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已人:梦语录——闻道论

  ·  2018-03-15

欹枕无眠,扶栏凭观。偶有人家,烛之一寸,竟存一户之明。隔窗徊视,帘风鼓动,尚有烘炉夜话。

吾见浮云横飞,宛若奇峰,气象千万,遗之云宫?而一灯之烛,置身其中,人若渺渺,一朝成尘,焉有复存?人至命数,亦不得天数,究苍生博博,又何待以?人常谓圣者为天,而天者与常者又何别乎?正思其想,谓前人曰:“苍生待者谁也?”

“圣人也。”

“而圣人胡有异于常人乎?”

“得道者,圣人授以道,常人施以道。常者知者也、圣者仁者也。”

“何以别乎?”

“仁者以一灯燃百家,一家明而万户明。知者以一灯引百家,万户弊而一家明。由此别乎!”

又言哉:“前者为道,后者言道。”

“更所谓道可永存,身不可。知可遗身,而念不可。”

吾若有所感,观乎明窗,而见星星光影,万户灯火,辉映相莹。若何哉?星辰也。吾之所可观万物之情状,皆以赖日月之芒丈。日月明而万物明,是以夏云伟观,得日月可视。珠玉秀丽,得辉烛可映。流连万象之间,沉吟物化之动。得前人之语,逾有兴思,问曰:“邦有圣人乎?”

“别常人所不能,辩圣人安有存。”

“何以别乎?”

“先舍我而得大我,是以常人所不能,而圣人所能哉。常人动之以利弊,圣人撼之以舍弃。圣人先成仁而欲天下人为仁,常人先得知而莫不与天下人得知。圣者受心而得心,常者弊心而愚心。圣者不惧,常者惧知。纵所谓常者为知,而反惧也,痴人如此,殊为可笑!”

“道可有别?”

“圣者之道在乎仁,常者之道在乎愚。由此别乎。”

引申其义,动辄感概,天下之道在乎愚,何复别哉。

“不执所见,则不病也。”

“苟不尽道,何以言世?”

“世如奕棋,道之不尽,如天不我助,不拟章法,何从胜负?”

“涉世亦如此。”

诗曰:吾闻天下如奕局,无非逢遇係兴废。而以棋局比世事,世道百年不胜悲。

至来去,彼复言:

“参丝绞弦琴,可以当治国。弦缓不为动,弦急则声绝。上弦可独响,下应无从属。”

余知其来去,不知其行踪,谓赋诗曰:沉壑遗细流,阴阳出其中。春觉忆眠时,无端有虚空。飒风摧花落,荒唐事梦中。

来源:作者投稿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