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愚:在回乡的飞机上

  ·  2018-02-15

返乡前的一夜,很难睡个安稳觉。在我,这几乎已经成为常态。

入睡前,自觉有一颗平静的心,但一入梦乡,却时时惊醒。倒不是怕耽误了航班,只是被一种难以名状的思绪左右着,处于浅睡眠状态,要让自己时刻清醒。

或许是老了的缘故。

老了也许就是这样。

网约车司机按时叫醒了迷糊中的归乡者。夜里,他已经往返机场三次。一路上,四十五六岁的他时时用微信和儿子通话,在反复商量买一张便宜出国飞机票的事情。

尾灯闪烁,机场高速上挤满了左冲右突的车子。

飞机划过黎明前的星空,它们睁着猩红的睡眼。

收费口照例要堵几分钟。司机说,偶尔会有三十来岁的年轻人质疑自己:这五块钱的高速费该由谁出?

从各色车子上下来的人,一边疾走一边将口中物吐向痰迹斑斑的地面。

拖着大包小包的,像奔赴战场一般,急匆匆钻进玻璃门。

一进门即有手持警棍的男女声称防爆检查,人们不得不止住回家的脚步,等待他们放行。

安检口一派紧张气氛。虎视眈眈的安检员用力揣摩乘客的身体,皮带、裤脚、裤兜等嫌疑地带,更是来回探寻,让人产生强烈的不适感。当权者制造的日益敌对的社会氛围,令每一个人利益受损。倘若孙悟空再生,也得慨叹行路难。

人们早早就在值机柜台前排起了长队。

上了摆渡车,却迟迟不见关门,也没有任何告示。冷风抽打着归家心切的人。

买经济舱的从头等舱走过,因担心被对方轻蔑,便把眼神投向别处。

头等舱的男人随意伸展身体,给人以养尊处优的闲散感;女人故作矜持,用馀光检阅路过的低等级乘客。

阶级的鸿沟就在每架飞机的机舱裂开。

座位左边的男子目不转睛阅读一本发黄的大字号书,打开的文章叫“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封面上印有毛选第一卷的字样。

组织安排学习?

不是,自己有兴趣。

能看进去?

当然能。

行程中,这位三十来岁的清瘦汉子一直手捧此书,时而沉思,时而面露喜色。

又跌了!短短十几天股市跌成熊了。

我给他看扭曲的K线图,他不解地问道:

股市是什么?我不懂。

临下飞机,他从座位底下拖出一个硬文件包,紧紧攥在手里。他向空姐打听,转机到西藏行李是否需要随身携带的问题。

原来是驻藏军官。

座位前右坐了一个二十七八的女子,一刻不停地在用右手敲击键盘,发出密集的信息。

等飞机起飞了,她又打开电脑,页面显示的是北京某区民政部门文件,她在上面涂涂改改,随后又是一连串微信电话,好像在听从某人的指令执行公务。

坐在右边的胖男子,飞机降落时才开始动作,他来回扳动安全扣,发出乏味的响声。

左前方端坐的空姐,眼睛睁着,心却不在机舱里,她都懒得小觑一眼身边这个无聊的家伙。

下机时,空姐向每个人问好,来自腹腔的浊气袭击了我。

出了机场,我长长吐了一口气。

故乡啊,归巢的鸟儿,正在扑楞着翅膀靠近你。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