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然:家乡,那无尽的思念

  ·  2015-04-07

今天是清明节,清明节扫墓。

我没有扫墓,家乡有点远。这一天,总归是想念。

想我的爷爷,想我的奶奶,想我的家乡,想那山那水,还有新鲜的空气。

我最想的是我的爷爷奶奶。

刚写到这,泪就流出来,止不住。

止不住也写,写与泪流。

我奶奶最疼我。

那时穷,没有好吃的,有吃的就行。

奶奶总是想办法给我弄吃的,让我吃饱。

奶奶让我吃,她总不吃,看着我吃,我让奶奶吃,她总说不饿。

不饿,我就吃,吃了就高兴,高兴就出去玩,玩得忘记了吃。

小孩子,总是没心没肺。

奶奶说,我是饿死鬼拖成的。

奶奶真是不容易,那个时候搞文革,父亲挨批斗,被关进小黑屋子里打。奶奶着急,着急就上火,上火到河边洗衣服,凉着了,得了半身不遂,走起路来一瘸一拐。

那个时候小,不懂事,总是看着奶奶掉眼泪,就问,奶奶,你怎么了。奶奶总说,没事,沙眼就这样。可我总觉得,沙眼流的泪不是这样的。

奶奶的眼也确实不好,眼毛总是往里长,磨眼。

我用镊子把往里长的眼毛拔出来,那个时候,奶奶总是很享受的样子。总说,孙子真好。

听大人们说,我小时候很调皮,不懂事,经常任性,经常气奶奶,奶奶就追着我打,奶奶跑不动,我跑得快,打不着。

奶奶打我是假打,并不真生气,我总是真发火。

大人们都说,调皮的孩子懂事之后孝顺。

文革总算是过去,高考开始。

奶奶说,好好学习,将来有出息,挣钱给爷爷奶奶花。

我说,好,我挣钱肯定给你们两人花。

我努力学习,只是学不好,不怪老师,怪我笨。物理不懂,化学不懂,数学不懂,就喜欢作文。奶奶看到了,也不说我,只说,好好学,就能学好。我知道,那是鼓励我。学好学不好,我都是奶奶最疼的孙子。

我一直很爱学习,一直学不好。

可我在上高中之前的那个假期,奶奶去世了。她没有看到我上高中,没等着我挣钱给她花,她就走了。

奶奶去世的那天晚上,奶奶对我说,她不太舒服,去叫你爷爷和你老叔。

老叔在另一间屋,爷爷在大队唱皮影戏。

我和老叔去大队把爷爷叫回来,家到大队的距离是两里地。

爷爷回来,让奶奶靠在她身上。去叫爷爷的时候,奶奶还会说话,回来的时候,看见奶奶已经不会说话,叫赤脚医生来,扎了一针,没见好。那个时候,我们那个山区住着部队,叫部队的医生来。来的时候,奶奶已经去世。

那一天晚上八点左右,奶奶还好好的,十点就不行,第二天五点左右就去世。

我还没有明白是咋回事,奶奶就这样走了。

奶奶走,没给我留下一句话。

那天晚上八点,发生了一个奇怪的事,我至今也想不明白。

炕席底下,有一席的蟑螂。

奶奶去世,对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那个夏天,我一直在哭。

我不能没有奶奶。

奶奶去世,全村的人都去了,奶奶人缘好。

听大人们说,奶奶当时是地主的时候,总是让雇工先吃饭,雇工吃完,她才吃,有什么吃什么,不挑。这和教科书里讲的地主不一样。后来土改,爷爷奶奶把土地交上去了,成为农民。

奶奶去世,爷爷有一段精神也不太好。

爷爷是唱皮影的,是个民间艺人。人们都爱听爷爷唱的皮影戏。

爷爷赶上了我上高中,上大学,工作,也花了我挣的钱,那个时候,钱少。爷爷看到我给的钱,高兴。

爷爷不但花了我挣的钱,也看到了他的重孙女。

平常不唱皮影戏的时候,爷爷是个羊倌。

我总爱和爷爷满山遍野地跑。

春天,小草刚冒出来,羊看着草绿,就跑去吃,到了眼前,草似乎又没了,羊就满山找草,哪山都绿,就是吃不到嘴里,草太小。

羊累得不行,我也累得不行。

爷爷就看着我和羊跑,直乐。

那个时候,快乐也是简单。

羊找吃的,我也找吃的,总是难找到。到了秋天就好些,有些野果下来,总能采摘一些,采到了,不洗就吃掉,真好吃。

有时候我不上山放羊,晚上爷爷把羊赶回来,在路过家门口的时候,就喊我。我知道,又有好吃的了。

有一年,听说爷爷身体不好,放假回家,给爷爷多带些钱,让爷爷花。

可爷爷没有等到那一天,爷爷就去世了。

如果爷爷奶奶都活到现在,多好。

孙子挣的钱,可劲花。

可这一天,他们没有等到。

这成了我永远的痛。

我知道,天命的事,人总是无能为力。

可我总想他们,总梦见他们。

愿他们在天堂。

天堂的日子肯定好。

我想。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