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散人:政府怎么才能有钱

  ·  2015-03-22

洒家技校毕业,完全不懂政治经济学啥的,看了点儿书也都就着大董烤鸭吃了,完全是胡扯,您就当看个笑话。

话说全世界政府在政体上无论怎么不同,其实都面临一个问题:缺钱,哪怕是最有钱的政府也缺钱。稀缺资源嘛。每个国家的财政部长做的美梦都是坐在金山上,但这座金山总不如人意。

政府怎么才能拿到钱?一种是收税收来的;一种是抢劫抢来的;一种是介于两者之间。前两种大家都明白,第一种是政府没啥产业,只能通过收税来维持自身与国家的消耗;第二种基本就是咱们某个邻居三代祖传手艺,这个大家也都知道。

第三种比较好玩儿,政府的钱既不完全来源于合法收取的税款,也不是明目张胆全部国有(其实就是某些人的私有),而是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完全僵化的国有体制已经被世界上N个国家实验过了,至今好像没有一个能够成功,不是死得大卸八块,就是吃相恶劣到咱邻居那个程度,这就证明市场化是唯一能走的路。但全部市场化肯定极大削弱政府掌控社会的能力,很简单嘛,没钱你怎么控制?所以,必须有可控的、不断带来巨大收益的东西掌控在自己手上。

什么最符合这种谁也离不开、但又不会引起社会极大反弹的条件呢?资源性产品。资源性产品有许多好处,比如说基础投资大、进入门槛高、收取不易被察觉等。

什么是资源性产品?比如说石油就是一种。您看啊,我做生意卖牙膏啥的,我把这东西送到您手里,运费算是成本之一,但这个运费就是我的成本,是快递公司收的,而快递公司的车用的油是从加油站里加的,都是体现在成本上,加油站是石油公司开的,它们才会交税、交利润给政府,要是这个石油公司是政府开的呢?要是这个石油公司没有竞争对手、垄断经营呢?要是这个石油公司名义上有竞争对手,但其实就是政府的左右两个口袋呢?好吧,您现在知道您这一管牙膏里不但有我的税、快递公司的税,还被隐形收取了另外一种税。

但这个税属于不显山不露水的收取,而且没有人能躲得开。我们又不是生活在自给自足的小农社会,您用的每一个产品都多少含有这个看不见的税。您说了,市场经济国家也收石油公司的税啊,但您要想想,人家税多税少是议会辩论出来的,加油的价格随着市场走,石油公司也不是国有的嘛。都是交税,意义可完全不同,不会说觉得国用不足,就能直接在汽油上加税,也不能政府说涨价就涨价。

政府掌控这种资源性产品的结果,就是掌控了一台抽水机,它可以开放所有领域让商业公司相互竞争,但只要是这样一台或者几台抽水机在,钱的问题就不是根本性问题,而且市场上看着还挺好看的,各种产品琳琅满目、发明创造品种繁多、社会生活欣欣向荣。这是一种很高明的收钱与控制社会的方式,站得远、收入多、责任少。

这样的抽水机不止一台,房地产也是、电力能源也是,最隐蔽的是金融。那个就比较复杂了,略过不谈。

到底这事儿好不好?难说。政府毕竟不是貔貅,吃了也要有个出口,不然社会还是会不稳定。说的学术一点儿,政府是要用这种方式收钱做转移支付的,比如说修桥补路、国防科工、基础建设、大型庆典啥的,用得好了也能普救众生。那要是用的不好呢?

用的不好麻烦就多了,毕竟这不是正经税收,也不会有其它社会力量监管与讨论其收取方式与用途,跑冒滴漏、利用率低下肯定跑不了。大而言之,也不利于建立一个公民社会。就像前段时间我说大家其实买个打火机都交税了,就有人嘲笑我不懂税法,因为他就没明白,直接税是税,这样的税其实也是税,叫钱包与叫钱夹并不能改变这东西的实质嘛。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