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睿:嫉妒与疯狂:搬起石头砸死自己

  ·  2013-05-10

又是一条因嫉妒而导致疯狂地迫害他人的新闻, 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子因为嫉妒自己的同学比自己漂亮,把同学杀死:http://politics.caijing.com.cn/2013-05-07/112749394.html。这是这个月因嫉妒导致杀人的第三条新闻:上海复旦大学研究生给室友投毒导致死亡,原因是因为室友比他更外向,有更多的朋友,也生活得更快乐;十九年前清华大学女生朱令因嫉妒被投毒,至今冤案不明,问其原因,皆源于嫉妒。

学者荒林写文章讨论嫉妒,总结弥漫在人群之间的毒气:“个体之间,稍不留神,别人的幸运,与自己的不幸发生对比,嫉妒的毒药就滋生出来。”她分析:“嫉妒是多么微妙的权力关系,是征服与不能征服之间的较量。嫉妒随时随地存在暴力犯罪的因素。”

谈到个体经验,荒林说:“我自己也品味过受到嫉妒迫害的痛苦。那就像无边无际的恶梦,里面有群狼嚎叫,我在前面狂奔,差点儿掉落悬崖。也许痛苦太可怕,我后来突然让自己从双臂下长出一双翅膀,飞离了那帮人。回头看,他们并无不幸,他们甚至于比我幸运得多,把一切蛋糕都霸占了。那他们嫉妒什么呢?因为我不合群,从来没有参与他们共同的抱团,他们中有人曾经送给我一枝花,还被我客气地拒绝了。这一切,令他们不能容忍我。”

我对嫉妒也有跟荒林一样的个体经验。这几年我遇到一个中国人,她似乎具有先天性嫉妒——她嫉妒一切比她漂亮、年轻或能干的人。我刚来的时候,她就开始下毛毛雨一样散布关于我的流言,我那时对此一无所知。后来,新的人来了,她又开始攻击新的人。她散布流言蜚语的能力很强,文革时训练出来的,有一段时间她想拉我打击别人,我见到她就跑,我的跑成了我成为她的敌人的根本。比如,有一段时间她到处散布关于另外一个人的坏话,导致那个人有一年连工资都没长上;后来她又开始传播另外一个人的坏话,对我说:“你知道吗,她没有真的博士学位,只是一个教育博士。那是两年就能拿到的学位。她没当过教授,没有当教授的能力。”我听了一言不发,因为我不懂教育博士与我的哲学博士有什么不同,同时因为她的这种下做,我不想同流合污,于是我沉默不语。

我的不同流合污最终成了我被攻击的出发点。她嫉妒我到如此疯狂的地步,到处说我的书《假装浪漫》是色情故事,并居然写读我的书的“读书笔记“,当然不是豆瓣上的那些诚恳的读者的读书笔记,而是专门摘抄的我的写的做爱的部分,并把这些部分送给有关人员看,由此酿成了我一生最大的风波,造成我人生的新起点。

我冷眼看她魔鬼般的面孔,她不渝余力地攻击我,我不知道她真的是否很得意,而我却增长了人生的见识。前些天跟一个朋友吃饭,好几年没见面,他见到我,说:“你看起来真成熟了,长大了。”我点着头,微笑,五十多岁,我才终于在嫉妒的疯狂中长大了,这是人生的悲剧还是喜剧?问及我在做什么,“啊,在为这个嫉妒的女人写一本书,我将把她钉在人生的耻辱架上,让人人都知道她的丑恶与黑暗,这将是我的最好的一本书,”我说,“我第一次描绘与分析人性的恶,我对美国和人性有了新的认识,没有这个人,我达不到这个新的高度与深度。”

“那么你要感谢她吗?”朋友问。我微笑:“是啊,我感谢她的嫉妒给我了对生活的新认识。如果以前我写的恶,还是体制之恶,现在我认识人性的恶,特别是嫉妒的恶。”朋友谈及他所在的大学亚洲系的权力角斗与彼此之间的法律诉讼,问我会不会去起诉,我没有走这条路,因为不想为此花太多的时间,我的《假装浪漫》是否是色情,如她到处宣告的那样,她自己清楚。当然她醉翁之意不在酒,比谁都清楚她的真正的目的,她达到了她的疯狂的嫉妒的目的,但是我看得更清楚,在这场嫉妒疯狂导致的丧心病狂里,她也埋葬了她自己,她的恶魔的脸,不见得会让跟她一起打击我的人有多少敬意。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仍然固执地相信任何满怀恶有的人达到了目的,就到达了墓地。对任何出于嫉妒而陷害和毁灭别人的人,恐怕结果都会如此。杀了室友的男医生自己也会把命陪上去,毒害了朱令的人,自己的手不知在哪里发抖,今天这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她毁掉的是她自己的一生,搬起的石头最终都会砸死自己。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