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主页 » 杂谈 » 梅树:平安夜在教堂
字号:

梅树:平安夜在教堂

作者: |0  2018-01-28添加评论  阅读92次

见网上对洋节有不同的声音,便心生疑惑,这宗教溶入文化的洋节究竟什么样?为何要发出明确如此的信息。而那个明摆愚昧、横蛮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却可以容忍,不公开反对,还补贴肉款。这是不是双重标准?唯反对洋节,就想去看看,纵使洋节是地狱,也要去,我去了地狱,努力占据地狱的空间,就可以让别人没有机会再下地狱。

2017年12月24日下午4时许,从家中出,步行来到位于汉口黄石路中段的荣光堂。到后才知道荣光堂属基督教,基督教与天主教总是分不清楚,猜想它们的关系大约应该是小乘与大乘的关系,应该是天主教正规,基督教大众。修道院和修士、修女应该属于天主教专有。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虽然以前无数次地从她门前路过,但进入还是第一次。准备了身份证,以备登记通行,纵深浅短的院门两侧有七、八名警察松散地站列两边,虽是执勤,但并不严肃规范,彼此聊天谈笑。进入院内,并无阻拦,也没有询问、登记确认个人信息等手续。院内大门前有一圣诞树,有一圣诞老人模型像,既是节日的点缀,也是供来人照像的道具,院内一侧有一乐队在演奏。进入教堂大门,一工作人员(他们内部称圣工),一边发放彩色宣传节目单,一边指示上二楼礼拜堂。上到二楼,二楼是规模中等的礼堂,粗略地看看,也感到其气势的不凡,面积算不得大,中间没有梁柱,顶为穹型力学结构。地面应该为水泥材质,虽是二楼,但感觉如在平地般结实。在今天来衡量,这建筑实在不算什么,但在当时,这规模,这设计,这今天还很结实的建筑用材,应该是很了不起。来之前,并不知道教堂有什么安排,以为会是做些宗教礼拜和仪式,甚至不知道进不进得了门。现在是近下午5时,外面的光线还未暗下来,礼堂里靠前坐位有三分之一已基本有人,尚余后面三分之二的空余。我找近前的空位坐下。台上有一支合唱组在作最后的反复地演练,神情认真严格。环顾,见台上的背景字为:在天荣耀归上帝,在地平安归她所喜悦的人。

延至晚6时半,庆祝正式开始,全体起立,唱了一曲颂主的歌,后由主教或牧师讲了段经文释义。有些陌生的名词,如:伯利恒,马内利等。后面是一系列的颂圣演出节目。初始,使人感到多少有些不能适应,有些中世纪印痕和规范对人的压迫与束缚感。后来的颂圣节目,更让人惊讶!原来世上的事情真的无独有偶,这之前满思想是朝鲜政权让人不可以思议,无以复加的个人崇拜,现在才知道,基督教对耶稣的赞颂也是至圣至美。但两者比校,朝鲜政权仍是比基督教有过之而无不及,达到再也无法超越,登峰造极的高度。朝鲜政权在已比做父子关系的基础上,还出现了“我们只相信你、没有你不可活”(印象大意)这样的表达。

这也使人想起当年总理与克强先生,在总理组织中华革命党加入仪式上的分歧。总理为实现民主自由的目标而需要这种有力的组织,有力的组织需要统一一致的意志,铁的纪律。克强先生为实现民主自由的目标,要去这种等级、束缚的关系。阶段性地看,总理是对的,后创建军校,但坦荡的克强先生不愿用此。

八仙过海,不合力造船,同舟共济,各用各的方法!

通过牧师的布道与后面的歌颂,大体认识到他们要表达的意思,耶稣是上帝的儿子,因为要拯救人类,而“真神披上血肉体,圣道化身降尘世,甘与常人同起居,大哉我以马内利”!耶稣爱世人,不惜投身肉体当凡人,爱世人爱得死去,再活来。有一点很特别,耶稣爱世人,是平等的爱,不分敌友与好坏,这一点确为常人难做到,常人的爱分远近亲疏,敌友好坏。这一点与佛的众生平等异曲同工,境界崇高神圣。

有一点不明白,宗教认为人出生有原罪,耶稣就是要拯救世人,示人以爱。三字经里开篇就说:人之初,性本善!人一出生,很无辜,有什么罪?

原始的洋宗教也迷失,一边示爱,一边烧死坚持哥白尼日心说的布鲁诺,将异端在罗马鲜花广场烧死,这显然使自已陷入邪恶,背离耶稣本心。于是,洋宗教进行了自我改革,产生了新教,这就是今天大众化的基督教。大众化的基督教只剩下一个核心:爱!平等地爱,无差别的爱,广博地爱。从此,内无威权,外没有獠牙。

在中国近代,落弟秀才洪秀全,打洋宗教旗帜,以兄弟姐妹平等为号召,发动取代清政权的战争,途半,已沦为荒淫奢靡的皇帝,内部争权倾轧的残杀,无不用其极。其除名称外,与洋宗教的宗旨没有一点相符合。

洋宗教在中国,除建教堂,好像也办了不少的学校,育婴机构,医院等慈善事业。印象解放军的前空军司令自述,他读教会学校到初中。洋宗教节之外,洋节中的父亲节,母亲节这些节也有很浓的人性,直观地提示人们这天要问侯亲人,关心父母,其功能如同儿童节,妇女节,社会在这一天将关注儿童,关注妇女。

好的文化交流,促进和完善社会文明。

教堂里的一切荣耀归于主,这样的赞颂,一时确让人有些难以适应,但静下来想,这与朝鲜政权的狂热崇拜表演在性质上毕竟不同。基督教友通过耶稣赞颂博爱、爱人。朝鲜政权歌颂的领袖是活人,朝鲜政权要做毁灭性杀人武器,要解放韩国,民众也得无选择地拥护与赞美。耶稣作为古人,他的“爱”不再可以改变,朝鲜政权作为活体,可以变化无常,错与更错飘忽,也要民众无限忠诚地服从不二。联合国的决议与朝鲜的行为对立,不能双方都对,也不可以双方都错,只能有一方对,有一方错。

二者在顶礼崇拜的形式上类似,但爱与征服杀伐性质迥异。

晚过九时,灯火辉煌的礼堂,歌声响亮,热情虔诚的人们渐入忘我境界,台上台下,歌声联成一片,晚会进入高潮。整个过程,全体起立二次,除此之外,无别的身体屈服要求,更无下跪的顶礼形式,说明其不拘泥形态。进大门无阻碍,说明其开放。不验证教友与外人,说明其包容。整个活动未见一洋人,说明其已完成本土化,自我生成。这些感观,使人感到基督教容易亲近。不禁想起老先生,老先生身为国家领袖,国务在身,本该中规中矩地立身中正,但也信了基督教,看来,老先生对博爱是排除顾虑、执意追求的。

环顾台上台下,歌唱的,应和的,都是那样的认真,虔诚,热情,能够感受到无形中信仰的力量。受到气氛的感染,余也有,基督教友爱世人,我爱基督教友!的想法。

约在晚九时半,庆祝活动结束,大家顺序走出,再回首,教堂门前,灯光璀璨。2017年12月24日平安夜,余与基督教友在一起,共同歌颂“博爱”。

来到街上,夜正宵!

2017年12月31日21时58分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小提示: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就分享一下吧!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