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以直报怨

  ·  2013-05-29

拥毛分子不断对我恐吓,骚扰,造谣。他们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他们说我是卖国贼,是汉奸。这是对我的公开污蔑。如果他们说某个中央领导是汉奸,马上会被警察抓起来。但是说我是汉奸就可逍遥法外。在中国每个人受法律的保护是不同的。我们的社会本质上是一个特权社会。

既然警察不管,朋友们建议我请律师到法院起诉他们。他们的行为有录像为证,每个人的照片都很清楚,不难找每个具体人的姓名。法院对我的起诉无理不接受。但是我不同意用使矛盾升级的方式解决问题。我一贯主张“以直报怨”。这是孔子的话。我认为是正确对待错误的人,错误的事的方法。

传统上对待坏人坏事有两种绝然不同的方式。一种是以怨报怨,一种是以德报怨。前者主张“以其人之道还治于其人之身”,你对我坏,我也对你坏。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杀人偿命,就是基于这种思想。另外一种是以德报怨,是基督耶稣提倡的方法。你打我的左耳光,我把右耳也让你打。试图以感化的方式改变对方。这两种方法都有其道理,但也有其不足。以怨报怨,杀人偿命,从逻辑上就讲不通。既然杀人是错误的,为什么还要杀一个人?岂不是用错误对待错误,大家都纠缠在错误里头,如何能了?以德报怨,人家打了你,还要让他打,近乎鼓励犯错误的人,丝毫看不出是非何在。

孔子的方法是对的。所谓“以直报怨”意思是要用符合道德的方法对待错误。一方面要有制裁,但是同时要有爱心,给犯错误的人以教育,让他们改过自新。拥毛派用恐吓,造谣,污蔑等手段显然是错误,而且是犯法的。但是我并不认为他们都是坏人。他们的毛病是不明事实真相,被洗了脑,弄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也分不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所以我告诉他们,如果他们的事业是符合正义的(我相信他们是真心真意追求正义的),用不着采取这种手段。流氓手段不利于你们事业的正义性。我相信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有起码的良知,如果认真听我讲的话会有所改变。

其实,世界上所有恶的事情都要用“以直报怨”的方法才能够改变为善。就拿对付恐怖主义来讲,现在用的是“以怨报怨”的方法。你杀我的人,我也杀你的人。这样杀来杀去哪有个完?现在恐怖主义的主要对象是美国。按美国现在对付恐怖主义的方法,二十年也消灭不了恐怖主义。能消灭恐怖主义的方法必定是“以直报怨”。一方面要抱有爱心的制裁,另一方面还需要检讨自己为什么招人怨恨。其原因恐怕是在全球范围内的霸权姿态,用武力干涉别国的是非,把自己的主张强加于人。哪怕你的主张不错,也不能强加于人。强权干涉就是妨碍别人的自由。这在美国国内是不允许的。但是在美国之外,到处干涉别人。哪能不招人恨呢。

回顾我们自己。国内也有恐怖主义的骚扰。比如在西藏和新疆,经常发生民族冲突,彼此仇视,甚至双方杀人。现在政府的办法是触犯法律者绝不姑息。该杀的一定要杀。其实这种“以怨报怨”的方法只会加深矛盾。我认为引起民族纠纷的犯人一概不能处死。要制裁,但是同时要有爱心,让人有认识错误的机会。不管是对汉人或对其他民族的人都要一视同仁。以直报怨的核心思想是仁爱。不管是对汉人或对外族人,都要有仁爱之心。中国几千年前发展起来的儒家思想,其所以能够传诸几千年而不衰,自有其道理。孔子的“以直报怨”是儒家思想中最珍贵的一部分,而且远远没有为大家所认识。它是最终解决世界矛盾的基本原则。可惜的是至今我们大多数的百姓和政治家都不明白“以直报怨”的重要含义,迷失在“以怨报怨”的错误中。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