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博逸:人工智能将“强化”人类

  ·  2019-02-22

有光彩夺目的惊艳,也有不孚众望的表现平平——在经历了数十年曲折的发展与多次“寒冬期”之后,人工智能叱咤风云的时刻似乎终于到来了。家居、零售、医疗、安保、教育……在各个领域,人工智能正在润物无声地发挥作用;如何驾驭人工智能为自身服务,也成为企业不得不面对的课题。但同时,人工智能也与许多古老而可怕的预言相伴;“奇点”将会在何时到来,对全人类而言,这将意味着一场科技的巨大恩赐还是一场难以预料后果的灾难,目前所有人都没有答案。

带着相关问题,FT中文网最近采访了国际管理咨询公司罗兰贝格全球CEO常博逸(Charles-Edouard Bouée)。常博逸与法国《论坛报》前任主编弗朗索瓦•罗什合著了《人类帝国的覆灭:一个机器人的回忆录》一书。

FT中文网:你如何评价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人工智能的发展状况?人工智能是否真的很快就能给人类社会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常博逸:直接的回答是“是的”。但也有一些“但是”:人工智能开发于1956年始于达特茅斯,所以目前已有60多年的历史。但以前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并不快,用比喻的方式说,存在着一些“漫长冬季”与“深度睡眠”的时期。2016年谷歌开发的下围棋电脑击败韩国特级大师李世石,是一个转折点。当时我正在写我的书。自那时起,企业财务电话会议提及人工智能话题的次数就与日俱增;中国已经制定了1500亿美元的人工智能计划;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预测,谁领导人工智能领域,谁就将统治世界;美国的谷歌、Facebook、亚马逊和苹果已经开始与中国的百度、腾讯和阿里巴巴在人工智能融资方面展开竞赛。我认为,尤其是便携式、个人化的人工智能设备的发展,将能对人类世界产生革命性影响。

FT中文网:普遍认为人工智能需要达到一个“奇点”,然后才能产生颠覆性影响。这个“奇点”将在何时到来?

常博逸:不,我不这么认为。我坚信,便携式、个人化的人工智能设备的发展将彻底改变人类社会与经济,因为这些设备将使消费者重新掌控自身的生活。他们的数据将在个人云中得到保护。人工智能设备将彼此连接,并根据其主人的偏好来研究信息。市场营销将发生彻底的改变,当机器与机器对话时,广告也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平台可能变得过时,今天的互联网巨头将看到它们的市场发生动摇。远不用等到“奇点”到来,人工智能就将对商业模式和整体社会产生巨大影响。我个人的猜测是,未来20年来“奇点”不会出现;但它最终会出现,而且会以偶然的方式出现——在一个随机的地方,一台随机的机器终有一天会自己做出一个随机的决定。

FT中文网:目前为止人工智能能在科技领域帮助人类,但你觉得人工智能真的会在满足人类的情感需要方面有更多表现吗?若是如此,这样的发展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常博逸:是的,我这么认为。便携式、个人化的人工智能设备,将会像《匹诺曹》里的小蟋蟀或者《银翼杀手2049》里的乔伊一样,体贴你的内心,向你提供意见和建议。它将随时注意你的情绪变化,并向你提出合理的解决方案,帮助你控制情绪。它将成为一个值得信赖的伙伴和共鸣者。如果这方面的发展顺利,人类社会的冲突将变少,公正程度将提升。

FT中文网:人工智能将给战争与大国竞争的态势带来何种变化?

常博逸:我相信,那些既投资于量子计算又精通算法的国家将拥有巨大的竞争优势。这将给未来所有的双边与多边谈判带来影响。未来将出现人工智能方面的超级大国,而不只是从规模、美元储备、自然资源等方面来衡量的超级大国。单纯的人口数量将不再足以构成优势。

FT中文网:现代以来一直有人警告,人类会被机器取代,但很多这样的警告被证明是耸人听闻。那么人们目前对人工智能的担忧是不是也有一些过头了呢?

