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东:陈少敏与刘少奇

  ·  2014-12-17

作者:丁东

陈少敏资格很老,1927年加入共青团,1928年入党,领过兵,打过仗。1945年中共召开七大,选出44名中央委员和33名中央候补委员,其中女性中央委员只有蔡畅一人,女性候补中央委员只有两人,一是邓颖超,一是陈少敏。1956年召开的中共八大,选出女性中央委员四名,即蔡畅、邓颖超、陈少敏、钱瑛。陈少敏不愿意做妇女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一直担任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兼全国纺织工会主席。

张光渝写过一篇《巾帼英豪:陈少敏》,讲述了她一贯敢说敢言敢做敢当的故事。陈少敏50年代初期去纺纱厂调查研究,发现工人们的劳动条件很差,待遇很低,她对政府迟迟不公布劳动保险条例很不满,就给毛泽东、刘少奇写信:“工人们的积极性大大提高,不断地捐献,义务劳动、劳军、救灾,政府也应该照顾工人的生活,使工人从切身生活中感到政府是自己的。但我们的政府则爱把粉擦在屁股上,费了一年功夫,起草一个劳动保险条例,人民眼巴巴等中央人民政府公布,至今不见公布。”大跃进时期,她又给毛泽东写信:“去年一年中,我们卖了很多狗皮膏药,狗皮膏药被我们卖完了。如果再不解决此问题,只好卖西北风(这个不要成本)。”“粉擦在屁股上”,“卖狗皮膏药”,敢于这样直言不讳地向最高领导表达意见的工会领导干部乃至各种领导干部,恐怕不但前无古人,也后无来者。

人们现在能听说陈少敏这个名字,是因为胡耀邦多次提到一件事:“1968年,八届十二中全会,开除刘少奇同志的党籍,表决决议的时候,坐在我前面一排的陈少敏突然喊哎哟,说是肚子痛,用双手捂着肚子硬是没有举手。这在当时是很了不起的,需要很大的勇气。我当时就没这么大的勇气,违心地举了手。”

按照常理,既然是表决,就有权表达不同的意见,赞成、反对、还是弃权,由参与表决者来选择。在常态下,不同的选择是正当的权利,不应当带来政治风险。但在1968年的党内形势却不是这样。当时标榜文化大革命是无产阶级的大民主,其实连党内民主也根本不存在。中共八届中央委员原有97人,当时有一半处于被打倒的状态,能到会的只有40人,只好补选10名候补中委,代替已经去世10名中央委员,凑够50人,刚刚超过半数。已经66岁的陈少敏6月下旬还曾被批斗,10月中旬能够以中央委员身份参加八届十二中全会,已是万幸,在会上表达不同意见,无异于鸡蛋碰石头,巨大政治风险可想而知。况且,刘少奇被打倒已是大势所趋,陈少敏就是提出异议,也无助扭转墙倒众人推的局面。

但陈少敏还是做出了非同寻常的选择。她并不是真的肚子痛。会后老朋友刘毓兰以为她病了,去看望她,她认真地说:“开除刘少奇同志出党,我没举手。康生非常恼怒,向我呵斥:‘陈少敏,你干什么!为什么不举手?’”刘毓兰问:“那你后来举手了没有?”陈少敏说“我没有。”她还问刘毓兰:“说刘少奇是叛徒、内奸、工贼,你相信吗?”

陈少敏在文革中同情刘少奇不止这一次。1966年8月八届十一中全会,刘少奇失势。当时毛泽东已经“炮打司令部”,陈少敏却在会议休息期间当着众人说:“少奇同志,我要找时间向您汇报女工工作!”1968年春,陈少敏在三○一医院住院,王震、李贞去看望她,她又直言:“党内有些家伙总是要整人,刘少奇有什么问题要这样整?”其实在历史上,陈少敏和刘少奇却并不完全一致,早在1937年白区工作会议上,她就和张霖之一起向刘少奇提出过不同意见。

陈少敏在八届十二中全会上的表现,给她带来了严重的政治后果。她两被会议《简报》点名。10月23日的《简报》中说:“陈至今对中央专案审查小组的报告没有明确态度,她今天在会上做了个很不像样子的所谓检查……一些人对她提出了严肃批评,说她没有同刘划清界线”。24日的《简报》中又说:“小组同志对陈少敏今天的发言东扯西拉、对审查报告始终不表示明确态度,两次提出批评,指出她政治上、思想上堕落到惊人的地步,一个农村老太婆的政治觉悟都比她高得多。”

1969年4月召开“九大”,陈少敏终于被排斥于新一届中央委员会之外。同年10月,已经半身不遂的她被送往河南罗山“五七干校”监管。1972年回北京治病。空军学院院务部长宁淮来看望她,说起八届十二中全会公报称永远开除刘少奇出党是全会一致通过的,陈少敏说:“一致个屁!表决时我就没有举手。”

1977年12月14日,陈少敏在北京医院去世。12月21日,追悼会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中组部部长胡耀邦主持,全国总工会副主席马纯古致悼词。在悼词中,称赞陈少敏“在党内路线斗争中,她坚定地站在毛主席革命路线一边,自觉抵制王明、刘少奇的右倾投降主义路线。”当时刘少奇尚未平反,领导机关按照流行的口径作出这样的评价并不奇怪。陈少敏已经长眠,无法左右对她的评价。

1980年2月,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做出了为刘少奇平反的决议。

三年后的1983年清明,刘少奇夫人王光美怀着崇敬的心情为陈少敏扫墓。但她在骨灰盒外罩的陈少敏生平简介上,却发现了“自觉抵制刘少奇”的字句。她要求全国总工会作出技术处理,并给陈少敏的养子打了一个电话,说:“你们应该经常去看看,不然骨灰盒上会落土的。”

来源:《瞭望中国》总第261期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