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宋元明清专制下的异同

  ·  2014-12-23

一般人看历史,都倾向于大而化之——比如封建社会的宋元明清都是一回事,顶多就大巫小巫,全都是“略输文采稍逊风骚只识弯弓射大雕”的糙人在治理国家。目的嘛,当然在于说明“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然而,这种大而化之的看法,除了将历史化为混沌一片模糊不清外,并不能帮助我们真正鉴古知今使人明智。比如,有异族统治与本族统治之别的宋元明清实际上就很不一样,值得细加厘清。

不妨先来看异族统治的元朝与清朝。元朝(1271年—1368年),是由蒙古族建立的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少数民族建立的大一统帝国。定都大都(北京市)。 1260年忽必烈即位大汗并建元“中统”,1271年忽必烈取《易经》“大哉乾元”之意改国号为大元,随后又逐步消灭金朝、西夏、大理等国,1276年攻占临安,南宋灭亡。

元朝的统治特色,一言以蔽之,就是军事化。成吉思汗为了巩固统一,加强统治,首先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政治、军事制度。当时的蒙古国是一个军事行政的联合体,建立在军事编制和领户分封的基础之上。它按照十进制的办法,把蒙古各部牧民统一划分为十户、百户、千户、万户,打破了原来的氏族组织,并相应地设立了十户长、百户长、千户长,万户长。在这个军事编制的基础上又建立了领户分封制。万户长和千户长由成吉思汗直接任命分封。万户长及千户长按其等级高低,领有一定范围的大小不同的疆域作为封地,并领有封地内数量不等的封户,成为大小领主。享受领户分封的是宗亲和异姓功臣。在军事编制中特别值得提到的是怯薛制度。铁木真在称汗之后,下令挑选各部贵族子弟及“白身人”(自由民)中“有技能、身体健全者”,组成一支一万人的怯薛。这支军队由他直接指挥,驻扎在他的大斡耳朵(殿帐)周围,分为四班,由四个亲信的那可儿任怯薛长,每三日轮流值班。这是蒙古军的精锐,也是对地方加强控制的主要武装力量。其次,成吉思汗下令把许多习惯法固定下来,编成法典,称为“大札撒”。任命他的末弟失吉·忽秃忽为全国最高断事官(蒙语为也可·札鲁花赤)。他发表的训话和命令编为《训言》,也具有法律效力。此外,在行政组织上,如掌印、狩猎、马匹和牲畜的管理,军务的总管,军需的供应等,也都定下制度,责成专人负责,初步形成了一套行政管理的体系。

在这种军事化统治下,元世祖时把全国人分为四等:第一等是蒙古人;第二等是色目人;第三等是汉人;第四等是南人。这四等人在法律上的地位、政治上的待遇和经济上的负担,都有不同的规定。如在法律上规定蒙古、色目和汉人犯了罪,分属不同的机关审理。蒙古人殴打汉人,汉人只能向司法部门申诉,不能还手。蒙古人酒醉打死汉人者,只要交出一份埋葬费,就算了事。汉人、南人不准集体打猎,不准举行宗教活动,不准执持弓矢等武器。在政府机关中,蒙古人任正职,汉人、南人只能充当副职。如地方上的官吏,以蒙古人充各路达鲁花赤,汉人充总管,回回人充同知,形成定例。同知、总管互相牵制,都要服从达鲁花赤的指挥。蒙古人由科举出身者,一正式委任就是从六品官,而色目、汉人、南人则递降一级。诸如此类等等制度,都有明显的民族压迫色彩。此外,知识分子在元朝也沦为最下等的阶层,所谓“八娼九儒十丐”是也。也因此,元朝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义和黑暗退步的朝代。

取明而代之的清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二个由少数民族建立的统一政权,也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帝制国家。从后金建立开始算起,共有十二帝,国祚267年。清朝的建立基本上奠定了中国版图,同时其军事化统治与君主专制发展到顶峰,对知识分子的迫害也超迈前人。

首先这是一个靠军事征服与杀戮立国的朝代。在用军事征服明朝时,清军无所不用其极。进军江南时,清军无恶不作,激起江南人民的强烈反抗,特别是剃发令强制执行,各地燃起抗清的熊熊烈火。清廷残酷镇压,在扬州、嘉定、江阴等地进行了大肆屠城,史称“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此后清军各地“剃发易服”,清军采取多次屠杀以镇压之,造成人口骤减,发生西南地区民生萧条、万里无人的景象。史称甲申国难,1659年,清军占领西南地区。并迁移湖广人口填川,以补充劳动力的不足,视为历史上的第二次“湖广填四川”。清廷制定的圈地和投充政策使人民放弃土地,增加更多流民。为此又制定严禁奴仆逃亡的逃人法,激化京畿地区的民族矛盾。后来清廷下令停止这些政策,并实行奖励垦荒、减免捐税的政策。并且正式开科取八旗制度是努尔哈赤在女真牛录制的基础上创立的一种兵民合一的制度。国家底定后,清朝统治者继续其军事化的八旗体制。顺治七年(公元1650年),顺治帝对八旗制度进行改革,由自己亲自掌握正黄、镶黄、正白三旗,形成了“上三旗”和“下五旗”,改变了以前八旗由不同王公掌握的局面,同时加强上三旗的实力,满洲议政王大臣会议的权力有所削弱。在经济上,由于把关外落后的奴隶制带入中原,大力推行圈地投充等恶政,强抓人作奴隶,以供八旗子弟白白吃饷,他们常年寄生虫般的生活造成了清朝武力的退步(乾隆视察八旗军发现他们驰马坠地,箭箭虚发)也使得清朝越来越依靠汉族军兵。

