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睿:老而不苍的天真女人

  ·  2012-08-25

好朋友和莫不相识的读者一直都在给我写信,鼓励我,很多人告诉我他们是怎样喜欢我的书《假装浪漫》或《荒原上的芭蕾》或我写的论文。好朋友们说我才华横溢,所以好朋友们来信总是告诉我说我的才华何等罕见,大家都何等珍惜我。我感动地,左看右看,不知怎样看出自己的才华。我哪里有才华?才华是多么空洞的一个品质,你能感受到,却无法衡量。我从来不相信自己有才华,我相信自己有善良,纯真,爱和对人生的深刻体验,但是才华却是虚无缥缈的东西。我见过有才华的人多了,跟他们比,我怎么能算有才华?我承认我有爱和对这个世界的全部善意。

可是被别人称为有才华,也不是不让我得意的事情。我忍不住回身问老伴:你说我是不是有才华?他看看我,摇摇头,“看不出来,不过你做的意大利食物是世界一流,你要是开一家意大利饭馆,我估计可能赚钱……。”我看着他想,通向男人心的小道是胃,我这招还真灵啊,自我得意了一秒钟。我认为每个男人和女人都要学会怎样做饭,我相信通往一颗爱心的小道都与羊肠小道或肠胃小道和一杯好葡萄酒有关。

不相识的读者告诉我,我的书怎样鼓舞了他们在生活里梦想。凤凰网我的博客上有个读者前不久留言,这个读者激动得给我留了五次:“很高心今天无意间看到沈睿的博客,赶紧收藏起来。我拜读过您的《假装浪漫》,写的很有意思,用随意的笔触但是却感情丰富,生活气息浓厚,把异国的人情世态 呈现给我们没有跨出国门的人的眼前。文字的感染力很给力,谢谢沈睿!不知您还有什么其它的著作?”看了这样的留言,没有一个作者会不甜蜜地微笑。谢谢你,不知名的留言者—youmade my day!昨天收到一个很年轻的人的信,这个年轻人前几天去听了我在北京的讲座,她写信问我怎样能五十多岁还是这么朝气蓬勃,说他们几个朋友讨论了我的生活后,认为我的根本特点就是“天真”,这是她的原话:“记住了关于您的就是“天真”,那种最有力的抵抗时间和伤害的天真。所以,谢谢您,间接地给予我力量。”

“最有力的抵抗时间和伤害的天真”这几个字让我甚为感动,但是想想自己这把年纪还天真,而且还天真地让坏人把我算计了,忍不住给她回信说:“如果生活中有波折,一定要坚强,“天真”算不得好品质,但是精于算计可能也不是什么让我这样的人向往的品质。人,只能做自己吧”。“天真”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写罢信,我跟老伴说:“我这辈子就跟“天真”干上了,我真不想天真,我只想老谋深算,阴暗歹毒,给别人下个绊,让别人摔一跤,那心里该多偷着乐啊。可惜我这辈子特正面,坏人的品质一个没学到,写的是阳光,给别人的是阳光,跟谁谈话都是阳光。我最喜欢的作家都是幽默、阳光、浪漫作家,改变了女性时代的诺拉·艾弗然,同性恋戴维·萨达瑞斯,出口就是金言的马克·吐温,温柔善良的哈丽特·比彻……我老到五十多岁,常常有年轻人写信,问我怎么生活。我差点跟他们说:做一个心地歹毒的人,那你就不受伤害了。可惜,我做不到歹毒。这些年轻早就看穿了我,认为我是老天真。还认为我的天真让我老而不苍,你说我是不是天真而且天真得老而不苍?”

老伴听我的长篇大论,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看看我再说:“天真?”点头,“你是一个天真的人。老而不苍?到也看不出来。不过你的确有一种幽雅的能力,这大概是你的围巾缘故,你的围巾都实在太好看了。”他说的带着我肩上的围巾,是好朋友前几天从云南给我带来的礼物,一只孔雀图案布染的蓝围巾,我这些天天天围着这条围巾,好像我的好朋友跟我心贴心地在一起。我的另外一条围巾,是一个年轻的朋友给我从中国寄来的,是一套藏族的暗红的大围巾,我也常常披在肩上。这样的围巾让我在友爱的拥抱里,冷的时候她们给我爱的温暖。

老伴有奇特的赞美我的能力,我就是再天真,也知道他到底是赞美什么。天真,天然地真诚,天然地真挚,天然地本真,也许是好的品质吧。我从来不是一个虚情假意的人,我这样的人,与虚情假意做不了朋友。这就是命运。什么人有什么命,我的命途多舛,借年轻朋友的吉言,但愿我自己是老而不苍,对人生无论怎样都有一颗爱的天真的心,也够了。用智慧的卡玛的话说,那些给她设置障碍的成全了她,也许我们根本的还要感谢那些不天真的人,正是他们让我们这样天真人显出难得的可贵和罕见的美丽。

我叹气:我真的是一个天真的女人而且老而不苍,这篇博客足以证明。

2012/8/23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