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已人:梦语录·命论

  ·  2018-03-26

因夏得会,月旦随园。假寐经梦,闻有客至。宣平和之音,待偶来之客。纵浮世风流,亦有茫茫交集。

古琴之音,动则悲欢之情。怀戚者垂涕伤感,假乐者颂言相应。座中有客言曰:“浮世何悲矣!动辄则感怀。”

吾谓之:“悲欢戚乐,系之命也!人生天地,如寄如期。命之尽数,感飘零若何物,梦羽化而登仙。系天承命,终其力气,亦罕得道。”

“命之理据,浅陋若月由东升,如冬则被裘,夏如凉水。循自然之理,则为命也。而谓命也,为上出于云霓,为下之临无地。如阴阳之于一体,如本末之于一具。而命身安浮生之逍遥,载寒暑之流离。吾可谓,命之兴至,居之可见高山流水,行之可至楼榭亭台。闭门可得奇思妙趣,归庐亦有广田良宅。形身不以止,喜惧不为动,知命也。胜游可安全心之乐,而潦倒亦不失逍遥之态。乐命也。吾命可安于吾身,纵溯洄从之,又何惧也?”

而常道有谓:“何以观命?”

有道命不可知,又言三分天相而七分人为,固中可取,有可闻也。有盖命相着于形骨,相经序谓:命之与相,如声之与响。 由是可观,何事莫非与命相相连乎?吾以为知命者,无以观命。顺势而为,又何究势流之所终也?

答曰:“饮酒而梦得周公,长歌而回得孔思。闲居柳荫而并花情为伴,作书塌卧而材归情作绝。如是也,命相可观矣。”

命相之可观在乎可适,适命者,乐者得其乐,而哀者得其响。命之至化者适命如行云流水,付命之为天时,得常生会永生。是故命之乐事纵逝而难存,而自然反之。故适命如昼花夜雪,恰得其时,不执所念,则命相可观矣。

仲春而逢时雨,吾言之切切,而不觉客已大醉。吾观此风摧拂柳,四时相呼,春去而夏应。冬趁而秋逝。观乎四时,如命也。日月肯迟,入我旧居。念也?行也?将信命也。而翩翩来燕,先巢尚在,吾念及此,客执吾臂诗曰:“长天穷日暮,命者归时真。不闻相识客,依旧远行人。晨去关山北,夜留楚地门。不知几世代,宁可安吾身。”

吾答曰:“存生而不求言,尽命而不求为。适世而但求生,离去而逸安劳。人寄天地,渺不若尘。生求有为而无为也,生求有情而终无情也。涉风历百庭而途颜色,劲水与山川而新万壑。客游知其乐,为命当其道。周旋而不待妄,缠绵而不留憾。醒时有琴书作弄,梦醉亦无梦无想。朝生而悟得大道,夕死而不负吾生。吾庐可归而道可悟,何憾也?何究也?何无常也?吾命安之于吾身乎!”

诗曰:逐复命谋论,濑声势将循。金觥夺易碎,久曲执有闻。纵乐与时去,觅悲共饮存。朝生悟夕死,究止袭行端。

来源:作者投稿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