弱令日本人颇感震惊。日本人从此意识到,亚洲对于日本毫无益处,并对近代化有了更强的信心。此后,日本便开始加速推进“富国强兵”之策。随着近代化的差距越来越大,日本忘了自身是一个亚洲国家,而开始希望获得与白人国家一样的待遇。在后来的日俄战争中,这一倾向得到了进一步的滋长。

日俄战争基本上是在经过精打细算之后展开的,且在外交上,日本拥有英日同盟这个依靠,美国也对日本抱有同情。但即便如此,战争开始之后,日本仍然饱受高额的军费之苦,只能靠各国的借款来解决军费问题。为日本提供资金的英美等国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日本战败而收不回利息,但是与此同时,它们也并不希望日本变得过于强大。所以对日本当局来说,在何种时机与俄国讲和,是最需要动脑筋的地方。

或许有些人会认为,日俄战争自始至终都处于英国人的指挥之下,且完全是为英国的利益服务。事实上,英国在中国是最大的权益拥有者,通过这次日俄战争,英国在中国的势力变得愈发稳固。对于清朝来说,俄国的南下才是最大的威胁。所以,无论日俄战争的胜败如何,清朝都有可能在关键时刻请求英国援助,借以对抗俄国。

英日同盟可以说就像主人与仆从之间的同盟,但仆从在捡拾其作为仆从的利益的同时,也逐渐不再满足于这些既得的利益,并开设考虑独立,而事情也因此变得麻烦起来。日俄战争之后,日本一脚踢开了美国试图经营南满铁路的提案,日美关系也因此迅速转冷。日本在对美国心怀戒备的同时,与俄国一同将中国东北地区分为南、北两部分,互相承认对方的势力范围,以实现和平。

日本以往出于战争目的而整顿军备时,主要从英国购买军舰,所以日本海军的胜利同时也意味着英国造舰技术的胜利。不过,随着日本建立了一定程度的重工业,政府开始使用国产军舰,而不再向英国购买军舰,此举最终激怒了英国。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日本向德国宣战,并占领了胶州湾,然而英国却对此横插一脚。因为在英国看来,日本一旦由此变得强势,英国的利益就不得不相应地分给日本。结果,日本只得到了位于赤道以北的太平洋上几乎毫无用处的小岛,有价值的部分都为英国所独占。而且,由于战争局势的意外延长,英国还要求日本海军到欧洲海域协助英军作战,甚至进一步要求日本陆军参与英军的东部战线,尽管这一要求并没有实现。

追求富国强兵乃是新兴民族都必然会经历的阶段,也是民族主义的一种表现。在日本,富国强兵的目标在明治、大正年间(1868~1926年)基本得以实现,但同时也随之出现了非常危险的后遗症。从世界角度来看,这是取得战争胜利的国家在战后必然会发生的现象,即军人崇拜和军事优先,以及对本国常胜不败的普遍信仰。

这种难缠的信仰一旦确立,便会一直持续到实际战败的那一天。

相关阅读:《佘涛:“亚洲中心”与亚洲历史》

本文节选自宫崎市定《亚洲史概说》中文版第八章“现代亚洲史”,译者为东京大学综合文化研究科在读博士。标题为编者所拟。

来源:中国经营报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