在知识分子政策上,满清统治者跟元朝的蒙古人一样,采取的是高压政策,这就是臭名昭著的文字狱。清朝皇帝为打压汉人反清复明运动与防止散播不利皇帝的消息,屡兴文字狱以控制士大夫的思想。文字狱之案件常是无中生有,小人造谣所为。较大规模的文字狱甚至可以牵连成千上万人受害。史学家柳诒徵称:“前代文人受祸之烈,殆未有若清代者。故雍乾以来,志节之士,荡然无存。……稍一不慎,祸且不测。” 清朝诸例文字狱中,有名的有康熙时期的南山案、雍正时期的查嗣庭试题案和吕留良案等。清朝制造了多起文字狱,加强对文人思想控制,导致思想上“万马齐喑”;另一方面,清朝在组织文人编撰古籍时又大肆销毁古籍,改变汉文化基因,从而在思想上彻底阉割汉文明。满清统治者在文化上的倒行逆施和闭关锁国,导致中国的科技极大落后西方。1840年后帝国主义的入侵,使清廷与侵略者分别缔结了大量不平等条约,割地赔款,开放通商口岸,中国的主权受到严重侵害,人民负担更为沉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也因此敲响了王朝灭亡的丧钟。

而本族统治的宋明则不是这样。首先,因为是本族统治,所以不会有元、清那种征服者高高在上,以“四类划分”或“八旗制度”来进行民族压迫的情形存在。社会也因此而不会象元清那样族群分裂对立乃至生死搏斗。当然,更值得称道的是:因为是由文化上相对先进的汉族统治,在允许知识分子议政这点现代性上,宋朝与元朝都做得较元清好了不知多少倍。

宋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少有的重视文人的朝代。开国皇帝宋太祖赵匡胤较有仁爱之心,黄袍加身取代后周,他并没有由于担心前朝龙子龙孙复辟而对他们加以屠戮。 他还勒石为盟, 要求后嗣新君遵守如下誓言:“保全柴氏子孙, 有罪不得加刑,纵犯谋逆,止于狱中赐尽,不得市曹行戮,亦不得连坐支属”;“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子孙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因此, 在宋代,士大夫的地位相当高, 皇帝没有集权,实行开明政治。 寇准、包拯这些历史上有名的清官和贤臣才能保住高位并得以善终。 即使后来王安石变法, 同司马光、苏轼等乃政治上的死敌。 但不管王安石拜相还是司马光掌权, 对对方顶多是贬谪, 而没有杀死对方。宋代是中国知识分子活得最有尊严的时期。也是中国知识分子政治上有理想、文化上有创新、道德上有追求、生活上有保障的社会。

这方面,虽然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及其子朱棣对稍有异议的读书人比较残暴,还建立了特务机构东厂西厂来监视士大夫,宁信宦官不纳忠言,明朝的读书人因此没有宋朝那样扬眉吐气。但明朝毕竟是个以汉文明的儒教治国的国家,因而知识分子虽然受打压,但其发声功能却从来没有丧失。明代的大思想家李贽,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在他们的著作中人本主义,民主主义的光芒在闪耀。黄宗羲的《原君》批判君主专制,打响了民主思想的第一炮,明末思想界对整个封建意识形态从哲学到伦理,从治国到治学都开始反思和批判。戏曲小说都以市民喜好为标准,反映了市民意识的觉醒,这是对礼教压抑人性的反叛。西方的天主教在南方广为传播,特别受到明末先进的士大夫的欢迎,他们试图将西方传来的宗教和儒学结合,洋教中国化。东林党人和天主教徒密切结合,出了大批杰出人物。比如徐光启、李之藻、瞿式耜等都是天主教徒,象王徵、孙元化、李天经、张焘、瞿式耜、陈于阶等形成一个“西学集团”。 南明天主教也在宫中传播,后妃们普遍信仰天主教,这必将影响到最高统治集团。西方宗教宣传的人人平等思想有利于人本主义,民主思想的传播,也有利于科技引进、东西方文明的交流乃至资本主义制度的确立。但是满清入关使得思想界断送了儒学和西方基督教文明相结合产生新型文化的最后机会。

所以,虽然都是专制统治,但本族和异族还是大不一样的,这一点值得国人深长思之。

(文章原发于2014年7月)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