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愚:乙未年初夏造句

  ·  2015-05-01

【陌生人】乘电梯下楼,在16层进来一位老者,身穿运动装的他打量我一眼,开口问:“您都穿半截袖了?一下子就到夏天了?”我颔首答道:“北京春脖子短啊!”一年来,这是第二位主动跟我说话的陌生人。去年此时,在利玛窦墓地公园,一位坐在月季花坛边的老太太慈祥地招呼我:“来看花啊!”满街冷着脸的行人,我也习惯不跟生人搭话了,我那张脸的温度估计也在零下几度。

【治国理政】辟谷第三日,风中飘逸的一丝炒菜味都能勾起治国理政般的食欲。由韬光养晦一变而挺身做领袖,输出高铁和孔子,治大国如过家家,岂能不让人心生膜拜之情。

【鬼佑】“人不患贫,患无行耳。其行端者,虽饿不死;不为人怜,亦有鬼佑也。”清人蒲松龄曾有此信念,彼时有老天在上,人有敬畏之心;今则不然,苍天已死,强人横行,行端贾祸,人善遭欺。

【红卫兵】大V“作业本”道歉事件,标志着网络志愿军的初战告捷。以集团军作战方式,主动攻击一切非议官方意识形态的人,令其或沉默或缴械,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网络红卫兵正在掀起新一轮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

【母女姐妹】新疆来的大表妹说,她十来岁赴疆求生,寄居在二爷家里,以二爷二奶为爹娘,丈夫和孩子以为那就是她的亲爹娘。四十年后,亲父亲去世,她接亲母亲到乌鲁木齐家里,谎称大表姐,仍不敢以母女相称。

【寻衅滋事】六上访人被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滋事罪”名义批捕。本月初,来自黑龙江绥芬河市的27名出租车经营者,在王府井大街上演了一场喝农药上访秀,这是继江苏泗洪7人去年在中国青年报所在地成功实施喝农药上访后又一起耸动事件。“集体喝农药滋事”是新中国底层人民的一大创造,单个以死威胁,包括自焚、跳楼等等,因其屡见不鲜,已难以吸引舆论关注,他们发明了集体喝农药自杀的崭新行为艺术,以此获得高曝光度和关注度,从而使自己的切身问题得到解决。一群人要被逼成什么样,才会以如此惨烈的方式喊冤?当局发明的“寻衅滋事”和“非法经营”两项罪名,足以将任何异议者和反抗者装进筐里。被取消的“反革命罪”,就这样借尸还魂了。个人的冤屈再大,也不能让政府尴尬,国家的面子大于天。这或许就是此次逮捕行动发出的信息。

【本能】如果火烧到了屁股,我的身体肯定会有剧烈的本能反应,我会像着火了一样晃动、抽搐。世界上真有一种钢铁做成的人么?——为国牺牲的意志战胜了求生的本能,一动不动地任由烈火吞噬自己只有一次的生命?

【豆鼓火锅】你吃过豆鼓火锅么?贵阳一家口碑甚好的苍蝇小店,墙头广告牌上将“豆豉火锅”写成“豆鼓火锅”,几年来一直挂在人头攒动的街头。老板不识字,工商局各色官吏大约也都是文盲罢,认钱不管字。“文明”高悬神州大地,大大小小官员以为多写几遍那个空洞之词,辖区就骤然文明了。

【简化字无理】流沙河晚年最用心力的著作《正体字回家》手稿本出版,此为其说文解字名作《白鱼解字》续篇,副题“细说简化字失据”,老人家从音、形、义诸方面对简化字进行系统性剖析,发人所未发,幽默风趣,结论是“简化字无理”……旋即引起简化字存废的论争,反对者推出《汉语拼音方案》制定人、文字改革推手周有光的观点,称简化字有理有效。前者属于人文思维,后者则代表科学逻辑,以后者裁决正体字与简化字的对错,类似于用西医验证中医的科学性,不亦谬乎?

来源:FT中文网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