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已人:文人免政

  ·  2018-03-13

我不同意文人参与政治,至少是真正的文人。毕竟这个世道会写字的也可以叫作家,会念诗的也可以称诗人。所以这里的文人免政,是指那些正确意识到自己是文人而又正确被认识到是文人的一类。

现在文化社会最大的弊病是识字的人不多,识字而懂事的人更少。会写字的人不多,会作文的人更少。可识字的人愿意当评者的人比比皆是,会写字的人愿意当文人的人又随处可见。这一来就麻烦了,读者分辨不了文学的真假,只当作会写字的就是文学家。鱼目混珠也可作为一谈,所以我们要先分辨,后论事。

所谓文人,也应是读书人。而读书人,却不一定是文人。他们承载中国文化,熟知仁义礼德。口中未绝之乎者也,仍保留旧社会的迂腐气息。他们认为这是知识,礼教,品德。也一向尊崇自古以来对文人的期许。要知世而后治世,或不成,至少做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就算如陶渊明这样归隐田园,说是不问世事,却句句不离官场,说是心之所向,却篇篇不过望尘莫及。

我一向认为,知识为不是与愚众分隔,而是作为先驱,启发民智。这只是一向认为,诚然不能。文人最怪便是身上撇除不去的旧社会习气,又说是书生气。明明不是政客,非要说政。明明不是诗人,非要评诗。满腹孔孟儒学的道德理念,却知道身边哪有那么多读过孔孟儒德的中国人?明明余力不足,却仍要担当有心之大旗。这是书生所言之理想,以反世俗来完善世俗,却不知这是文人所犯的最大罪摘。

文人创作,最好免谈政治。有感新社会的文化普及,使之识字受众越渐广泛。哪怕只是稍微沾边,亦容易造成写者无心,听者有意。而有些胡言乱造,率性而为的章词,或也被曲解为政治有所图的文本。有的是牢骚之言,有的是建论明见。不过再怎么心有大志,也不过是文人的聊以自慰而已。

所以文人最好多写写风花雪月,少一点国恨家仇。多看看山河明秀,少几句争锋相对。清政时期,一句“清风不识字,何事乱翻书。”便被勒令下狱。但凡带有“清”字的便要严阵以待。适逢千军万马,如遇洪水猛兽,其实只是词章绝句,哪来得那么多意象牵连。

当然,改变不了政客们的直率多疑,也可以改改文人们的陈规陋习。不让说清风,就说劲风,不让说明月,就说皓月。不让写看得懂的字,便多翻几页书,找找别的字词。毕竟也不是烽烟四起,犯不着口诛笔伐。

文人应当免政在于政治本身不具备包容性,政治是一个排斥舍弃的过程。所以文学的意象万千在政治上牵连甚广,稍有不慎,便至冤屈。文人为政如履薄冰,如悬崖纵马。政客不愿意有文人,也不愿意有艺术家。所以文人为政,只有不知其不可而为之,与知其不可而为之。

文人要从政,必先舍弃书生气,而不是书生的文人,又有几分文才,可想而知。反正以后还有哪个文人想与政治扯上关系的,多想想鲁迅先生那句,远看是条狗,近看原来是郭先生。

来源:作者投稿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