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厉以宁:难忘的大学生时期

  ·  2018-04-25
我于1951年暑假在湖南长沙参加高考,被北京大学录取后于1951年8月底由长沙来北京,成为北京大学经济系的学生。从1951年到2012年,已经61年,我一直在这里学习、工...

邓聿文:如何评价邓小平和华国锋对深圳特区建设的贡献?

  ·  2018-04-21

不应该仅仅纠缠于深圳特区建立不是由邓小平批准这件事,深圳特区的发展表明,是邓给了特区最大帮助。

雷颐:严复的进化与保守

  ·  2018-04-08

严复,字又陵,1854年1月出生在福州一个中医的家中,幼年就开始受到传统的私塾教育,苦读四书五经,准备走科举入仕的旧路。但12岁时父亲突然病故,家中已无力供他将来应考的长期读书,只得另走他路。

张铁志:知识改变中国

  ·  2018-04-07

那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人们亟欲渴望追求他们被剥夺走的一切,渴望巨大的信息与知识来理解他们的时代,填补他们的内心——无论是娱乐性的还是思考性的,是功利的还是文艺与哲学的。毕竟,彼时他们“一无所有”。

张铁志:文化运动引领台湾变革

  ·  2018-04-06

那确实是个黑暗与黎明交会的年代。在战后台湾,政治权力的控制让整个社会几近窒息,年轻人不是陷入虚无,就是感到自己是失落的一代。“自由中国”和“文星”点起了一些愤怒的火光,但很快就被扑灭。

李零:七读子弹库帛书

  ·  2018-04-04

简帛古书是中国学术的源头,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是源头。中国的书,从一开始就是写在竹木简牍上,而不是龟甲、兽骨和铜器上。缣帛是简牍到纸书的过渡环节。《墨子》反复讲“书于竹帛”,被钱存训拿来当中国早期书籍的定义。

金雁:“猎巫运动”

  ·  2018-04-04
理论上所有的苏维埃人都是陷于“一国被包围中”“诺亚方舟”上的“同道者”,但是“阶级差序”方法把所有人群分为向“权力核心”聚拢的几个依次落差的等级,知识分子是处于最外圈的不...

林徽因:北京——都市计划的无比杰作

  ·  2018-03-28
人民中国的首都北京,是一个极年老的旧城,却又是一个极年轻的新城。北京曾经是封建帝王威风的中心、军阀和反动势力的堡垒,今天它却是初落成的,照耀全世界的民主灯塔。它曾经是没落...

羽戈:大节与底线

  ·  2018-03-27

批评胡适风流,不该殃及他的公共形象与价值,有些人不知无意还是有意,混淆了这二者,那便陷入了误区。

羽戈:革命派康有为

  ·  2018-03-26

康有为原名祖诒,字广厦,号倒有好几个,如长素、明夷、更甡、西樵山人、游存叟,晚年别署天游化人,其中以第一个最为著名。

羽戈:李鸿章之过

  ·  2018-03-26

李鸿章一生成败,都局限于“晚清”这两个字的阴影之下。他终究只是时势造出的英雄,而非造时势的英雄。

羽戈:东方俾斯麦

  ·  2018-03-26

慈禧的时代,还有一个中国人,常被拿来与外国人对比。此人即李鸿章。彼时李鸿章虽无世界级影响力,却堪称世界级名人。关于他的世界排名,我至少见过两种说法,一是“当今天下三大佬”;二是“十九世纪世界三大伟人”

鲍鹏山:司马迁“野合”之说考

  ·  2018-03-25

叔梁纥和颜徵在这样的“野合”,是合乎周礼的,甚至是履行周礼。我们看孔子生前,受到很多谗毁,但是,从来没有因为他的出生问题被人歧视、嘲讽,可见,这种“野合”在那时是正常的

羽戈:李鸿章的《挺经》

  ·  2018-03-25

李鸿章的《挺经》,第一表现为担当。如梁启超所言,无论遭遇何等风险,陷入何等风波,李鸿章皆挺然以一身当之,未尝有畏难退避之色。

许小年:为什么英格兰会成为第一个现代化国家?

  ·  2018-03-24

以18世纪为分水岭,文明展现出两种完全不同的轨迹。18世纪发生了什么,使人类文明脱离了几千年来的发展轨迹,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拐点是工业革命,我们把工业革命之后的社会叫现代社会,而现代社会的性质又叫做现代性。

1 2 3 4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