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新:“刚需“是弱势生命抑或生存的底线!

  ·  2017-12-17

时下房价飞涨而执世界之牛耳,面对利益集团肆无忌惮的掠夺,有中国特色的政治经济学专家说:“这是‘刚需’造成的!”

“刚需”即刚性需求,大抵系“天赋人权”。

有关资料显示:“‘自然权利’源于拉丁文,中文习惯译为‘天赋人权’,指自然界生物普遍固有的权利,并不限由法律或信仰来赋予。 ”

绫罗绸缎不是刚需,纯棉土布是刚需;鱼翅海参不是刚需,粗茶淡饭是刚需;豪宅别墅不是刚需,陋室茅屋是刚需;宝马香车不是刚需,弊车羸马是刚需。如此等等。

“刚需“系生活底线,乃弱势生命抑或生存在范围或曰限度前的临界值。

据说,“隋末唐初由于多年战乱天下盗贼横行,唐高祖李渊有一次审问犯人:‘你为什么要做贼?‘犯人说:’饥寒交迫,没办法只好做贼‘。李渊叹息说: ’我作为你们的国君,让你们贫穷,这是我的罪过啊。’宋人王谠《唐语林》卷一实录了这件事:“上谓曰:‘汝何为作贼?’对曰:‘饥寒交迫,所以为盗。’”《四库全书总目》以为:“是书虽仿《世说》,而所纪典章故实,嘉言懿行,多与正史相发明。”

《剑桥中国隋唐史》有论:“唐高祖是中国一切史书中最受贬低的一位君主。”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封建君主也知道“刚需”的道理。

遗憾的是……

当体制以弱势群体的“刚需”来拉动经济,当房地产“一枝独秀”而畸形繁荣,于是非生物学意义上之“畸形“出焉。

2016年10月20日 的《现代快报》有一则令良知者含泪的消息《荒唐,女会计为还房贷,请假到外地卖淫!》:“10月13日,扬中八桥派出所在对当地一家旅馆进行检查时,将正在卖淫嫖娼的王女士和于某抓个现行。在民警询问王女士从事卖淫的原因时,她的回答让民警感到不可思议。10月19日,扬中警方向现代快报记者介绍,今年29岁的王女士是一名湖北姑娘,现在苏州一家企业里面从事会计工作,每月的收入在四五千元左右。王女士和丈夫结婚后,在苏州买了房,可是,生活费、房子的装修费加上每月的房屋贷款让她的生活捉襟见肘。 ‘我和我老公两人的工资加起来每月一万元不到,又要生活,又要还贷,实在不够。’王女士表示,为了尽快还上房贷,她在公司请了几天假,跟着朋友一起到了扬中卖淫,希望能赚点‘外快’,没想到落得如此结局。 目前,王女士和于某均已被行政拘留。”

假如唐高祖李渊在世,是否“逼良为娼“之余还会“行政拘留“而在王女士心灵的创口上再撒一把“荒唐“的”盐“?

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任泽平指出:“政府所得切掉房价奶酪的6至8成。从宏观上看,2014年,土地出让金和税收占房价的比重达8成以上,历史平均为61.7%;从中观上看,2015年土地出让金和税收占房价的6成左右;从微观上来,2015年政府所得也大约占房价的6成左右。政府所得在房价占比高是不争的事实。”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这首不朽的诗篇之所以“不朽“,盖因杜甫发出了“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现实主义呐喊。

不过,同样是“刚需“,亦有轻重缓急之分。比如,“空气”与“水”肯定是“刚需”之首,以此拉动经济,相较于房地产肯定能够“霸王硬上弓”而经济“更上层楼”。

问题是,“刚需“是弱势生命抑或生存的底线,李唐王朝初得天下而治之,大抵与叔德知道这个不得不知道的浅显道理有关!

其实,成王败寇只是“刚需”之一念之差。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