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倩莹:一代又一代努力付出才换到自由

  ·  2012-04-11

政治检控可耻

从小到大,在家人的培养下,都有看新闻的习惯。可是,接收信息和感受到真正的触动,却是完全两码子的事。记得中五时,会考过后整天在家,想起小时妈妈跟我说过我出生后的那一年,在北京发生了军民、学生的事情,便无聊在网上搜寻相关资料。那天晚上在计算机前,看覑那些新闻和照片,整个人震撼得呆掉了。看覑、听覑那些子弹声、广场熄灯的画面、维园烛光晚会短片和歌曲,我哭得崩溃了。早前看电影《昂山素姬》,看到那军队射杀学生的环节,整个人低泣抽搐得喘不过气来……那夜之后,在每次社会行动中,我总会不期然想起《绝食书》的文句,在内心深处不断呼喊覑那些未竟的理想和目标。今天,我会不断问:为什么爱这个国家会爱得这么苦?为什么中国人不值得拥有更人性和平等的生活?

中学选学生会初尝民主

一切都在中六时开始。那年阴差阳错下,被同班同学拉杂成军,跑去选学生会,初尝民主选举的滋味。那时候认识到一个刚毕业回来助选的「老鬼」,被告知许许多多社会事件:反世贸、天星、皇后等——每件社会运动都刺激覑我,驱使我反思和触动不同的价值。学生在社会中可以参与的事件和方式太多、影响社会的能力亦很大。自此,我便立定心志,决意上大学后加入学生会和学联,在前人未走完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

发榜后,入读中大政政系已成不可能的事,但我仍坚持把它放做第一位,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当然,我的如意算盘并没有打响,最后在失魂落魄下,跑了去念城大副学士。这两年,即使我如何努力的读书,亦摆脱不了自卑感。社会对副学士的负面标签很大,亦影响到家人对副学士的看法。家人虽不至冷嘲热讽,但总是把我跟他人比较,带来无法言喻的压力。同时,这两年学费不菲,家人至今仍有微言。故此,我不敢花时间在社会运动上,只能专注读书向家人负责。副学士的两年,虽然在「大学」环境中度过,但如果说这是大学生活,却是彻头彻尾的谎话。副学士,的确是教育八万五!这亦使我其后在学联讨论教育议题时,总有异常痛恨教育商品化的感觉。如果政府愿意加开大学学额而非经市场提供,我根本就不需要多花两年时间和金钱!

还记得当初面试时,负责收生的岳爷(马岳副教授)问我:为什么想读中大?这条问题,我在事前想了很多冠冕堂皇的答法。最后,我还是选择说了在面试前一晚,在网上看到的「国粹派」、「社会派」、中文运动、金禧事件等东西。当年的学生运动,不单捍卫了人权和生活尊严,更改变了政府政策、改变了社会。学生运动能产生社会影响,不是因为学生是「社会良心」或头上有什么神圣的光环,而是学生能说出心底话、直接了当做心中所想,使公众在相对平等的空间去反思和改变。任何运动如果不能唤醒社会普罗大众和突破主流论述和规限,它就不能进步地推使社会改进。蓦然回首,当初收生时,不知教授除了准备好录取通知书外,还有没有做了替我写声明的心理准备呢?(在此亦感谢政政系老师对我的关爱!)

这几年,发生了很多事:反高铁、5区公投、递补机制等。感受很深的是社会压迫感愈来愈令人窒息。官商一体下的高地价政策、市区重建,都迫使人的居住地方和生活尊严愈来愈少、生活成本愈来愈高;那些被迫迁的人、被强拍的人愈来愈多。住在笼屋、板间房、劏房的贫穷人口被政府长期无视、跨代贫穷的小孩一开始便输在起跑线上、每年赚尽盈利的大财团仍旧裁员、专利权下的企业仍用尽方式加价……即使我们如何吶喊、向政府交意见书、游行,在功能组别「数够票就通过」下,我们被制度一次又一次暴力蹂躏。如果我们能够把不合格的从政者赶下台,我们现在的生活可以有更多选择吧!偏偏,我们被迫吃下有毒的政改方案,小圈子选举仍旧为我们选出垃圾管治「精英」。

韩国台湾人民代价很大

渐渐,我开始了解到很多地方的民主进程,其实绝不平坦。韩国的工人和学生,到底在光州事件付出了多少,才换得到今天的民主?台湾的人民,在二二八、美丽岛等事件中,又付出了多少,才换到台湾的民主来?香港太舒适了,使人都忘却民主的宝贵在于一代又一代的人努力付出才能够换它回来,甚至误以为民主能够从中央手中乞到。递补机制剥夺我们的政治权利、公民权被暴力压缩。我们即使尽力煞止,亦没有唤来更多的民主、平等和自由。但我们偏偏就正面对一个如此不堪的处境:连原来拥有的东西也要被打压和夺去。在这垂死的时刻,行动的确刻不容缓!

可是,即使我们组织青席游行、写意见书给政府、七一上街表达反对,政府还是视民意如浮云,强推递补机制,行动完全没有结果。政府还要开两场做秀式的咨询会,安排支持者进场赞成政府方案!这教我们如何能不挺身而出?为公义而抗争,其实是主流泛民建立多年来的道统所牺牲的价值。就这样,我们便被标签成暴徒。在「法治」、「和平」、「理性」等符号下,警方的任意拘捕、律政署的政治检控便成了维持社会「公义」的产物。若果是次法庭不是作50多年来第一次如此重的判刑、而被重判的不是学生,我很难想象大众会突然爆发出对递补机制和政治检控的怒气。毕竟,多年来社友被判刑而得不到反应已司空见惯。但是,每一样不公都有它的爆发点和启蒙点,而我是多么相信香港人能够从中学习、坚持对公义的执着,继而采取行动来改变社会。我城的生死,是需要一代又一代的人努力付出才能改变,决不是个人朝夕所能得到。希望这3星期的判刑,能唤醒更多沉睡的人,去争取解放,让所有人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作者:陈倩莹 | 来源:香港獨立媒體網 | 原文刊于《明报》25-3-2012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