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主页 » 杂谈 » 金新:“茅房时代”与“道德血液”
字号:

金新:“茅房时代”与“道德血液”

作者: |0  2017-12-21添加评论  阅读450次

当贵州的茅台和金融性质的房子成了最保值的东西,机智的网友含泪创造了一个新词:“茅房时代”。

历史无法回避时间的审判,其从不以利益集团的意志为转移。智者的高明之处似在于能预知历史将如何客观描述这个GDP时代。

茅台可以不喝,或曰让给“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享用;房子呢?

从这一点出发看问题,一切将房子与刚需挂钩者,不外乎耍流氓!

难怪2011年2月27日温家宝总理与网友在线交流时,特别谈到了房地产商的道德问题。温家宝总理说:“在这里我也想说一点对房地产商的话,我没有调查你们每一个房地产商的利润,但是我认为房地产商作为社会的一个成员,你们应该对社会尽到应有的责任。你们的身上也应该流着道德血液。”

问题是,一旦血管里没有“道德血液”的房地产开发商没大没小地反诘:“难道依赖‘土地财政’者有‘道德血液’?”

于是乎,以唇为枪而四面楚歌——

有人说:面粉贵面包肯定贵,这是常识;地价高房价肯定高,亦然。

有人说:让“炒地”的人去调控“炒房“的人,是滑天下之大稽。

有人说:“炒地”与“炒房”实在是一对藐视“天赋人权”的母子,“有其母必有其子”。

于是乎。以舌作剑而腹背受敌——

有人说:让窃喜于地价突飞猛进者管控偷笑以房价高歌猛进者,意味着让老鸨调控妓女人肉价;让屠夫调控宰杀工夫钱;让竞者调控秒表计时率;让贪官调控司法公信度……

平心而论,所谓“有人”者大抵属偏激之辈。尽管房子越调控地价越上涨是事实,比如,刚过去的2017年9月,杭州土地出让40宗,居然卖了600多个亿。

不要简单地把人分成好人坏人,只要是人,都有狼性抑或兽性,任何缺少制约的行善人都有可能成为伪善者,郭美美曾给我们上过生动而触目惊心的一课。

其实,即便俗称厕所的“茅房”,也是人人所需的。

“人人所需”即“刚需”,“你让我吃不下,我就让你拉不出”之狠话可知斯为至理。

明末清初无名氏小说《掘新坑悭鬼成财主》文学地描述了“茅房“的来历,且表现了睿智者利用“刚需”发财而不伤害“刚需”者的高明之举——

有一个叫做穆太公的人,一天进城适逢内急,发现城里的道路两旁有收费的“粪坑”。太公进去放松了一把后立在外面琢磨了半天,发现来解手的人不少,于是,他凭借自己灵敏的商业嗅觉,确立了自己后半生的“饭碗”。回到家,穆老立马请工匠“把门前三间屋掘成三个大坑,每一个坑都砌起小墙隔断,墙上又粉起来,忙到城中亲戚人家,讨了无数诗画斗方贴在这粪屋壁上”,并请一个读书人题写了个别致的名字:“齿爵堂”。为了吸引客流,又求教书先生写了百十张“报条”四方张贴,上面写道:“穆家喷香新坑,远近君子下顾,本宅愿贴草纸。”这一招很有吸引力,农家人用惯了稻草瓦片擦屁股,尔今有现成的草纸用,加上环境实在优雅,“壁上花花绿绿,最惹人看,登一次新坑,就如看一次景致”,吸引得女子亦纷纷来上,穆先生便又盖起了一间女的。穆家的茅坑是免费的。那他老人家费这么大劲儿,如何体现经济利益呢?原来,早在城里拉屎的时候,他便已经领悟到,在乡下向刚需拉屎者收费是行不通的,但粪便可以出售。他把粪便收集起来,或卖到种田的庄户人家,或以人家的柴米油盐来置换。一劳永逸而收益不小,真的是“强似作别样生意”!

“高明”不一定“文明”,“文明”一定“高明”。

假如穆太公能活到眼下的“茅房时代”,有幸做了“文明”时代的流着“道德血液”的“人民公仆”,想来一定会“高明”地一边免费“‘修’得广夏千万间,大庇天下‘刚需’俱欢颜”,一边振兴实业税收不愁,想来汉民族词语宝库中一定不会产生由“土地财政”滋生出与“野蛮”相邻之“强拆”“钉子户”之类令官府颜面全无之詈词。

从“茅房时代”悟及“道德血液”,具有一种“风马牛”般的思维快感!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小提示: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就分享一下吧!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