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愚:飞翔的大学梦

  ·  2018-08-05

生在关中盆地的少年,好做飞翔之梦。

因为被四周的高山所囚禁,天真的心极易腾空而起,渴望穿越有形的束缚,进入不可描述的自由境地。

夏天,燃烧的季节。

看不到尽头的麦浪,唤醒农人对丰收的渴望。

这也是少年所期盼的季节。

性的诱惑骤然高涨。

和风吹拂另一阶级少女的裙子,在单调的校园,在绛帐车站那条唯一的马路上,在宝鸡咸阳西安熙熙攘攘的街头……微波荡漾,里面藏着少年垂涎的果实。

最致命的是命运女神的顾盼。她让幸运儿脱离土地的宿命,从衣食无着落的卑贱者摇身一变为吃国家饭的高级种姓。

六月份的高考季,每年都有人跳出龙门,翩然跃入新世界。

你能否轻盈地迈过这道坎,让心飞上云端?

周末返校时,母亲把装满锅盔的布兜,轻轻放在你的肩头。

那是好面做成的食物,柴火烘烤的香味,从扎紧的口子那儿逸出来,久久搅动你的味觉。你眼睛的馀光看到了弟弟妹妹蠕动的嘴唇,那是馋极了的吞咽动作。

锅盔压在胸口,让你感受养育的重量。

你边读书边做梦。其实,很多时间都花在做梦上。

梦,是一种难以估量的力量。因为有梦,你感到自己漂浮在盆地上空。

汽车,火车,飞机,电话,报刊,所有与远方勾连的东西,都让你兴奋不已。

你隐约感到,自己鼓动的翅膀就要被风托举到远方去。

你骑着继父骑过的自行车回学校。

从双庙周家沿土塬往西,转到绛帐火车站通往扶风县城的柏油路。

香里提水渠两边的白杨树哗哗作响。在这温柔的金色原野上,它们做了你的朋友。你感觉,那声响有时是嘲讽,有时又好像是赞赏。

心事浩茫的少年,最想有人知道,却又怯于袒露自己。他要护卫着这一切,先让其在心里游荡吧。

这条平滑宽敞的柏油路是一个暗示:一旦离开了坑洼不平的土路,才有舒展惬意的人生。少年凭空有了一颗欢快的心,他使劲儿蹬车,悉心体会飞翔的美妙滋味。

每次分别,母亲脸上总是显露出某种熟悉的神情,她咽下了那些嘱托的话语。疾驰的少年把他们大声念出来:

我娃啊,你要好好读书,一定要考上大学!考上学,一好百好。

(注:作者的新公号“老愚的自留地”已经开通,敬请关注。)

来源:FT中文网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