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已人:我在写作的时候不说音乐

  ·  2018-02-26

我们在谈论一个作家天才与否总会先重视他写过哪些部作品,再评论里面的思想,文笔,学识。

可新生代的评论准则让我大呼怪异,他们会在作品面前先标示一个年纪或者是形容。诸如“美女作家”,“少年天才”,“音乐神童”这一类的词汇。仿佛她不是美女便称不上作家,不是少年便称不上天才,不是神童便称不上音乐才子一样。这样的成名是为了成就一个名人,而不是成就一个作家。

顶大多数的人都奉承着“出名要趁早”的原则,人都往“趁早”两字赶,出名是作者名还是作品名有何重要?

看重了消费,就忽略了才学。树立了个人崇拜,也丧失了行立经典。让名头行大于本身的,这种做法无异于是把下蛋的母鸡先偶像化起来,再来看它能不能生出鸡蛋一样。天才的名气是树立起来了,可是天才的作品却是一件也找不着。一旦把天才委托了年纪,没了年纪,便什么也没有了。这样的做法是行商不是行文,只是哗众取宠,投机取巧而已,算不得什么真知识见。

在立准面前应人人平等,是演员就论演技,是作家就评才学,是明星就拼个知名度。哪有什么名义上再要求个辅助衔头的。

强调年纪一向是读者的“专利”而不是作者,是私人记忆,而不是声张名目。

正如一部经典创作无论是三十岁得诺贝尔奖,抑或是五十岁得诺贝尔奖,没有任何区别。年龄只是一时嚼头,芳华也是。看书的人看重的是书作的文采,而看名头的人看重的是作者的名气。看名头的人只是凑个热闹,宴散人别。而看书的人则是代代相承,不愁无客。

因此少给天才找借口,也少给经典树名头。花香蝶自来,空要捧一副架子去讨个一时的风头劲,最后落一个败柳霜莲,作何感概?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