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发财:江陵烧烤

  ·  2013-04-02

嬴政并不是第一个烧书的混蛋,其太祖秦孝公就烧过书,也就是商鞅变法时代“燔诗书,明法令”。但第一次大规模烧书是他,始皇以为烧掉了书就烧掉了思想烧掉了威胁,一统江山一片愚忠一国顺民。烧掉竹简不是烧掉思想。干掉文人不等于干掉流氓。“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刘项两个流氓想法很简单“大丈夫当如此也,咦?彼可取而代,耶!”

就代了,坑灰未冷山东乱,烧书纯属瞎扯蛋。

刘邦本人是不折不扣的流氓,其后人对待文化却不太流氓。汉室对书还是尊重并重视的。西汉国家图书馆,两百年经营藏书达到了一万三千卷。可惜王莽篡位引发大火,烧了。东汉继续整理书籍,刚有起色董卓进城,烧了。晋朝再收集整理,永嘉之祸,烧了……三百多年的文化积累,最后都汇总到了阴曹地府。小鬼学识学历呲呲见涨。给阎王倒尿盆的,能写水文资源工程论文。

这三次烧书跟始皇帝稍有不同,是因为战火殃及池鱼,嬴政则是主观想烧。我发现主观焚书有家族性,秦孝公烧完秦始皇烧。到南朝,又一次出现了遗传烧书。

南朝谢灵运在《四部目录》说经过休养生息,国家积累了64582卷图书。但502年梁武帝萧衍灭齐“兵火延烧秘阁,经籍遗毁”。烧了,他的儿子梁元帝萧绎上位后,遗传病发作。这一次,地府小鬼彻底变成博士后,双料博士后。给阎王倒尿盆的,可以研发尿素有机态氮肥了。

萧绎这个坏蛋不是女人,不然乳房能挤出敌敌畏,他是发自肺腑的坏。“多猜忌,于名无所假人,微有胜己者,必加毁害”。这属于人品问题,好像跟烧书关系不大。但“虽骨肉,亦遍被其祸”则很是说明问题。这混蛋杀兄弑父,越是跟他亲近的人或事,他越“必加毁害”

对书也是如此。

对书,萧绎是极端分裂的。中国有三个文人皇帝:李煜,赵佶,剩下就是他。这三个人中,他又是最爱读书藏书最多,也是毁书最多的。萧绎从小就在文字方面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天赋,四岁就认识上千字,能把《曲礼》念完。长大后就是人肉字典,只要文字都认识,包括火星文。且著作颇丰,写过《孝德传》《忠臣传》《丹阳尹传》《注汉传》《内典博要》《玉韬》《补阙子》《余德志》《荆南志》《贡职图》《古今同姓名录》《老子讲疏》……

“既长好学,博综群书,下笔成章,出言为论,才辩敏速,冠绝一时。”牛逼的相当透彻。

如此牛逼当然是勤于读书。他读书比别人勤奋两倍,一篇文章必看两遍。这勤奋有些无奈成分,他是独眼龙,跟新浪logo一样“初生患眼,高祖自下意治之,遂盲一目”。付出常人两倍的视力萧先生读书投入到魔怔,手不释卷。屌丝手里常年一卷纸,他也是。阅读不分昼夜,困倦时叫人读给他听。萧绎有一项神奇的本事—— 即使鼾声如雷睡的黄浦江死猪一样,只要念错或者跳篇,他马上惊醒。

段子如下:“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这字不认识,越明年,政通人和。”马王爷马伯庸读到此处,打个哈欠,梁元帝萧绎听到此处,愤然睁眼,随即给马王爷一顿棍子……挨揍是应该的,这段子就是他编的。当然,萧绎打人真实的心理动因是天赋异禀的马王爷天生三只眼。萧当然对他不顺眼,当然嫉妒恨,就削。

事物都具备两面性,一个眼睛也有好处,看书快。俗语云:两眼只能发呆,一目方可十行。

疯狂的阅读速度导致他疯狂收集图书。继位后,首先将国家图书馆文德殿的23106卷藏书和在首都图书馆收集到的公私藏书,共七万余卷运回江陵。(抽调的是文德殿图书馆,若是抽调北大图书馆一本都得不到。他们那有个图书管理员。一把火把中国图书烧的毛都不剩。不对,就剩毛了。)其余七万卷是他在江陵的旧藏。另外拎大喇叭播《十五的月亮》走街串巷,也收上来不少。至此,他的藏书达到了中国史上前所未有的十四万卷。

然后,就烧了。萧绎的烧书有些戏剧性,烧书前先挑日子,烧书时有表演,要自焚“我看的书把我自己火化了”。结束发表烧后感““读书万卷,犹有今日,故焚之。”

烧书的帷幕在554年11月拉开,11月初,西魏五万大军直指他的江陵图书馆。武宁太守报告了魏军南下的消息。萧绎根本不在乎,12月10日,魏军渡过汉水……12月24号还有闲情写诗“帝犹赋诗无废”。这天是平安夜,诗没留下,大概“金够败金够败,金够买LV。”这类作品吧。27号大军压境依旧不在乎,召集群臣开《老子》研讨会,讨论辨证唯心主义思想。27日,开始慌了,但早已无济于事。魏军开始攻城了。

公元555年的1月 10日。中国历史上最大一次的焚书事件诞生了。这个日期很诡异,555是烟,烟雾弥漫,110是报警。消防不来。冥冥中注定冬天里的这把火扑不灭。萧绎将所有图书集中,将宝剑在柱上击断,哀叹:“文武之道,今夜尽矣!”然后开始烧书,点燃后装模作样要跳进火海,考虑到自己属鼠不属鸡,涅槃不出凤凰。扭扭捏捏放弃了。随即被魏军捕获,1月19日。被戕杀。这一天也很诡异,正是火警119。所以有些理解他说“读书万卷,犹有今日,故焚之。”特么连火警匪警号码都分不清楚,这书读的确实无用。也确实窝囊。题外话,萧的媳妇乃赫赫有名“徐娘半老”版权人徐昭佩,平生最爱给肖先生戴绿帽子。这属于后院起火,所以窝囊的萧绎破罐子破摔在前院烧书。萧先生烧书大概也有心理平衡方面的考虑。

言归正传,这次烧书确实够狠,中国文化瞬间格式化。城破后,魏军于残墟之中捡理图书,只剩下四千多卷。直到北周在关中建立之初,藏书才累计到8000卷。到唐初,实际恢复的旧籍还不到原来的一半。这场灾难,是无法用数量来估价的。

当然,事物都具备两面性。“万幸他烧了,不然高考不知道多背多少道题!”我那个上高三的侄子感慨道。

来源:《大家》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