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已人:当代中国式说话艺术

  ·  2018-02-26

中国对说话有四个字的偏见,便是“谨言慎行”,三国志里有一句话:“见可而进,知难而退。”又孟子云“言近而指远者,善言也。”这两句话一是关乎态度,要知时势,二是关乎度量,要知节制。

因而中国式的说话都以“含蓄“为上。正如“婉约派”的词在艺术层次上是高于“豪放派”。要不言相思,尽是相思。最好全篇都是写莺莺燕燕,劲风细雨这样的意象比拟。而像苏轼,辛弃疾这种快哉语意,现在看来自然是潇洒,奔放自如,有如脱缰之马。只是在传统国学上始终是不被提倡的,至少唐宋文学如是。

传统中国文学所崇尚的应是和东洋一样的“侘寂”。说什么都是点到为止,要含而不露。要知止后定。做人如是,写诗如是,意在不言明。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画里最看重的是“留白”,“留白”留得好,不费笔墨,景物也跃然纸上。提倡一种什么都看不透,却什么也看透的境界。

而当代中国的语言艺术倒是和谨言慎行水米无干。现代中国摒弃了含蓄,也学西方国家提倡起了自我。我们向西方国家借鉴了表现自我的方法,觉得从前那一套理论太过时了,要实现我笔写我口,我口说我心。不再禁欲,不再修饰,从婉约到直接,从以约束为题,成了以放纵为题。于是言语艺术发生了变化。从前是费尽心思怎么遮掩,现在是费尽心思怎么裸露。当代说话艺术的要点在千万不要含蓄,你不张扬,便是无知。不说自己有文化,别人便不觉得你有文化。没有安个名义,就成不了名义。

尤其是饭局叙聚,几盏酒过。总有的人学习了自我表现的精髓,自觉融入新派哲学。秉承着事不一定要做到份上,但话却要说到嘴上的原则,为宴会宾客提供生动感染的释论。而这类哲学可归论为:“先铺张,后改正。”如若话说太过,有日对方托词求助,也可加以修正。如若故作姿态行效不力,反复强调以后,你才猛然惊觉。原是自己话说太过。而在对方终于捅破了那一层纱纸以后,你还要装作大彻大悟,原来是这件事!这样的语言艺术先是把名声挣了,后再无所谓名声。其高明之处正在于运无形于有形,托无理于有理。在说明自身成就之时,要摒弃含蓄。可关乎切身利益之际,则要依从传统。这种情理结合的艺术从前是不曾有的,现在倒是合理起来。

而听者也有听者的艺术,要明知事理,故作不知。要明知夸大,却承认写实。这样一来一往,无所谓谁言过于实,反正说话艺术也是为了诸位捧个场,于是乎我们谈起谁说话说得好,是在谈谁说话能让人信服,有威望。当中要领可总结为八个字:厚身薄德,重言轻行。

当代说话艺术不贵矜持,而贵疏狂。也不知是幸与否,但无可否认的是证明了中国人比从前要得信于人,尤其是得信于国人。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