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然:扒墙头

  ·  2013-01-31

陈叔从大马车上摔下来了。马车上拉着玉米秸,有一房子高,他坐在上面,马车一晃,就摔下来了。

摔得不轻,全村人都去看了,纱布包着头,斜靠着墙,不说话,眼睛有点呆滞。

看完了回来都说,别是摔傻了吧。

也有人说,陈叔命大,捡了一条命,一般人不摔死也离死不远了。

有人奇怪着,以前没摔过人,这次咋就他摔下来了。

坐过有玉米秸马车的人都知道,玉米秸四个方向都有很粗的绳子,捆玉米秸象捆行李,结实。坐到玉米秸马车上,抓住绳子就安全,没事。

四叔摔下来是个大事,因为四叔是小队长,是党员,有人怀疑是坏人搞的鬼,民兵连长觉悟高,首先发现了这个阶级斗争新动向。

民兵连长开始寻找证据,先是调查陈叔,陈叔总是摇头,不说话,这更增加了民兵连长的怀疑,他感觉陈叔一定是受到了坏人的威胁。

民兵连长走访,福尔摩斯的那种,他希望有华生。

村里人很配合,有党员的事是大事。

大队党支部书记出场了。

大队党支部书记是所有生产小队的权威,上级指示由他发。谁家要是有一个红白喜事,他去,就荣耀了。红事,书记去就合法,不去,结婚就不合法,地主家孩子结婚,他是不去的,地主孩子结婚和没结婚一下,结婚的喜烟总会送去,书记要是抽了烟,地主孩子结的婚就是有了底。白事,也就是死人的事,他去了,白事也就变得吉庆。全村的人都认为,书记是毛主席派来的,人们都从样板戏中去认识大队党支部书记,书记走到哪,哪里就是一个队伍。

不过农村人也爱犯错误,孩子哭闹,父母就吓孩子:“书记来了”,多大的哭声也得停,哭在半空也得咽回肚子里。

大队党支部书记很生气:“我是用来吓唬孩子的吗?”

农村人还是那个毛病,用书记吓唬孩子,管用。管用就继续用。

大队党支部书记对民兵连长说,调查个屁,他就摔下来了,摔下来就摔下来了,是一不小心摔下来了,没有坏分子,现在坏分子都已经老实了,是他自己不小心摔下来的。书记的话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人们就安生了。

还是大队党支部书记明断。

书记就是书记。

在农村,小孩子们没事干,愿意扒墙头,听床根,这其中有陈叔的孩子。

有一天,陈叔的孩子与另一个孩子在一起玩,不知不觉到了大队党支部书记的院子里,那是晚上七点多,煤油灯亮着,他们隐约听到屋里有叫声,声音不大,象猫叫春的声音,又象猫叫春时被捂上了的那种感觉,两个孩子很奇怪,以为发现了新大陆,或发现了新动物,就寻着声音悄悄地跟过来。书记的屋孩子们是不敢进的。窗户是纸糊的,一个孩子把吐沫吐在手指上,用手指把窗户捅了一个指头大的小洞,看见大队党支部书记把一个女的按在炕上,女的看着两条腿,书记的裤子脱到膝盖,光着屁股一前一后的。陈叔的孩子看不见,就拉了另一个孩子一下,另一个孩子看得正起劲,没理陈叔的孩子,陈叔的孩子就说了一句,让我看一下。声音大了点,书记听见后,裤子穿得飞快,看见事的孩子见事情不妙,飞也似地跑了,陈叔的孩子还没明白是咋回事,就被书记抓住,在书记身后的,是大队团支书,孩子们都知道什么叫漂亮的团支书。

党支部书记对陈叔的孩子进行了拷问,陈叔的孩子说什么都没看见,陈叔的孩子交待说他的另一个已经跑的小朋友,据说,另一个小朋友说什么也没看见。

党支部书记找陈叔谈,陈叔找孩子谈,自然是棍棒教育。

书记的事总是大事,何况是一个男党支部书记一个女团支部书记。

书记找到陈叔,说陈叔对党不满,派孩子来监督书记,孩子要成为反革命。陈叔向书记保证,宁可让孩子死,也不会让孩子说对不起书记的事,书记放心了。

陈叔的孩子是独苗,三代单传,孩子要是反革命,独苗在他这一代就是终点,陈叔对不起列祖列宗。他再次与孩子谈心,问孩子到底看到什么了,孩子如实重说,又是一顿打,孩子打得好几天不敢说话,人也变得沉默寡言了,在家老老实实地呆着,从不出门,也不与人说话,家里来了客人,也远远地避开。

就在这个时候,陈叔从车上摔下来了。

再过两天,村里就有人说大队党支部书记和大队团支部书记搞破鞋,细节也讲得清楚。

消息自己传到陈叔的耳朵里,陈叔一病不起,瘫痪在床,一听到书记这两个字就发抖。

民兵连长接着破案,是大队党支部书记提供的线索,敌人就是另一个扒窗户的小孩子。

批斗会是免不了的,小孩子挂着一个牌子,牌子写着反革命,小孩子的父母各挂一个牌子,反革命家属。批斗会一开始,民兵连长上台就是一脚,把孩子踹倒在地,小孩子父母想上前扶孩子,也挨了两耳光。

大队党支部书记说,我和大队团支部书记谈工作,工作总要在屋里谈,谈革命工作,却有人说我和大队团支书搞破鞋,这是向党和人民发动的猖狂进攻,我们坚决不答应,对于反革命,要坚决镇压,坚决批斗。大队团支部书记接着上台,坚决支持书记的话,永远跟党走,决不允许阶级敌人的污蔑,她还说,我是一个黄花闺女,如果需要,我随时证明给大家看,我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这次批斗会很长,开了半夜,小孩子和父母那天没让回家,关在地窖里,最后被公安局的人给带走了。

不过,大队党支部书记与大队团支部书记的事全村人都知道了。

人们都说,批斗会开得好。

这话说得暧昧。

来源:《大家》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