常博逸:首先,我认为有的时候发出警告是必要的,这是要让人们意识到一些新情况将可能永久性地改变人类世界。人工智能就是这样的情况。提高大家对人工智能的认识,将能使我们深入思考这个问题,进而决定应投资于哪些领域,并认识到其局限性。其次,我承认,一些就业机会将会受到人工智能的冲击。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就业机会将彻底消失。那些需要较高的同理心、创造力和分析决策能力的岗位(如发型设计师、演员,但愿还有首席执行官),依然会很抢手。像每一次工业革命或科技革命的结果一样,新的岗位将会被创造出来。在第一、第二和第三产业之后,将会有“第四产业”,提供我们今天无法想象的就业机会。例如,中国视频娱乐公司哔哩哔哩就开发了一款游戏,人们可以付费与他人一起出去玩,并与他人共进晚餐。

FT中文网:对于人工智能构成的各种伦理挑战我们应如何应对?

常博逸:我想说的是,机器不是黑匣子——它们将按照人类的要求工作。实际上,当我们做出决定时,大脑就是一个黑匣子。例如,我们可以问一个问题:一辆自动驾驶汽车是否应该超过一位老太太、一群30岁的男人或一个小婴儿。没有人会指望一个人来回答这个问题;因此,根本的伦理困境从未得到解决。我们不能把这些纯粹的“人类挑战”转移到机器身上。机器不会在道德上比人类更差或更优越。它们只会强化人类的行为。

FT中文网:人工智能的发展是不是正在导致人类踏入未知领域?为应对这个新情况,我们应该注意的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

常博逸:这听起来有些吊诡:在人工智能时代,我们最应该注意的是人类的智能。事实上,我们的大脑的某些部分会被外包给机器,所以我们需要得到正确的参数。基础教育至关重要的。数学、物理、语言技能、哲学和对人类历史的透彻理解,将使我们在许多方面胜过机器——而不是在编码技能方面。

FT中文网:我们能在未来驾驭并利用人工智能,使其为人类服务吗?你对这一点是悲观还是乐观?

常博逸:我相当乐观。是的,我们将不得不考虑“奇点”和一个更多地由机器驱动的世界,我们越早决定这场技术进步所应遵循的规则就越好。但最重要的是,人工智能的发展,尤其是在中期的发展,将撼动目前的垄断者,把权力还给消费者。我们都将被人工智能“强化”。我不反对人类和机器,我喜欢说“强化人类的智能”(human augmented intelligence,HAI)。

FT中文网:机器可能产生颠覆性影响,但人类的控制与政治权力斗争也会产生颠覆性影响。何者更危险?你如何看待这两种危险之间的关系?

常博逸:机器本身并不邪恶。他们是中性的。人类的不同观点会发生碰撞,基于不同的价值观和信仰,对贫富差距、全球变暖等问题的不同观点,人类会爆发冲突。但人工智能会成为一项强大的武器。因此,我们必须创造条件,促使人工智能在世界各地以去中心化、民主化的方式发展。像其他资源一样,绝不能让人工智能最终仅集中在一小部分人(或国家)手中。此外,如果使用得当,人工智能可以帮助减少世界面临的许多紧迫的挑战,如促进疾病的早期诊断,改善农业,让人们能更好地获得个性化教育等。

FT中文网:在你看来,就解决人类在人工智能领域面临的挑战而言,中国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常博逸:中国将自己的“黄金时代”理念与人工智能时代相结合,向前迈出了一大步。2030年是一个象征性的年份,也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进行了巨大投资,政府给予了高度支持。显然,在抢夺人工智能领域先机的全球竞赛中,这些做法使中国处于有利位置。中国目前面临的挑战是开发人工智能方面的应用程序,并发展能满足民众需求的人工智能产品。

* 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阅想网立场。 *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最新文章

  • N/A

发表评论