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战争与和平

  ·  2013-03-18

今年2月11日晚我看了中央电视台9频道的节目“中苏外交档案解密”。该节目对1950年的朝鲜战争的起因做了详细介绍。我看了以后久久不能释怀,一直在心里盘旋。那一年我在东北齐齐哈尔铁路机务段实习。段上派出几台机车连同乘务员援朝。战争需要各色人才,不少是从我们铁路局派去的。我认识一位姓王的女同志就被征去援朝了。战后他们中大部分都回到原单位,但是有好几位就牺牲在朝鲜战场上。那位姓王的女同志后来没有听说她的下落,不知是死是活。

这场战争是中国和北朝鲜对阵联合国。事实上北朝鲜的兵力在战争初期就被消耗得差不多了。后来主要是靠彭德怀率领的志愿军对抗联合国军。联合国军事有 18个国家的军队组成,但是主力是美国。本来在八年抗战中美国是中国的盟军,我们一起打败了日本。中美是同一条战壕里的同志。可是朝鲜战争使两国反目成仇,互相杀戮。为的是帮助北朝鲜解放南朝鲜。这场战争一共死了多少人至今没有精确统计。联合国军有较为准确的数字,联军方面总共死了大约接近五万人。中朝方的死亡数至今保密。中方牺牲的人肯定是有数的,因为每月要给遗族发放生活费。但是从来没有公布过。至于朝鲜方面的死人数更为模糊。南北朝死掉的百姓很可能比死掉的士兵还多。我估计双方死亡的军民总数接近一百万。

根据现在解密的资料,这场战争的起因是北朝鲜的金日成想要解放南朝鲜,动员全部军力猛攻南朝鲜。南朝鲜毫无准备,北军几周内势如破竹,攻陷南朝鲜的首都汉城,并一直南下,快打到海边了。此时联合国决议组成联合国军抵御北朝鲜的进攻。这场战争一直打了三年,不分胜负。最后仍然以原定的三八线为界,各归原位。仗等于是白打了。可是人已经死去。死人是不能复活。也有人说,这场战争没有白打,打出了中国的威风,杀了美帝的霸气。这话是不错。问题是拿这么多人的生命交换这样的结果值得吗?更何况这样的目的有多大的价值。把一个二战的盟军变成敌人,对我们有利吗?随着时间的逝去,越来越值得我们深思。

近百万的青年人牺牲在战场上。他们都是风华正茂的年青人。每个人都是有亲人,有理想,有人生追求。但是为了一个说不太清的目标牺牲了。当然,他们已经死了,再也不会说话了。他们死得不得其所,百万条生命就这么轻描淡写地交代了。我们活着的人应该为他们思考。这是一个挥之不去的道德问题。这样对待他们说得过去吗?是谁应该对他们的死负责任?这些人有胆子站出来回答这个问题吗?更何况,类似的事情是不是还会发生在我们这代人身上?如果我们不接受过去的教训,也许也会不明不白地像他们一样地死去,毫无价值地死去?

一个母亲绝不会同意让自己的儿子为了一个说不太清的目标去送死。一个妻子也绝不会同意让自己的丈夫为了一个说不太清的目标去送死,把自己变成寡妇,痛苦一辈子。但是一个政府可不是这样想问题的。它会为了极少数几个人的模糊目标,动员全国百姓为此牺牲。死人对他们来讲不是一个问题。政治家和老百姓对待生死的态度绝然相反。他们的区别在于“以国为本”还是“以民为本”。

应该讲,大部分情况下国家的利益和百姓的利益是一致的,没有矛盾的。但是到了战争的时候,国家想打仗,百姓没有愿意打仗的。国家领导人想发起战争,此时所谓的国家利益就和百姓利益直接对立了。为了让百姓去打仗送死,国家编出一大套“爱国”理论。其核心就是不怕死,勇于牺牲,为国家而死重如泰山,而且永垂不朽,如此等等。这种国家对百姓的教育已经有几千年之久,反反复复不断灌输,大家已经认为是不需证明的,颠扑不破的真理。谁如果敢于对此挑战,谁就是卖国贼,就是万夫所指的卖国贼。

爱国的理论并非永远都错。如果有外敌入侵,民众奋起抵抗,并为之牺牲,是完全应该的。所以爱国不但不错,而且在外敌入侵时十分必要。因此爱国的理论就可以用来为有野心的政治家所利用。他们制造出各种理论,欺骗百姓为他们的野心送死。朝鲜战争就是一例。这时候所谓的爱国已经偷换成爱这个政权,甚至就是爱领导人。在我国,连欺骗都不需要,直截了当地就说“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不需要和国家有什么联系。两派革命群众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打起仗来,因此死伤无数。这时候爱国理论发展到极致,百姓把自己的利益完全忘记了。爱国赤裸裸地变为爱领导。百姓信以为真。不信的人虽然心里明白,但是迫于环境,也不敢出声。如果真的出了不同的声音,立刻会遭到围剿,甚至遭来杀身之祸。

显然,光用理论骗取一个人的生命究竟是难的。叫人上战场送死还要有在微观上能控制人,万无一失的方法。这里的关键点只有一条,就是把人骗上战场就不怕他不奋勇杀敌。因为到了战场上虽然你跟对方的敌人无冤无仇,你也会毫不留情把他杀死。原因很简单,你不杀死他,他就会杀死你。这时候每个人想的是要活下去,而活下去的方法就是杀死敌人。正好像罗马斗兽场上两个武士表演杀人,供贵族欣赏。这两个武士必须杀死一个表演才能结束。打仗也一样,一旦打起来很少能停下来,非得争一个你死我活才算完。这样,一个善良的人就变成杀人不眨眼的人了。杀完了人,国家把他标为战斗英雄,鼓励以后的人上战场更多地杀人。

打仗,对上战场的人来讲,玩的就是人的性命。这种游戏的代价极为高昂。要让人愿意参与必须把人彻底洗脑,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顾。所以历代统治者想方设法教育百姓为国牺牲。教育百姓为国牺牲,首先要证明这场战争是正义之战。的确,战争是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要把非正义的战争包装成为正义之战,才能让战士们奋勇上前。希特勒和东条英机发当的战争是非正义的。但是他们都有本事把战争伪装成为符合正义的。我们今天判断这两场战争是非正义之战,并不是因为我们取得了胜利,而是因为战后这两个国家的百姓没有沦为亡国奴。相反,他们在正义军队的统治下,迅速从战争的废墟中成长起来,成为世界强国,富国。百姓享受了自由,和平和繁荣。我们说朝鲜战争是非正义之战,因为北朝鲜的百姓失去了自由,忍受着饥饿和残暴。因此,战争的正义性归根结底和国家的目标有关。国家是为了百姓的自由繁荣,还是为了统治者的模糊理论,甚至仅仅是为了他们的个人目标,享受特权。

人类社会经过了几万年的博弈,取得最重要的进步就是政治上的共和,法治,宪政,和人权。实现了政治进步的国家已经不可能发动非正义之战。因为民众已经觉醒,统治者不可能包装罪恶的战争成为正义之战。现在的世界大潮流浩浩荡荡,变得不可阻挡。特别是由于互联网的技术使得欺骗越来越困难,真理更容易传播。独裁者欺骗百姓上战场送死越来越困难了。战争最终将变成历史。

来源:《大家》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