闾丘露薇:你要知道,你想要怎样的城市

  ·  2012-04-21

我不是青岛人,我也不在青岛生活,更不纳税,这次种树行动让青岛变成怎样,和我显然没有关系。虽然是外人,可对于那些青岛民众的愤怒、焦急,我完全感同身受,因为我也曾经愤怒和焦急过,为了我自己生活的城市——香港。

2006 年12月,香港天星码头钟楼被拆走了,这个时候,大家才捶胸顿足,开始批评政府,但是政府拿出了这样的事实:早在1999年,政府就开始进行广泛咨询,2002年2月,把城市详细规划的修订刊登宪报,咨询公众意见,但当时没有收到一份公众的反对意见。到了2002年11月,立法会也接受了清拆安排。

清拆的当天,有一些示威者,人数不多,他们之前也发声过,但是没有人关心,没有人倾听,于是他们用街头抗争的方式来引起公众和媒体关注。这很有效,很多人开始着急,包括我自己,才知道,原来自己的事不关己,对别人做的行动的冷漠,不支持,是会让这个城市变成我不喜欢的样子的。没有了钟楼的中环,就像没有了灵魂一样,也不再独一无二了。

第二年,有了保卫皇后码头运动,我在节目中连线那些静坐的年轻人,之前保卫天星,他们很孤独,但是如果没有他们,香港人的保育意识、公民意识是很难被唤醒的,身为媒体人如何尽责,就是让更多人倾听他们的声音。这一次,反对的声音大了,到现场抗争的人多了。最后,皇后码头被整体拆迁,政府承诺,未来会在原址附近恢复原貌。

特区政府一直根据法定程序在走,公众一旦放松,没有行使自己的权利,就会发现,只要改变已经发生或者正在发生,就走不回去了。

青岛也回不去从前了,树木已经种下,虽然政府面对民意的质疑,最终出来道歉,但是这个城市的外貌,已经被改变了。不过不管怎样,有回应,需要鼓励。不过事情远远没有了结。因为从有一批市民,即便是很少数,锲而不舍地追问,那么,这个城市,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明白,原来自己不发声,家园就不再是自己想要的样子。当中的一些人会开始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城市到底是谁的?谁可以改变它的规划?改变城市的钱如果来自纳税人,那么为何事先没有咨询纳税人?

就好像香港,这个原本对于公共生活相当冷漠的地方,到了两年前,为了是不是造高铁,几乎全社会加入了辩论。我还记得,立法会辩论时,支持和反对的人群就在外面的空地聚集,我站在那里,那一刻,我终于觉得,我是香港人,因为我关心我纳税的钱,不想被政府浪费,我关心这个城市的人,不想因为一条高铁,牺牲一个菜园村。

因为一个成都的朋友抱怨,要从田园都市向国际大都会转型了,就在青岛种树的同时,成都在砍树,为了拓宽道路,于是发了一条微博。成都的官方微博很快给了回应,更正说,依然发展田园都市。一位成都的网友称,因为“两快两射两环”工程,造成了目前成都市区主要干道绿化带和植被的暂时减少,并且请我删除微博。

其实对我来说,和青岛一样,我没有生活在那里,我也没有纳税,成都会怎样,同样和我无关。但作为一个爱自己生活的城市的人,我不由自主地关心,不管是国际化还是生态田园,成都人喜欢吗?他们有参与整个规划的过程吗?他们知道自己纳税的钱是如何花的吗?

突然想到了广州,广州人算幸运,因为灯光工程还没有开始动工,遭到了拇指妹以及支持她的广州市民的质疑,所以,或许会最终看到改变。

华商报专栏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