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已人:谈悲剧

  ·  2018-03-13

谈起悲剧,英国作家arber的一句“人应以痛苦为原则,欢愉为禁忌。(That men should not please themselves but deny themselves everything they take delight in.)”言明了基督教的教义宗旨。

所谓宗教也好,规矩也好,都在崇尚四个字的准则便是“克己复礼”。克己为的是承受痛苦,而礼教才是最终目的。而以痛苦为原则只是为了“去欲”两字。很明显,无论基督教也好,佛教也好,宗教最后的目的和引导都是在教从人们“去欲无求”。欲望的本身是欢愉,而痛苦的本身是无求。

痛苦不一定是悲剧,相反欢娱所引导的纵欲才是。悲剧有两个前提,一是不守规而引致的不可控,二是循规蹈矩而接受的宿命论。所以两者与痛苦无关,而与欲望有关。前者是创造悲剧,后者是接受悲剧。前者毁于人,后者随与天。看似无关,实则相连。看似二择其一,实则殊途同归。这里并不是承认悲剧的必然性,而是承认悲剧本身不具有破灭性。所以可以说悲剧成全了本身的不完备。正是为了永恒,所以赫然而止。为了保留,所以舍弃。为了珍存,所以不执。它并不矛盾,而是相辅相成,或者说因果使然。因此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悲剧不一定痛苦。

甚至更大胆地说,悲剧不可悲。

在古希腊神话里,悲剧是给众神,王,和英雄的。只有喜剧是给愚民大众。古希腊神话里的英雄都是注定成为英雄,而不是偶然使之。这点可对照我所说的悲剧的宿命论。

所以这更像是一种成全,对不朽的成全,和对完美的成全。与其费尽心思去维护无暇,何不索性沉醉于支离破碎所造成的艺术感,与其哀悼他人所从蹈的悲剧,何不庆幸他敢于打破陈规陋习所创造的不朽与历史。我们读莎士比亚,四大喜剧的谈论远远没有四大悲剧来得多。包括人物的分析,故事的转折,因果的学习,都是悲剧比喜剧要多得多。不是因为喜剧没有可读性,而是因为你不需要学习如何幸福,却要学习如何规避不幸。幸福只是用来憧憬的,而悲剧则是用来铭记。而幸福的千百种样式正在于各人有各人的过日子,而悲剧的共鸣性正在于各人有同样对欲望的相性。

悲剧得以铭记正是因为它能为常人所不能,达自身所不及。我更倾向说悲剧是一种对惯性的反叛,而大部分人都摆脱不了惯性所带来的安逸,哪怕他们明知道这并不能如愿以偿,也知道这或可能抱憾终身。却仍甘愿重复已有的惯性,甘于淡然,逐渐无求。这里的无求与宗教的寄望不同,这里的无求是不懂所求,而宗教的无求是懂而不求。所以他们会倾向讨论别人的悲剧而宽慰自己的循规蹈矩是正确无误的。一方面在释怀遗憾,另一方面也在心怀羡慕。释怀在劝说自己是成功规避了不幸,羡慕却是后悔自己没有体会不幸。人本来就对悲剧有天生的向往,因在于天性的有求。而悲剧本身正是对于有求的挣扎,这不可悲,只是可惜。

来源:作者投稿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